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弦上的风景(九章)

心弦上的风景(九章)

五十度的悲伤

一杯五十度的泸州老窖,在手中频频举过,目光向外,在比远方更远的地方停留。而心却徘徊于杯和手之间,直至从眼角流出五十度的悲伤。

三巡之后,酒开始说话,絮絮叨叨,反复强调,直至缠绵于酒香之中睡去。把内心五十度的悲伤,也一同带进梦中,带进比平常高八度的梦话之后,变成粗气,一口一口的喘,直至相思,在梦中团聚。直至鼾声,变成鼻息里的一首小夜曲。

翻过身,让身子勾成一个问号,但终究问不清,眼角的泪,何时变成微笑?五十度的悲伤,何时能够开成一朵玫瑰?

想在你的门前望一会儿

想在你的门前望一会儿,一小会儿,就能满足我的一生。你不用担心,从我眼里飞出去的鸟,能不能找回自己的窝。

望一会儿,就是想看看你的家,看看你的生活里,是不是也有鲜花绽放,是不是也能长出一茬接一茬的相思。

其实,望一会儿,就是想给自己找一条可以感动的理由。当然,这个理由可以不用太充分,只要能从你心里飞出一只蜜蜂或一只蝴蝶,我就能牢牢地抓住线索。让我静静地望一会儿吧!

望一会儿,我的诗就能长出翅膀,哪怕在你的门缝里看一眼,心里都能长出一片绿叶。

在一朵杏花的红里

在一朵杏花的红里,我抽出一小部分,染我的表情。也让自己成为杏树的一部分,或者一片花瓣,我走到杏树下,就有了到家的感觉,就有了花香抚摸我的那种温馨。

我不在乎春风能不能把我与杏花的关系传扬多远;也不在乎春雨絮絮叨叨中有没有我和杏花的故事。我只想用心处好我与杏花的那种感情,一直等到杏树结果都不改初衷,都会一如既往地把情感融进每一颗果实里面。

这样,我的心就会安宁,也会在安宁中发现杏树与我共有的那种品质。决不因自己满身果实,就可以得意忘形。

一生的约定

我决定用一生的时间来陪你,这是一生的约定。其实,一生,我还是嫌得短了些,如果允许,我就陪你三生,或者更长更久远。但我还是决定先陪好你一生,用一生的时间做彩排,演三生的戏。我想我会演得更逼真、更生动。我决定从如何怜香惜玉演起,这是最不好演的一出戏,这一出必须要有真心、耐心、诚心作陪衬,才能把一生的爱,演成不谢的玫瑰。才能把一生的情,演成不凋的风景。相约一生,其实就是要奉献一生,把我一生全部的爱都给你,让你先感受一下,我的爱陪你三生能不能让你感到适应,是不是你想要的那种幸福,是不是你想要的那种感动。

一壶月光

一壶月光,将杯子斟满。饮下的,不仅仅只有相思,还有别离相赠的一声感叹。一壶月光斟满的相思,也许只有嫦娥知道是谁。但羞于表达的嫦娥,只知道在月宫挥舞长裙,以身边的白云为道具,把一缕清辉,洒在诗人送别的路上一一

一壶月光,在诗人和一朵梅花之间犹豫,他分不清谁是痴男谁是痴女,所以只能闲看落花,坐观风雪,把相思填满春天的日历。

在一片月光下等你

在一片月光下等你,今晚的月光,一直在我的窗外徘徊。我不知他在想些什么,也不知他是不是先你抵达。

面对一片雪白的月光,我一直在想迎接你的方式,也在想第一次相约,要不要拥抱和接吻这些细节。但我一直拿不定主意,想问今晚的月亮,该如何完成这第一次相约的全部内容。

月亮好像并不在意我们做些什么,而只在乎,我们能不能永远在月光下相约并一生相爱。我一直没能把你等来。你说你忙得有些累了,于是我就跟月亮打声招呼,回到日夜想你的那棵树下。

心弦上的风景

你是心弦上不逝的风景,诗歌,是风景中的一棵树,而映在叶片上的那张脸,是我此生放不下的爱恋。就这样一直往前走吧!前面不管有山有水,有风有雨,都是我们中间的陪衬。

相思,是一轮圆缺不定的月亮。让爱,成为梦里的一幅水墨风情画,不管画里画外,或者梦里梦外,都是我们一生讲不完的故事。

阴谋

带着你的影子私奔,这是我蓄谋己久的阴谋。梦中的桃花岛在等待我们,那里,小船悠悠,芳草萋萋。

带上你的名字上路,我的心就有了栖身之所,我的爱就有了牵手的依据。最好让你的梦和我的梦,今晚也一起上路,并一起聆听花开的声音。当彼此的目光,在同一片花瓣上停留,也就找到了回家的感觉。

最好把这首诗也一块捎着,那样无论何时,我们都不会丢失了爱也丢失了自己。

爱情总是东张西望

爱情总是东张西望,总是希望找到更适合自己情感居住的家。爱情有时一边张望,一边向身边的风景抛媚眼。让所有的风景都神魂颠倒,而这些风景只有一道能和自己站在一处,组成新的风景。这时他便开始收拢目光收拢已经飞累的翅膀。然后为孵化更深的情感,开始悄悄地装点自己的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