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

子夜

夕阳确信无所作为之后,就消隐了,脚步渐息的寂静是用一天的喧嚣换来的!

云团很厚,没有月光、没有星光,美丽的风景睡了,笔端沉得拎不动婉约的句子!

玻璃破碎的声音后,悬挂着猫头鹰的笑声,这丑陋的鸟儿像极了黑暗中的幽灵。

子夜来临,墨色的群山在动,四面涌动着具有压迫感的涛声,季节布置法场,一些失去抵抗力的念头窒息而亡!

笙歌艳舞令骨力松散,属于精神层面的上层建筑,诸如意志、情感、境界,已经退得再无退路。

风中传过衰朽的如旧门窗般的磨损声,它们毕竟不是战士,它们没见过沙场,确切的讲,它们竟连逃兵都算不上一一它们怕了!

由伟岸变成平凡,甚而某一角度审视,侧影竟略显赢弱。风中传来虚空的声音,苍老到足可以引导人们脱离恐惧,是岁月吗?一一“不要溺闭于子夜,不要湮灭于沉沦,不要死于懈怠或放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