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秋里的白粉蝶(外一章)

晚秋里的白粉蝶(外一章)

栩栩然,翩翩然,是庄周的梦,是梁祝的魂?

飘忽而来,游旋而去。一节节地,丈量着温暖的长度。阳光的锋芒已经锐减。它支影深入菊花的秘境,像菊圃里的一道霞光。

哪里有花香,哪里就是天堂。蝴蝶的生命里,没有迷途。

两三只若即若离,天空没有为翅膀留下痕迹,大地却早已安排好了归宿。度过了蜜糖满溢的一生,它即将凋谢在宏大的诗意世界。

晚秋里的白粉蝶,飞不过沧海,也飞不过宿命。它曾拥有一个魔术般的出生。蜕去蛹壳、脱皮羽化,整个世界都为之惊艳。它曾拥有一段甜腻的生命。在脂粉堆里打滚,上演蝶恋花的情事。而今,它在落寞的黄昏里翔舞,成为一个稍纵即逝的、斑斓的泡影。

它扇动翅膀,谁的内心会刮起一团风暴?

午夜的街市

午夜的街市,像一条腐臭的河流。

这里,白天光鲜,道不尽万种风情;夜晚多彩,描不完千般韵致。而在午夜,浮华散去,醉意醒来,街市清冷而静默,只剩街灯下飞蛾的狂欢。店招牌被夜风灌得瑟缩,像哮喘一样发作,呼哧作响。

文明世界的遗弃物,这时纷纷堆到了街边。盛宴上的残渣,一次性的用具,各种色泽的弃物,混合发酵,一同蒸馏,让酸腐的味道漫溢开来。像一条腐臭的河流,舒缓流向黑暗深处,裹挟着被消费的物质,并时不时,卷起一个巨大的黑色旋涡。

一只夜鸟,在浓郁的夜色中潜泳,不小心窥见了这一切。

凌晨三四点,环卫工人悄然出场,像一条条游鱼,分赴各自的领地。他们倒完时差,在薄雾蒙咙中,清理这华丽的溃疡,拉走一车车,沉重的物欲。

第二天,世界依然光鲜如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