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为妻(外四章)

鱼为妻(外四章)

一朵浪花,跃出了海面,渐渐地变幻成一尾鱼。

你擦了擦眼睛,以为自己看走眼了。

“我要嫁给你。”一尾鱼轻轻地掠过水面,登上你的船头。

你惊讶道:“可我是一名渔人,不是一尾鱼。而且,我以捕鱼为生。”

波光晃了一下,小船也晃了一下。你疑心自己在有意无意间,闯入了一个童话。

她是美人鱼吧?童话里,有鱼会化作女子的模样。可眼前这尾鱼,仍是鱼。

她或者曾经是你放归大海的一尾鱼吧?只是你已经不认得了。

你后来娶鱼为妻,不再捕鱼。

这确实是个童话,它有两个结尾:一个是她脱胎换骨,终于有了人的模样,与你一起住在海边的村落中,日日夜夜守望着大海;另一个则是你情愿变做了一尾鱼,与她一起,生生世世,出没在大海的风波里。

傍月而居

夜,亮如白昼。

披衣,起床,推门。你忽觉,自己的下榻处,竟然是在湖上。

月在你的脚边,在湖面上明亮地晃着,甚至有些刺眼。

比你童年时见过的月亮,还要金黄和圆满。

你凭栏,闻月宫中的桂花香。隐隐约约的人儿,辨不清,是吴刚还是嫦娥。

你心潮起伏的时候,如涛声;你心潮不起伏的时候,如月亮。

你再跨出一步,若不是落入湖水,便可迈入月中了。

狂风忽然起,把月亮捡起又扔下。溅起一簇一簇浪花,只是无论多么巨大的浪花,哪怕盛开得多么久,最终仍将归于平静,回到最初的湖面。

所有气势磅礴或者汹涌澎湃,都只是暂时的。

月亮终将如初。只有平静才是永恒的。

傍月而居,月,长着最清纯的模样。

品茶

有时,你抽走水雾一缕,你说这水雾是从茶杯中逸出的。你坐在柳暗花明处,坐看风起云涌,依然心平如镜。

有时,你划走轻舟一叶,你说这是一枚被泡软了的茶叶。你徜徉在水天一色间,你忘记自己的时候,晶莹成露珠一粒。

很多时候,你从翻腾着的茶水中,捞出了青山、溪流、黄土、竹林和隐隐人家。

你说,这茶水中,其实蕴藏着故乡,蕴藏着炊烟,也蕴藏着远方。

偶尔,你从茶水中,捞出了一粒粒的禅。

白云飘来数朵,岭间有高僧,但或者是道人走过。

然后,你取走了茶水,便也取走了诗篇。

现在,只剩下一只空杯子,只剩下了一只小小的虚幻。

丢失的乡土

你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回到了小时候的家,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

仿佛《桃花源记》中的某一页。

房子依然古色古香,只是比旧时要宽敞许多。屋顶不再漏水了,坐在檐下听雨的儿时的你,也不见了。

爷爷奶奶和父亲,像是刚从田头收工回来,在乐呵呵地聊着家常。你也想和他们聊些什么,但他们看不到你,也听不到你的说话。

灶头热气腾腾。

小妹喊了一声舅舅来了,于是舅舅就从院外走了进来。你发现舅舅进来的样子,有点儿奇怪。忽然意识到,这是在另一个遥远的世界。你见到的亲人中,有的还在人世,有的早已离开人间。

你于是夺门而出,不断地碰撞路上的行人。如入无人之境。

这些行人都只是影子,只有色彩,没有温度。

匆忙中,你不知被什么绊了一脚,跌到了梦外。

思索良久,你终于渐渐地明白:儿时的乡土,多年以后,不论你忘了还是记得,其实都留在你的梦中,不曾丢失过。

脚印来敲门

夜深,万籁俱寂。没有风,门,突然就开了。

你惊了一下。一群叽叽喳喳的脚印,围了上来。她们都说是你的脚印,有一些,你确实认得,更多的,你不认得了。

这个,是你童年的脚印,因为她还带着菜花的香味儿。

这个,是你少年的脚印,因为她笑得像琅琅的书声。

这个,是你青年的脚印,因为她至今还加着一把小锁,那里关着许多小秘密。

她们说,这块石头,也是你的脚印,是你某一年走过的时候,无意中留下的;她们说,这棵树,也是你的脚印,那一年你踩下的种子,在你离开后,慢慢长成了一棵树。

每一个脚印,都有着自己的故事和命运。她们是你的脚印,但她们不是你。就像渐渐长大的孩子,他是他自己。

趁天还未亮,你把来敲门的脚印,一个一个打发走了。因为你无法把控它们,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天亮后,继续跟着新的脚印,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