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云门寺阁赏析_孙逖

【原作】

宿云门寺阁——[唐]孙逖

香阁东山下,烟花象外幽。

悬灯千嶂夕,卷幔五湖秋。

画壁余鸿雁,纱窗宿斗牛。

更疑天路近,梦与白云游。

【注释】

云门寺:在浙江绍兴的云门山。

逖:tì(音“涕”)

香阁:指云门寺。

象外:景物之外。

千嶂:像屏障一样陡峭的山峰。嶂,群山。

五湖:太湖的别名。

画壁余鸿雁:庙内的壁画已经脱落斑驳,剩下的只有大雁。余,剩下。

斗牛:斗宿、牛宿,都是二十八星宿之一。此处形容云门寺之高。

天路近:离天上的路很近。

梦与白云游:梦中与白云在一起飘荡。

【古诗今译】

云门寺座落在东山之下,这里烟雾缭绕,山花盛开,是那样幽静和超凡脱俗。夜里,阁上悬灯高照,好像映照着千山万壑;卷起幔帐,又如五湖秋风吹来。墙上的壁画只剩有几只大雁,阁中的纱窗里好像睡的都是星宿。更怀疑上天的路就在眼前,我梦中驾着白云在天上遨游。

【赏析】

孙逖(696~761)唐朝大臣、史学家。今东昌府区沙镇人。自幼能文,才思敏捷。曾任刑部侍郎、太子左庶子、少詹事等职。有作品《宿云门寺阁》《赠尚书右仆射》《晦日湖塘》等传世。

云门寺在今浙江绍兴境内的云门山(又名东山)上,晋安帝时修建,梁代处士何胤、唐代名僧智永等都在寺里栖隐过。从杜甫诗“若耶溪,云门寺,吾独何为在泥滓?青鞋布袜从此始”(《奉先刘少府新画山水障歌》来看,此寺是当时一个有名的隐居之地。

“香阁东山下,烟花象外幽。”起笔写山外远望所见的云门寺。诗人开篇首先点明云门寺所在的空间方位——“东山下”,随后紧接着写出了云门寺的环境氛围——“烟花象外幽。”在这里,诗人采用了写意的笔法,向读者勾勒了一幅云门寺的远景画面。 “香阁”二字,巧妙地渗透了云门寺常年香火旺盛的特点。“香阁”座落在“东山下”,那儿一定是个地势高,风水好,山花繁盛,云雾缭绕的地界。特别是诗人意欲投宿的时候又恰恰时近傍晚,烂漫的山花罩上了一层苍茫的暮色,远远望去仿佛笼罩在云烟雾霭之中。“象外”,是物象之外的意思,诗人以“象外”形容云门寺的“幽”,可见其幽静深远与超尘脱俗。如此这一渲染,一座悠远静谧的寺院便在邈远的天际淡淡地幻化出来了。在这两句诗中,诗人巧妙地在描写景物的同时蕴涵了一个叙事的场面——云门寺已在目所能及的前方了,而诗人此时正在朝着云门寺的方向走着,其目的是今晚要在寺院中投宿。

“悬灯千嶂夕,卷幔五湖秋。”这两句写的是诗人到达宿处后身居其中凭窗远眺的云门寺。在诗人的眼中,在诗人的笔下,云门寺的 “悬灯”,高照的是“千嶂”的夜景;“卷幔”,纵览的是“五湖”的秋色。对仗工稳,内蕴深厚,堪称是篇中的经典。“悬灯”、“卷幔”是入夜时初到宿处的情状,通俗点儿说就是诗人投宿于云门阁之后,燃起高悬的油灯,卷起久垂的窗帘,站在窗前观赏云门寺的夜色。诗人借“悬灯”写出夜色中壁立的“千嶂”,借“卷幔”写出想象中所见浩淼的“五湖”。山与水对比,纵与横映衬,意境极为优美。其实,在茫茫夜色中,任你卷起窗帘或借助于所悬之灯,是看不到千嶂奇景和五湖秋色的,这纯属想象之辞。诗人不为夜幕和斗室所限,而能逸兴遄(音chuán ,急速地)飞,放笔天地,写出如此壮美的诗句,显示了诗人宽阔的胸怀。另外,诗人以“悬灯”、“卷幔”表示投宿,又以“秋”与“夕”点出节令与时间,并以“千嶂”、“五湖”的高远气象表明所宿处的云门山寺的势派,可见并非是寻常随意的写景抒情之笔。

“画壁余鸿雁,纱窗宿斗牛。”这一联紧承上联的“悬灯”和“卷幔”,将作品由夜景想象转入写屋内床头所见。诗人从临窗远眺转而写卧于床榻之上,环顾室内墙上,因为年深日久,壁画的大部分已经剥落,只见到尚剩下的大雁;凝望夜空,闪烁的群星宛若镶嵌在窗口一样。画壁斑驳黯淡,可见佛寺之古老,正与诗人此时睡意昏昏的状态相接近;群星在窗口闪烁,突出云门寺之高,象是引诱着诗人进入梦乡,与天上“白云游”。这两句诗不仅写出云门寺 “高” 与“古”的特色,更为读者创建了一个广阔的想象空间。

“更疑天路近,梦与白云游。”最后两句写入梦后的情景。终于,诗人坠入了沉沉的梦乡:“更疑”句直承“纱窗”句,因有“斗牛”临窗的情景,才引出云门寺地势高峻,犹如与天相近的联想,因而在夜间竟做起驾着白云凌空遨游的梦来。“疑”字用疑似的口气将似有若无的境界说出,朦胧恍惚,似有梦境之感。

在写作艺术手法上,全篇丝丝入扣,句句扣题,密合无间。在写作顺序上,诗人一方面以时间为线索,依次叙述赴寺、入阁、睡下、入梦,写足了“宿”字。另方面又以空间为序,先从远处写全景,再从阁内写外景,最后写阁内所见。如此一来,由远而近,由外而内,环环相接,首尾圆合,写尽了云门寺的“高”与“古”。艺术构思高超,处处可见匠心。

( 2009-05-22)

说明:赏析部分参考版本《唐诗鉴赏大辞典》 陈志明《孙逖<宿云门寺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