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内科

神经内科

1

那些复杂的经纬,每个抒写生命骄傲的板块,其实是一个人最干净的国度,每天必须等着你,去认知和认领。

那里藏着太多的秘密。可以找到一条河流溯源,有别人无法开启神圣而高贵的生命密码。能容下比世界更大的世界。分明有你一生取之不尽的智慧宝藏,怎么走着走着,就迷失了呢!

高房价、高科技、高度精神文明。那些纷繁复杂的快节奏,造访高大上的谎言,如一群胡乱啃蚀的蝼蚁,使你无法安放宁静的精神家园?

2

一号,二号,三号依次排列,穿上囚色的衣衫,和一只手必须拷着网链条码,多像精神的牢狱。没有对错,只有轻与重,生与死。

每个号的产生,都是一次无奈的叹息。无关贫富,无关贵贱。唯将自己交给一个号的代名词,和一张床的昼夜。交给一堆药物和时间,挤兑康复。

呻吟。疼痛。昏迷。苍白。怛丧。每个房间像涂抹暮色的症状。静待生命最严峻的审判。

高血压、糖尿病、血管梗塞、脑出血、脑膜炎、癫痫、精神分裂症

3

房间暴满,就用仁慈、理解、宽容和感同身受接济。

每条走廊退让到最后的极限。他们都成为茂密的“黑森林”。

白衣天使必须从这里,先练习耐性,然后学会轻盈舞步。

大门外排满了更长的队伍,每向前挪一步,以示向希望靠近一步。

电脑屏幕是广阔的天空。

名称、姓名、性别、号码、病症、药物、病区,如同布满天空的星星。每颗都不得让其错乱,或陨落。只要星星还在闪烁,明天就是晴天。

配药房的活性细胞,粒粒喘着粗气。粒粒具有高尚的情操和远大理想。听由最高最严肃的指令,不停地发配、输送。不分昼夜的追赶。经过流水,经过沙砾,经过黑暗。

无时间云淡风轻和高歌礼赞,必须百倍谨慎,万般精神。分别去到各个领域,战斗、开拓、创新。

如果接受、相容,就可成就一棵树,乃至一片森林。

4

脑膜炎。四号。

所有的目光盯过来,打着重重的问号。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多么不幸的遭遇!

她的舌头突然堵向致命的喉管,可能死神有眷顾之心吧,不忍看二十如花之夭折,又将之送回人间。

“我要回去!”“我要回去!”她不知道自己从阴曹地府走了一遭,刚刚被拉了回来。

三个月重症监护,终于转向普通病房。三个月加起正好等于一季春光。

春天已接近尾声。窗外,来不及凋谢的花朵,仍然吐露明媚的情话。她坐在阳台看着外面发呆。

5

手脚灵便,皮肤红润,能吃能睡。

他被表象迷惑了。那么多年。

那些与你最亲近的,与你情志相吻合的,经常扣响你灵魂的,为你指引方向的,为你点灯的,你却忘记或视而不见。

一直在瞎折腾啊!

泥沙挡住去路。污垢成疾。山河崩溃。它们坐在山头哭泣。哭出血来。

这是当今典型而又常见的患者。脑血管疾病。

醒来时,要么恍然大悟。要么难找回曾经那段美好的记忆。世界一片混沌。

6

最难掌控的是意识。

有“意识流”的人都跑这里来了。

要么昏睡几日几夜,唤不醒黎明。要么吵闹吼叫不止。要么手脚不听使唤。要么呻吟颤抖。每个患者耍尽个性,仿佛再也不用看世俗的颜色和唾沫,再也不想跟风和被管束。要拿自己大段大段的抒情、放纵。

打人也可以吗?

怪僻、颠倒、变异、癫狂、暴唳

曾经枝脉茂盛的山河。乱了。破碎。

决定重整。搭桥、架接、疏通、缝合、另辟新径。注入阳光、雨露,连同他们的微笑。

7

终于与身体有了一次谈判。是谈判,不是和解,再不能就此草草了事。

身体是自己最辽阔最安全的疆域。要不,怎么安放生命,安放灵魂?安放祖国?

病毒占领山头,每天必与讨伐。

药物都举起兵器,专家拿出专治大乱的偏方,护士学会以柔克刚。

要想彻底消灭,必须拿出疼痛、光阴、微笑、坚强作陪。

8

无理由昏睡。十五天。一号患者。

口腔、鼻腔、肛门、脑部等各个出口都插满了连接线,保持每分每秒向生打探电话。

脑出血、高血压、糖尿病、高度惊吓、暂时性休克、过度劳累

一次次排除、否定。一次次出发,寻找新的突破点。

食物中毒:甲醛、沥青、保鲜水、防腐剂、转基因、地沟油、鸡精、汤料

环境污染:雾霾、尾气、烟囱、灰尘、污水

这是一场持久战。从市场、商家、工厂、大地的每处角落开始;从一头牛、一枚鸡蛋、一粒粮食、一棵植物、一滴水开始。

哪怕与之有一丝相关的,都值得怀疑、思考、警惕、攻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