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田园乐(其六)》赏析

【原作】

田园乐(其六)——[唐]王维
桃红复含宿雨,柳绿更带朝烟。

花落家童未扫,莺啼山客犹眠。

【注释】

复:还,又,再加上。

宿雨:昨夜下的雨。

朝烟:早晨的烟雾。

山客:隐居在山庄里的人,这里指诗人自己。

犹眠:还在睡觉。

【古诗今译】

红红的桃花瓣上还泛着昨夜的雨珠,碧绿的垂柳又笼罩在早晨的烟雾之中。被雨打落的满院花瓣家童还没来得及打扫,黄莺已经啼鸣,山客仍然还在酣睡。

【赏析】

王维(701-761),字摩诘,盛唐时期的著名诗人,官至尚书右丞,原籍祁(今山西祁县),迁至蒲州(今山西永济),崇信佛教,晚年居于蓝田辋川别墅,汉族。其诗、画成就都很高,苏东坡赞他“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尤以山水诗成就为最,与孟浩然合称“王孟”,晚年无心仕途,专诚奉佛,故后世人称其为“诗佛”。著有《王右丞集》,存诗400首。
王维的诗主要有两种风格,前期的诗大都反映现实,而后期则多是描绘田园山水的田园诗。《田园乐》是由七首六言诗构成的组诗,主要内容是写作者退居辋川别墅之后与大自然亲近的乐趣。本篇就是其中的第六首。诗人在这首诗中描写了春天夜雨之后美丽清晨的景象,表达了诗人悠然、闲适的心情,流露了与大自然和谐、亲近的浓郁情怀。

“桃红复含宿雨,柳绿更带朝烟。”“桃红”和“柳绿”是诗人描写的两个基本物象,即桃花是鲜红的,垂柳是碧绿的,其实这原本就很令人赏心悦目了,可诗人又不惜笔墨重彩描绘,在“桃红”的基础上又辅以“复含宿雨”,在“柳绿”的基础上又“更带朝烟”,这样一来,原本就红艳可人的桃花花瓣儿上又泛着点点晶莹闪亮的夜雨的水珠,那花儿就变得更加鲜艳欲滴了;而那被夜雨涤荡一新的碧绿的垂柳此时又笼罩于晨雾之中,那样子就更加朦胧妩媚、婀娜多姿了。这美景,是诗人对自然,对山野田园生活浓浓情怀的真实流露,否则,神来之笔也未必可为之。

“花落家童未扫,莺啼山客犹眠。”从这两句中,我们不难看出诗人那虽隐居山林却依然充满乐观向上的情怀的一面。下了一夜的春雨,桃花肯定要落得满院子都是啊,“花落”满地“家童”为何“未扫”哇?雨后的早晨阳光明媚,鸟儿早早的就欢叫起来了,可“山客”为何“犹眠”哪?是夜里听雨听得忘了及早睡觉了吗?或许也未可知。作品在这里以“花落”、“莺啼”“未扫”、“犹眠”这些动态的词语来写动态的人,形象更加鲜明,情感更加浓郁,字里行间到处都流淌着、洋溢着诗人对山野田园生活的依恋、珍视和喜爱的情意。

在这首诗作中,诗人通过富于春天特征的“桃红”、“柳绿”、“宿雨”、“朝烟”这些物象轻而易举地勾勒出了一幅清新明快、柳暗花明雨后清晨的明媚景象,又以“花落”、“莺啼”“未扫”、“犹眠”动态词语写美丽的春景里的人的情态,写山野田园生活的闲适、和谐、养心和宜居。这就更有效地表现了作者退居辋川之后与大自然相亲相近的无穷乐趣,同时也集中体现出作者山水田园诗歌创作的艺术化境与归隐自然之后的心迹轨道,是一件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二日

(后附王维《田园乐》组诗)

其一/“厌见千门万户,经过北里南邻。官府鸣珂有底,崆峒(kōngtóng)散发何人。”

其二/“再见封侯万户,立谈赐璧一双。讵(jù)胜耦耕南亩,何如高卧东窗。”

其三/“采菱渡头风急,策杖林西日斜。杏树坛边渔父,桃花源里人家。”

其四/“萋萋春草秋绿,落落长松夏寒。牛羊自归村巷,童稚不识衣冠。”

其五/“山下孤烟远村,天边独树高原。一瓢颜回陋巷,五柳先生对门。”

其六/“桃红复含宿雨,柳绿更带朝烟。花落家童未扫,莺啼山客犹眠。”

其七/“酌酒会临泉水,抱琴好倚长松。南园露葵朝折,东谷黄粱夜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