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是山

父亲是山

1

山,静极。不忘初心,我把思念埋进高山流水的音韵里。

父亲走了,留下一座山,这辈子我可能抱不住一个背影。

父辈,从万里长征走来,融入黄河流域,形成拔地而起的一座座山峰。我走不出山的恩德,祖先就埋葬在深山老林,不敢不孝敬。从高山出发的信仰,对着苍茫大地鞠躬,所有的山和我并肩,连骨肉都结盟成命运共同体。沿着山间蜿蜒的亲情,没有告别,也没有止步,只有义无反顾地追赶,实现山的诺言。

一粒米一一则是大山的组合,形成胳膊站在悬崖。

我迎接阳光最先照耀的山巅,向着沧海横流的高度宣誓。山的路线决定我的坐标,被阳光和风暴洗礼的脊梁,形成山的品格和屋檐下的家园。以山为背景,聆听鸟语花香,记述着锄头往事;一条佝偻的身影没入草丛,往前,已是寻不见的影踪。

2

山的高度,是我一生翻越不了的思考。

父亲依然站在山顶,每天与我招手,并且解答疑问和困惑。山的智慧,穿越了久远的时空隧道,被用来填写我的人生感言,直至淹没苦难深渊。我在山体的怀抱寻找楚汉王朝五千年的版图,并寻踪当年父辈的耕耘之路。因而,我和山以彻底的理想主义精神,捍卫庄严与神圣。

父亲成为山的背影后,我有挥之不去的思念,从山与山的峡谷中延伸出前沿的蓝色宏达。每天触摸父亲的动作,在这层峦叠嶂的山前翻阅我的梦想。

山,没有太多的奢侈,正如,父亲没有留下太多的遗产。然而丰富而又清贫的山峰,用绿静春深诠释生命,在晨露的芬芳间盛开传奇的故事,让我尊严地活着,活在品格的高贵,活在人性的光芒里。山的形象,就是一位独立的领袖。于是乎,山在四季里,站成我想象的风景,迎来送往,如诗如画,古韵悠扬。

3

峡谷的音韵,是穿透的、洪亮的,温暖的,依恋高山流水。

我与父亲,在风雨长廊里,彼此祝福。在两座山峰的并列中,抒写出各自的人生风采。此刻,若有一颗心微微弯向生活的边缘,弯向靠近悬崖的那一边,峰回路转,直到完整地收获山的赐教。

牵着山牛,在羊肠小道行走,或许能从中领略父亲播种的踪迹。

牛背上,我没有作业,方言在苍白中充满愉悦,只有面对大山呼喊我的乳名,才能彰显出山里人的本色。大山的回音,满足了欲望,好比劳动,也好比燃烧的野火,好比我在放学后去放牧。山,从正反两侧的纵横中抵达。哪怕是贫穷,我也不放弃对山的忠诚,把父亲的遗嘱整齐地排列在历史的石碑之上。

多少年了?山,支撑着亘古的奉献,每一种生存的挑战,都与坚强的山体形成鲜明的对比,紧密地连接在一起。有时候一个男人的路线,就是整个家庭的方向。父亲是山,成为如歌如泣打磨着一辈子的寻根本色。

4

父亲是山,是我一生的高度。

山峰横列,踏访翠绿的生命,哼唱古老的民谣,泛着夕阳的波光。牛背上,我牵动着山不转水转的童谣,淌过了一道道乡愁水湾。

夕阳被牛鞭扬起,拍打在山川的梦境里,催生了袅袅温馨的炊烟。我举着牛鞭,等待性格粗暴的父亲的训诫。尔后,父亲的水烟,融进夕阳的港湾,把一生的追求,都泛起一阵阵喜庆的欢歌笑语。

父亲哼着小调走了,留住山的背影。父亲乐观的表情,留下这片土地。我坚守,并收割着爱情。在一叶落秋划过了山的这道门槛时,我感觉与父亲的距离拉近了。

5

千年等待,千年期盼,千年回眸。只因有了满山的杜鹃和山的境界,融合了继往开来的我,并催发生命的合约。

盛满一缕的阳光,蓄着高远的志向,一路追随大地的博爱,从云天的辽远,追溯着时光的飞逝,命运的轮回,我又重新找到了山的境界。

站在山的肩膀,看日出,观沧海,在生灵万物的面前,展现出风骨傲然。每一种生存的方式,都是合理的求索,都与狂野的山脉有着密不可分的心律。

怀揣山的厚重,散发乡村田野气息。麦穗、稻谷拨地向上;孩子、孙子年年长高。风,只为栖息而来,在岩石上思考。树,只是站着,为了一次等待也为了又一次送别。

6

我的父辈从万里长征走来,文字缄默,一滴泪便在山的怀抱里起伏跌宕。

一座座山峰在古道的意象里阅尽人间春色,摇响的驼铃翻动泛黄的经书,被岁月俘获的路标,发出一声叹息。孤寂的山的背影,奉上祭坛,历史的召见充斥在疼痛的空间。

唯有山的激情连缀起畅想的音符,掀开封尘世久的往事,解读幻象背后的暗语,在一杯浊酒里,瘦了我一场沉醉的梦境。

呵,父亲是山!在我心口造出季节的标点符号,向着远方延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