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歌(四章)

秋歌(四章)

静听,深秋的声音

竖起耳轮,静听秋声。

磨刀霍霍在秋季不含贬义。收割,刀刃必须锋利。

鸟雀的晨鸣暮噪,依然无法忽视;秋虫在夜晚搭台唱戏,花草呢喃,吟哦唐诗宋律。

风。历来不甘寂寞,呐喊摇旗,炮制一场轰动。开始,撕扯树的夏衣。

落叶与树根举行盛大结拜仪式,山盟海誓,飞临的雁鸣可以证明。

深秋的声音,生命禅语。悦耳动听。

敬佩,落叶的勇气

由衷敬佩,落叶的勇气:与树挥手告别,从容,不洒泪滴。

青翠,绿过一个夏季。撑起一片荫凉,铺天盖地。繁华,何须留恋,走向时光深处,渐显清晰生命本质。

霜风劲吹。落叶脱尽春之娇嫩,夏之羞怯,片片叶脉青筋凸起。迎风歌舞,轮回的歌声,回归的舞蹈。

没有理由为它哀叹,为它悲寂。还是欣赏吧,荣与枯皆显气象,气定神闲。有气节,更有风骨。

等待,一场雪的滋养。

一叶知秋。人们都这样说,真的么?不尽然,秋以林显是看得见的表面,叶落枫红,菊黄摇曳。更多的隐私,藏匿在深秋的深处,秘不示人。

我不急于探究,不急于表白,静守丛林的侧面,等待。等候一场如期而至的冬雪,用洁白,把所有尘垢覆盖。而后,滋养一双洞若观火的锐眼。

轮回,无以复制临摹

秋风渐起,风里裹挟了凉意。

南归的大雁,正在筹备一场向暖的征途。真切的声音即将响留天际,飞越千山万水。河域辽阔着秋,色彩浓烈,一卷秋景画图。

隐含的秘密会掩盖真相。夕阳,不再炽热,近看或远眺,无须手搭凉篷。

鸣虫开始低调,深挖过冬的穴洞。蛰伏,需要耐住寂寞的勇气,还必须忍受黑暗里的孤独。

季节轮回,岁月匆促,不容复制也不可临摹。

始终坚信,来年苏醒的又一个春天,萌发的新叶肯定有不同纹路。

秋天,听一场争议

秋天被断然割裂,对峙。

褒贬不一的词汇,兵不血刃。一会儿上天,金黄、收获的赞美;一会儿入地,萧条、枯萎的诋毁。绝非简单的东边太阳西边雨。

土地大度,耳聪目明。你持续你不休的争论,我开始我生命的轮回。

收获后的萧索,无所谓伤痛。忍耐,越过一个漫长冬季,酝酿春天再一次苏醒。

作为目击者,我没有逃避,只是又一次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