艾青《古松》赏析

  你和这山岩一同呼吸一同生存
  你比生你的土地显得更老
  比山崖下的河流显得更老
  你的身体又弯曲,又倾斜
  好象载负过无数的痛苦
  你的裂皱是那么深,那么宽
  而又那么繁复交错
  甚至蜜蜂的家属在里面居住
  蚂蚁的队伍在里面建筑营房
  而在你的丫杈间的洞穴里
  有着胸脯饱满的鸽子的宿舍——
  它们白天就成群地飞到河流对岸的平地上去
  也有着尾巴象狗尾草似的松鼠的家
  它们从你伸长着的枝丫
  跳到另一棵比你年轻的松树上
  比小鸟还要显得敏捷
  你的头那样高高地仰着
  风过去时,你发出低微的呻
  一个捡柴的小孩站在下面向你看,
  你显得多么高!
  你的叶子同云翳掺和在一起
  白云在你上面象是你的披发
  一伙蚂蚁从你的脚跟到你的头上
  是一次庄严的长途旅行
  你的身体是铁质和砂石熔铸成的
  用无比的坚强领受着风、雨、雷、电的打击
  而每次-阴-云吹散后的陽光带给你微笑
  你屹立在悬崖的上面象老人
  你庇护这山岩,用关心注视我们的乡村;
  你是美丽的——虽然你太苍老了。 
  

============================================================
    对于物体的明确的审视

  艾青于1946年在张家口期间,曾为《古元木刻选》写了序言。在序言中,诗人这样评价古元的木刻:
  “对于物体的明确的审视,获得真实形象的努力,人民和他们日常生活的深厚的执著的爱好,以及采用最适切的表现技巧,是古元同志的美学精神最可贵的倾向。由于这种倾向,他的作品才能如此真实地成为今天中国革命的一些影像、一些纪录;也由于这倾向,他的作品才能如此普遍地得到了人民的称许和赞美。”


  无疑,诗人对于古元木刻的评价是中肯的,虽然是很高的评价。同样,如果用诗人的这些话来评价诗人的诗,也很恰当。

  “对于物体的明确的审视”,是诗人在创作中的一个很明显的特色*,他的许多诗都因此而鲜明地呈现出诗美。

  诗人在延安时期创作的《古松》一诗,与其他一些诗一样,无一例外地呈现出诗人的这种美学要求。

  《古松》一诗,诗人集中力量刻画古松的形象,甚至能让人看到感觉到古松身上的每一个细微之处。整首诗都在作着这种努力。目的是让读者也获得对古松的明确的审视。

  前五行,是写古松很老了,身体又弯曲又倾斜,好象载负过无数的痛苦。这是总的形象的描写,让读者对古松有一个总体的感觉。

  下面,诗人便具体地刻画古松的形象了。通过这些具体的描绘,让读者进一步体会古松的苍老,以及古松所负载的痛苦。

  古松身上的裂皱是那么深、那么宽,且繁复交错,蜜蜂在里面居住,蚂蚁的队伍在里面建筑营房。丫杈间的洞穴里,是鸽子的宿舍,松鼠的家。古松的头高高地仰着,风过去时就发出低微的呻吟。它的叶子同云翳掺合在一起,白云像是它的披发。从头到脚,有一伙蚂蚁作着长途旅行……

  这些描绘,使读者已清晰地看到古松的负载是多么沉重。蜜蜂、蚂蚁、鸽子、松鼠,都依靠古松而栖息。

  最后六行,诗人又是总体来写古松的形象,但是在写古松的另一面,即古松的坚强。古松虽然负载那么重,但它没有倒下,因为它的“身体是铁质和砂石熔铸成的/用无比的坚强领受着风、雨、雷、电的打击”。古松并以这种坚强,“庇护这山岩,用关心注视我们的乡村”。进一步写出古松的一种崇高精神。

  最后一句:

  “你是美丽的——虽然你太苍老了。”

  是诗人对古松的总的感觉和评价。从外表看,古松并不美,但古松的精神是美的。诗人正是从本质的意义上,作出了自己的评价,也道出了诗人的美学倾向。

  这首诗,诗人是写古松,当然不是为写而写,它有着很深的寓意。可以说,它是中华民族的一个缩影。这个民族的历史悠久,负载沉重,有着许多的痛苦——灾难太多了,各种负担也太重了。然而,这个民族是坚强的,不会倒下去,并有着崇高的精神。因而,这个民族是美丽的,虽然太苍老了。

  诗人时刻关注着中华民族的命运,他为这个民族的忧而忧,他为这个民族的喜而喜。诗人从自己的经历中,从这个民族的历史和现状,很了解这个民族的本质,诗人热爱这个民族,时时流露出这种深情。《古松》这首诗,集中地体现了诗人的这种心绪。

  读了这首诗,我们想想诗人在为《古元木刻选》写的序中所说的话,不是很适合于诗人自己么?

  (郭宝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