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加强散文诗选(四章)

万加强散文诗选(四章)

草原情思

生长着辽阔的声音,来自草原深处蔓延的旷野,撩拨我生成翅膀的绿风,从北向南一直吹着。

天空湛蓝,鹰眼连绵的山峦,轰响的雷鸣滚过海潮中的马群。

而我,此刻,并不孤独。激跃的舞蹈踏着弦子,紧随马头琴悲壮凄清的悠扬,扶摇着白云间一大群欢快的云雀。

把一封思念寄予远方,手中的套马杆却牢牢地锁着日夜牵挂的那颗心。

月亮呀月亮,当你闻到飘过毡房的奶香,弥漫着曾经相约的小溪,那匹小马驹呀,忐忑的心还在渴望妈妈的族群哒哒的蹄声,能否穿越戈壁滩上苦难的风雪。

长调将浑厚浸泪的颤音拉得很长很长,那扣紧心弦的酒歌,何时能久驻流浪牧人勒勒车转场的印辙。

梦!被沧桑的生命紧固着。

一条河。一片滩。一朵云。一叶草。一座毡房。一种思乡

这难舍的亲情哟,谁能用炊烟或上升或低垂掂量出草原厚重的柔情,谁又能用日出日落的煎熬丈量出草原宽广的乡愁?

当雁阵掠向天空,我终生守候的草原呀,早已把苍远的思念遗落在他乡。一路走过的情,一生相守的爱,预约着相隔的地久天长。

当双手捂住胸口,哈达高举头顶,该用怎样的礼仪祈祷祝福一一

远方呀,风调雨顺,牛羊茁壮。

风声过

寂静时,偶尔会想起你。

一首谎言的诗,一艘漂泊的船,一挂窗弦的风铃,一片无助的落叶

掠过的匆忙,无情有意。

我断定:追随你的人,就会生出翅膀和双脚,惶惑着,惊喜着。静物也欲飞起来,不必描述那些树和花草,石头也躁动不安了。

姑娘在春的原野上撩开裙裾,世界新鲜而澄澈,爱情漫无边际地涌来。

小伙子呢,奔跑着,撒野地奔跑着。将秋的金子揽在汗水里,亲吻你送来的良缘。

还等什么呢,拥抱吧,拥抱空旷的胸口呼啸掠过的阳光雨露。眯起眼睛,侧耳倾听,光阴的心触摸你抖动的衣襟,促使虚度者为你悲悯或茫然,促使勤奋者为你奉献果实和心血。

哦,我听见了,也看见了。当山川蓬勃,江河澎湃,那只蓝天邀翔的信鸽随你的踪影,又唱起了《风声过》的那首恋歌。

向云幻

什么力量能摧毁我心中敬崇的迷幻?

匆匆,柔绵的刀锋,雕刻自然无垠的苍茫,恒久不变应万变溟蒙的磅礴,谁为此悲观哀愁,难又为此满怀热爱?

哦,你能否与天地共眠而偃旗息鼓吗?

轻盈,缠绵,低沉,欢悦,暴怒,惶惑

让我该怎样仰慕你内心翻涌的波澜?哪怕是你撇下丝毫怜爱的轻叹,我也会义无反顾地献身于你踪影的魂灵。

此刻,谁能掂量出我为爱情付出的真正意义。

又一次为你变幻莫测,层累堆积的神幻消耗我的青春和苍老。

地确,我没有改变我的初衷,阳光和鲜花也挡不住我难耐的寂寞,宛似无限温顺的羊群漫过圣洁蔚蓝的草原,随你长风的牧鞭驰骋于苍穹。

还有我心中比神更圣洁执着的向往。

仰起头,蓝天澄澈又坚硬。

这坚不可摧的城堡呀,何时才能攻陷你的内核?

为你,我曾经抒缓过。

绵软与蓬松呀,让无际的心海为你的奔放和飘缈而祈祷祝福,让你的唇轻吻江河湖海的温存和宽广,让你的手抚摸莽原山川的粗砺和高耸,让万千丰沛感动而流泪欢歌。

为你,我曾经放纵过。

日月与霞蔚呀,那潜入佳境的绚烂或上升或陨落,或迷离或飞渡,都是我心灵的驿动。当我举起你用晨晖和晚霞盛满玫瑰,葡萄、紫莉、玛瑙光泽的酒杯,哪怕是万仞之上飘零着落英悲壮的挽歌,哪怕是深渊之底埋藏着凶险和罪恶,我也会与你开怀狂饮,畅叙衷情,醉卧终生。

哦,请等一等,我这个终生的旅者,不必畏惧光阴漫长的残酷,不必畏惧你为我设计电闪雷鸣和风霜雨雪的考验。当你看见我风尘仆仆,苍苍白发飘逸,以及我身后辉煌的旅痕,以及我双肩空空如野的行囊。我己预感那迷幻中诞生双翼的骏马已卸下缰绳和鞍骑,随你的风影向火焰炽烈的空寂一一涅槃一一涅槃一一

八女投江

三个女人一台戏,八个女人该怎样呢?

在鲜花被摧残的伤口上,大戏悲壮且惨烈。

沉甸甸,惊魂魄,敲击我的尊严。

一一江涛、怒火、呐喊、血泪

谁嚣张地在别人家和平的土地上种下罪恶和残忍?姑娘们纤柔的善良被威逼成复仇的豹子。

正义在反侵略的江涛中扑来。瞬间,我身单力薄了,仇恨却蔓延成强大的洪流,民族的血汹涌着我和八位姑娘的家园。

野兽贪婪着狂妄,血与火的十四年漫长磨难。当记忆漂洗良知,血耻就找到了光明之路。谁妄想掠夺别人的幸褔,谁就得不到真正的幸褔。世界上,阳光总是向鲜花张开笑脸,野心卑鄙必将泯灭在黑暗的深渊。

当江涛漫过姑娘们血浸的花容,生命的永恒就耸起了中华的丰碑。

而今,山河永固。责任,承载在肩,风吹不动,雷打不倒。

大江东去,宽阔流长,英雄渐远,家园锦绣。

一群戏水的孩子用童真和浪花托起了八位姑娘往昔咯咯的笑声。

仰望湛蓝无语的天空,我又想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