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三月里的画乡

走在三月里的画乡

空气,飘满了花香的空气;

阳光,浸透着绿意的阳光;

我的眼睛里满是杨柳那娇嫩欲滴的青黄。

我的鼻孔里浸满野草那甘沁幽雅的芬芳。

清盈盈的水,飘着淡淡的水汽,带着丝丝的暖。

那绿水中,可有柳鱼儿的鲜美?可有菱角果的脆甜?

有是有,只是那菱角果且尚未开花,只是那柳鱼儿尚在幼年。

郊野里一缕缕茵青,是野菜的香嫩。

老树上一簇簇白雪,是鲜甜的菇菌。你可以放心大胆地吃,没有激素过量的顾虑,没有农药残留的危险。

沐浴着阳光的平原,野花灿烂。

弥漫着细雨的湖畔,翠柳如烟。

在这里化作一翼漫舞的蝴蝶,在这里变成一只放歌的山雀,妒煞世间俗人,都美似瑶池神仙。

此处一山一水都饱含灵性,

此画一草一木都出自实景。

秧苗,整整齐齐插下的秧苗;

炊烟,淡淡幽幽飘过的炊烟;

在这三月的炊烟里,溢散着芬芳,溢散着草木的芬芳,蕴含着菇菌的鲜甜。

绿野里有着体验不完的快乐,

餐桌上涌出品尝不尽的甘甜。

我是一个猎人,一个捕获绿色美味的猎人,一个走在草木之间的猎人,一个时常提篮背篓的猎人。

你看,又有一把野菜收入篓中,你看又是两簇菌子成为猎物。

青青绿绿的,一下锅炒鲜爽爽,

白白嫩嫩的,一放汤汆香喷喷。

足矣,足矣,哪怕一放下碗就得提篮背篓,哪怕一吃完饭就要抛秧插田。

成果总在劳动后,甘甜总在汗水中。

总有一支秃笔在画着,画着杨柳湾前,画着乡野之春。此时,粉蝶还在花间围绕,紫燕还在头上盘旋。

花儿,文静的花儿开在枝头,

鸟儿,好动的鸟儿飞在云间。

不过,这一切都清清楚楚倒映在三月清盈盈的湖面。总有一片美丽的风光浮现在眼前,感觉,总有一缕温暖的感觉涌动在心间。

就算风雨过后也还有晴天,就算苦涩过后也还有甘甜。

春天的美你可曾品得,泥土的香你可曾闻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