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客的诗意

约客

宋/赵师秀

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

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

【作者简介】

赵师秀(1170-1219),宋代诗人,字紫芝,号灵秀、天乐,永嘉(今浙江温州)人。他同徐照、徐玑和翁卷并称“永嘉四灵”,人称“鬼才”。有《清苑斋诗集》传世。其诗音韵和谐、清丽自然。

【诗文欣赏】

前二句交待了当时的环境和时令。“黄梅”“雨”“池塘”“蛙声”,写出了江南梅雨季节的夏夜之景:阴雨连绵,雨声淅沥,空气湿润,池水陡涨,青草茂绿,蛙歌一片,诗意氤氲。读来宛若身临其境。作者以“家家雨”“处处蛙”这看似很“热闹”的意境,渲染一种气氛,衬托着夜的深和夜的静,同时也反衬出了诗人精神上的几丝寂寞。

后二句点出了人物和事情。江南的夏夜,梅雨纷飞,蛙声齐鸣,诗人约了友人来下棋,然而,时过夜半,约客未到,门户虚掩,灯影摇摇,诗人拈棋闲敲,静静等候此时,诗人的心情如何呢?是不是充满了所谓的无聊、寂寞、焦躁和烦闷呢?如果真是如此心境,诗人倒头睡去便是了,为什么还要“闲敲棋子”“过夜半”呢?根据诗境细加品味,诗人应该是一种闲逸、散淡和恬然自适的心境。诗人或许曾有那么一会儿焦躁,但现在,诗人似乎已忘却棋友,完全被这江南夏夜之情之景深深感染了:多情的梅雨,欢快的哇鸣,闪烁的灯火,敲击棋子的清脆声这是一幅多么恬适悠闲、温馨静谧的画面。可谓蒙蒙细雨溢诗意,声声蛙鸣怡心神。诗人神游户外,好不宁静自在!

“闲敲棋子”这一细致动作的渲染透着兴致和雅趣,朋友来与不来,与诗人乐与不乐,其实没有因果关系。或许应该感谢友人的失约,让诗人享受到了这样一个独处的充满诗意的夜晚。其实,“闲敲棋子”这一细节描写被赋予了一种美学意义和生活情趣。宋人诗词中多有对闲情逸致的美学表达,表现出宋人对于生活纤细幽微的体验和对深层自我意识的深入开掘。而赵师秀的“闲敲棋子落灯花”又进一步将宋人的闲定及其对“闲”的审美愉悦推向了对日常生活艺术化表达更为丰富的层面。鉴赏者应当运用联想将作品描述的内容还原为自己曾经有过的类似的生活体验,在对生活的重新品味中得到艺术享受。

现代人的心境离闲适真的很远了。青草池塘的景色只成为了电视中的惊鸿一瞥。世人们只在欲望地牵引下,一味地奔波忙碌,急功近利,已迷失在喧嚣疲累之中,无暇静下心来享受短暂生命中的悠闲和诗意。诗人赵师秀将等待升华为一种时间艺术,不是消磨,而是在享受生命的从容淡定所带来的乐趣。

人生征程中匆匆奔行的你,可否拥一份从容驻足观赏一下路边的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