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易水送人 骆宾王(译文、赏析)

【原作】

于易水送人——[唐] 骆宾王

此地别燕丹,壮士发冲冠。昔时人已没,今日水犹寒。

【注释】

别:告别,离别。

燕丹:燕国太子丹。

没:没,音(mò),死亡。

【古诗今译】

就是在这个地方燕丹送别荆轲,壮士慷慨激昂,场面悲壮。那时的人已经都不在了,只有易水依然寒冷如初。

【赏析】

骆宾王(约619~687),唐代诗人。字观光,婺州义乌人(今浙江义乌)人。唐朝初期诗人,与王勃、杨炯、卢照邻合称初唐四杰。又与富嘉谟并称“富骆”。在四杰中他的诗作最多。尤其擅长七言歌行,名作《帝京篇》为初唐罕有的长篇,当时被誉为绝唱。骆宾王还曾久戍边城,写有不少边塞诗。唐中宗复位后,诏求骆文,得数百篇。后人收集骆宾王诗文集颇多,以清陈熙晋之《骆临海集笔注》最为完备。陈熙晋曾说:“临海少年落魄,薄宦沉沦,始以贡疏被愆,继因草檄亡命”(《骆临海集笺注》)。这四句话大致概括了骆宾王悲剧的一生。

骆宾王当时不仅对自己的际遇愤愤不平,对武则天的统治更是深为不满,因此,他期待时机,要为匡复李唐王朝,干出一番事业。可是在这种时机尚未到来之前的那种沉沦压抑的境遇,更使其陷入彷徨企求的苦闷之中。《于易水送人》就是曲折地反映了诗人的这种心境。

“此地别燕丹,壮士发冲冠”。据史料记载,战国末年荆轲为燕太子丹复仇,欲以匕首威逼秦王,使其归还诸侯之地。临行时燕太子丹及高渐离、宋意着白衣冠(丧服)送于易水,高渐离击筑,荆轲应声而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歌声悲壮激越,“士皆瞋目,发尽上指冠”。本诗的第一联,“此地别燕丹,壮士发冲冠”,就是写的这件事。“此地”,即诗题中的易水。“壮士发冲冠”,用来概括那个悲壮的送别场面和人物激昂慷慨的心情,表达了诗人对荆轲的深深崇敬之意。如今在易水边送别友人,想起了荆轲的故事,这也是很自然的。但是,诗的这种写法却又给人一种突兀之感,它舍弃了那些朋友交往别情依依、别后思念等等一般送别诗的常见的内容,而是不蔓不枝,直入史实。这种破空而来的笔法,反映了诗人心中蕴蓄着一股难以遏止的愤激之情,借怀古以慨今,把昔日之易水壮别和今日之易水送人融为一体,从而为下面的抒情准备了条件,酝酿了气氛。

“昔时人已没,今日水犹寒”。这两句用对仗的句式,由前一句自然地引出后一句。这后一句也就是全诗的中心所在。它寓情于景,景中带比,不仅意味着荆轲那种不畏强暴的高风亮节,千载犹存;而且还隐含了诗人对现实环境的深切感受。诗中用“已”、“犹”两个虚词,既使句子变得自然流畅,也使音节变得纡回舒缓,读来给人一种回肠荡气之感,更有力地抒发了诗人那种抑郁难申的悲痛。

这首诗题为“送人”,但它并没有叙述点滴朋友别离的情景,也没有告诉读者送的是何许人。然而,人们却完全可以由它的内容想象出那种“慷慨倚长剑,高歌一送君”的激昂壮别的场景,也可以想见那所送之人,定是肝胆相照的至友。因为只有这样,诗人才愿意、才能够在分别之时不可抑制地一吐心中的愤懑,而略去一切送别的常言套语。此诗题为送人,却纯是抒怀咏志。作为送别诗的一格,这首绝句可说是开风气之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