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巩《西楼》赏析

【原诗】

西楼

曾巩

海浪如云去却回,北风吹起数声雷。

朱楼四面钩疏箔①,卧看千山急雨来。

【注释】

①疏箔:稀疏的竹帘。

【诗文大意】

海上滔天的巨浪,像云彩般高涨,涌过去了,又急急退了回来;强劲的北风刮着,夹杂着数声轰雷。我站在楼上把四面的帘子高高挂起,然后静静地躺下,欣赏着暴雨,欣赏着雨中重峦叠岫的风采。

【作者简介】

曾巩(1019年~1083年),字子固,汉族,建昌军南丰(今江西省南丰县)人,后居临川,北宋散文家、史学家、政治家。

【赏读提示】

曾巩是“唐宋八大家”之一,他的成就主要在散文上,并不以诗出名,但他一旦作起诗来,也是相当的有特色,这首小诗置于宋诗佳作之中,是毫不比其他人的上乘之作逊色的。

从这首诗所描写的景况看,我们不难看出这首诗写的是在海边的高楼上欣赏暴风雨的状况。前两句为后两句蓄势,照例描写暴风雨到来前的风云雷电,因为在海边,便加上了浪,更显得气派场面的闳大。第一句把云与浪混写,说海浪像云一样,滚滚而去,又逆涌而回,暗藏了下句的风。“浪如云”是说浪大,而暴风雨前的乌云低垂海面,与浪相接,因此写了浪“去却回”,也就等于写了云“去却回”。第二句着意在风,带出了雷,便把暴风雨前应有的景况都写全了。诗写这派景象,仅淡笔以“如云”二字轻点浪,没有作过多的铺排,但自然能让人感受到雨前风吼、浪涌、云压、电闪、雷鸣等雄伟场面。

诗的第三句在全诗结构上起重要作用,它可以说是全诗的过渡与衬垫。“朱楼四面钩疏箔”,先以“朱楼”二字补足上文观海是站在楼上;“四面钩疏箔”,是说楼四面有窗,仅一面临海,为下文写“千山急雨”做好准备。而暴风雨将来,诗人应该急忙关窗才是,为什么不但开窗,还要挂起窗帘来呢?这就自然地逼出了末句———“卧看千山急雨来”。末句是全诗的主句,“千山急雨”是景况上的主角。写海浪、北风、雷声,都是为写“急雨”,好在诗人故作周折,不承前观海去写海上的雨,却转而写山中的雨,扩大了全诗的境界,展现了暴雨洗刷眼前千岩万峰的壮观,使陆上的山与广阔的海连成一片。“卧看”二字是抒情的中心。面对这大自然的伟观,诗人是坦然处之,自在欣赏,体现了他不为风云变幻而惊骇的雍容气度。卧看暴风雨固然可理解为诗人对自然的超常反映,也表达他遇变不惊、心胸开阔的处世观,富有哲理。

【读后思考】

1.读了这首诗之后,请你说说这首诗描写了什么景象?诗的前两句从什么角度来渲染这种景象?

2.结合全诗,说说这首诗表达了诗人怎样的情感?请简析之。

【参考答案】

1.这首诗描写了海滨暴风雨来临的壮美景象。诗的第一、二句分别从视觉与听觉两个方面写浪卷、云涌、风吹、雷鸣、渲染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雄伟气势。

2.这首诗表达了诗人开阔的胸襟和内心豪情。暴风雨将临,按常理本当关门闭户躲避,但诗人却反而高挂起帘子,敞开窗户,为的是能饱览“千山急雨来”的壮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