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让我掬一捧雪花献给新年(诗三首)

 请让我掬一捧雪花献给新年

 
/
 
车辆在朦胧中减速行驶,
 
雾霾遮挡太阳的金晴,
 
大地浑然一片,
 
十米,二十米,
 
我看不见你,你也看不见我,
 
模糊里糊涂的感觉相互存在。
 
是谁之手,
 
栏阻了你前行的路?
 
/
 
如傍晚,
 
摩天大楼失去了天眼,
 
林立的楼群盖上雾幕。
 
月牙儿浑浊的露着笑意,
 
路灯象萤火一样调皮,
 
华街霓虹象怀春少女,
 
羞涩的低迷。
 
天空傻傻的释放浊雾,
 
是谁之手
 
遮挡了你大放异彩?
 
/
 
忽如一夜春风来,
 
千树万树梨花开。
 
嫦娥从广寒宫派来的使者,
 
替人间扫除妖孽,
 
将雾霾尽收魔袋。
 
银装素裹照亮了万物,
 
雪花便是上帝馈赠的礼物。
 
/
 
老爷爷曾说:雪不蔽日。
 
一场雪飘飘洒洒,
 
洗濯清澈的蓝天,
 
明净的大地,
 
尤如婴儿笑脸,
 
纯静中甘甜的容颜,
 
好想久住在这世外桃源。
 
/
 
不想
 
再有霾来遮挡我的视线,
 
能看清月儿的笑靥,
 
也让我久视在蓝天白云
 
晴空万里的洪荒。
 
如果不能,
 
请让我掬一捧雪花献给新年,
 
换回一个明媚的春天!
 
/
 
《玫瑰花语》
 
/
 
我把玫瑰的花语
 
冰封进
 
心灵的罅隙,
 
生怕刺痛你眼角的
 
泪水
 
流淌成冬的大海。
 
/
 
在那最柔软的深处
 
结着硬硬瘀滞的暗痂,
 
在那里
 
她始终拒绝玫瑰花盛开。
 
我生怕去触碰痛处,
 
怕从此只有来生,
 
才能走进这道心门。
 
/
 
我守望着那朵玖瑰,
 
不忍见她一天天凋零,
 
把心语喑暗对她倾诉,
 
浇灌输送深情的花肥,
 
好想瑰丽成为她绚烂的靓彩,
 
在心头浮起最美的笑容。
 
/
 
喜欢是一朝一夕,
 
爱是从心动到古稀。
 
我收藏了玫瑰的种子,
 
明年春天
 
会种在你的“国”度,
 
玫瑰花盛开
 
便是我全部的爱意!
 
/
 
快乐的童年
 
/
 
昨夜我看见了天边的星星,
 
尤如儿时篝火堆里爆米花的笑脸,
 
一眨就被如烟的云雾抹淡,
 
一群孩子拿棍子剥离火焰,
 
绽着童趣咀嚼这些似星的灿烂,
 
再抓一把谷粒丢进烟火,
 
等待下一泼的璀璨。
 
然后,然后,
 
重复着在快乐中把自已燻染,
 
燻染成一群小花猫,
 
还不忍说:再见。
 
这就是我们那一代人的童年,
 
有快乐,也有甘甜,
 
总能为自已打开一扇通往快乐之门,
 
或是下河摸鱼抓蟹,
 
或是上树掏鸟拿卵,
 
或是策划一场派系战争,
 
拿着菜杆作为机枪,
 
把麦垛作为战壕,
 
伪装一场假死来满足同伴。
 
等待一场胜利而快乐的晚晏。
 
童年物质上有无数的缺陷,
 
我们都用发明创造来实现,
 
那里没有现成的超市,
 
但我们都能满足的雀跃。
 
快乐不是物质拥有多少,
 
而是这颗心能在天空飞多高。
 
虽然那时缺衣少穿,
 
但我们沐浴太阳的时间最长,
 
我们收集的能量最多。
 
想问,现在的少年,
 
你是否想有我的童年一样快乐?
 
/
 
那时我们会足踏青山绿水,
 
头顶蓝天白云,
 
在自然里顽皮的放牧心灵;
 
那时我们吃不怕添加剂,
 
放心在纯天然里成長;
 
那时我们掬一捧泉水为甘,
 
畅饮幸福的童年;
 
那时我们呼吸着清新空气,
 
不用在雾霾里等待太阳的光灿,
 
也不用在浑浊里等一轮明月出现;
 
那时我们笑的纯真自然,
 
上下学有同伴,
 
不用家长接送陪伴;
 
那时的我们作完作业,
 
还会帮助爸妈干点农活,
 
把力所能及作为感恩的回赠,
 
同时也煅炼自己坚强茁壮;
 
那时我们虽穿有不足,
 
虽食有不饱,
 
心灵却敞亮如镜;
 
那时我们没有丰厚的物质,
 
内心不虚荣却充实;
 
那时我们没有书山学海,
 
却轻松的学会了做人的真实;
 
现在的少年你们真幸福!
 
珍贵成金丝雀,
 
宝贝成小黄帝。
 
在知识的海洋里,
 
载着上辈人的寄托,
 
负重似小蜗牛。
 
守着宠爱,墨守成规,
 
幸福的丢了自己的童年。
 
龑原创诗歌选2017年1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