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叔向《夏夜宿表兄宅话旧》赏析

【原作】

夏夜宿表兄宅话旧——[唐]窦叔向

夜合花开香满庭,夜深微雨醉初醒。远书珍重何曾达,旧事凄凉不可听。

去日儿童皆长大,昔年亲友半凋零。明朝又是孤舟别,愁见河桥酒幔青。

【注释】

话旧:即叙旧,叙谈过去的事。

夜合花:夏季朝开暮合的一种落叶乔木,即合欢。花入夜香气更浓。

远书:远方来的书信。

去日:即当年,昔日。

凋零:死去的委婉说法。

酒幔:从前酒店门前招客的幌子,也叫酒旗。

【古诗今译】

在夜合花香飘满庭院的夏夜,我和表兄酒酣大睡。深夜,下起微微细雨,我俩才从酒醉中醒来。回想起那些纷乱的年代,远方寄来的家书是何等的珍贵呀,可是都没有寄到呀,这些年来发生的那些凄凉的往事真的不忍心听下去。当年离别时的那些年幼的孩子们都已经长成大人了,从前的亲戚朋友也大半都不在人世了。明天又将要孤零零地乘船离去,真有点害怕再看见河边桥头下酒店那教人引发愁思的酒旗呀!

【赏析】

窦叔向,字遗直,京兆(今陕西省扶风)人,生卒年代不详。唐代宗大历初登进士第,代宗时,常衮(gǔn)为相,引为左拾遗、内供奉。衮贬,出为溧(lì)水令,复迁工部尚书。窦叔向诗法谨严,有诗传世。工五言,名冠时辈。有集七卷,《全唐诗》今存其诗九首。

作品行文自然,抒情质朴,旨在怀旧与惜别。

“夜合花开香满庭,夜深微雨醉初醒。”作品开篇首先由深夜酒醒落笔。兄弟久别重逢,又是中表至亲,难免要开怀畅饮,一醉方休,但作品并没有提及这些,而是起笔直接从深夜酒醒之时写起。庭院花气袭人,天空微雨萧疏,这应该就是酒醒的原因,但又仿佛蕴含着另外的深意。这样熟悉的庭院,这样浓郁的花香,这样萧疏的“微雨”,怎能不勾起心中的往事呢。应该说是为在这夜深人静之时兄弟翦烛西窗,相对话旧,表露情怀起了一个巧妙的引领作用。如此一来也就将作品的笔墨自然而然地过渡到中间两联集中笔墨叙写话旧的内容上来了。

“远书珍重何曾达,旧事凄凉不可听。”这两句是说兄弟远隔千山万水,尽管也曾写过很多书信,互道珍重,表露离情别绪,怎奈都没有收到,以至于造成这些年来音问断绝。今日重逢,终于可以当面诉说别后多年的思念和期间发生的诸多的事情了,可是,这些年来发生了太多的令人伤感、凄凉之事,实在是不忍心听下去。正如苏东《记梦》那样,“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去日儿童皆长大,昔年亲友半凋零。”这两句叙说这些年来的世事变迁。当初分别时的孩子们仅都已长大成人,真的很是令人欣慰。然而,当年的那些亲戚朋友,多半已经离开了人世。抚今追昔,世事沧桑,委实令人感慨万端!

“明朝又是孤舟别,愁见河桥酒幔青。”这两句是写诗人想象明朝分别的情景。人生总难免聚散匆匆,今夕相聚,怎奈明朝又将匆匆离别。一个“又”字,足以表达诗人对动荡生活的厌倦;一个“愁见”,尽现了诗人难以面对的惜别之情怀。今日相聚,聊不尽兄弟亲情;明朝一别,远走他乡,又将孤舟飘零。想起这些,怎能不教人失落和惆怅。最令人难受的怕是明朝河桥边的送别酒宴了,所以送别倒不如不送。这两句既结束了话旧,也等于在告别;其中既有道不尽的惜别之情,也有对人生漂泊坎坷的感慨。

作品从“酒初醒”起笔,到“酒幔青”作结,在重逢和再别之间,在欢饮与苦叙之余,蕴含了诗人漂泊坎坷的人生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