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是每个词语都抵达忧伤(外二章)

并不是每个词语都抵达忧伤(外二章)

时光坚韧,纤瘦的风把汹涌的暗语泼向树梢,然后回到泥土,用生命深情的吟唱,炙热的光顿时柔软许多。

你不停地虚构黑夜虚构一场朴素的相逢,终于,一些雨水长出了月色,一些归宿隐入辽阔。

你试图成为永恒的见证者,可是亲爱的,并不是每个词语都抵达忧伤,并不是所有希望的火光都无法穿越迷途!

风声转入低处。隐忍,是低处的春潮,是茂密的树林,是曲径通幽的小路,是诗经里探出头的芦苇。我用春天的心,穿过秋天的谎言。

夏夜听雨

月色褪尽山岚消隐。

这夏夜,如此安静。一种熟悉而久违的声音,含着泥土的味道,把我的乳名,连同生命,一起深入到泥土的根部。

一扇窗挡住了风和雨,让出全部的黑,大地的喧嚣在身体之外破碎,不语的草木缓慢爬过我的诗经,听,那些诗意的词汇,正奔跑向更远处的黎明。

西门吹雪

白衣胜雪,旷野无声。

此时无语是天地间最和谐的共鸣。

孤独是人生的原味,寂寞是深入骨髓的执迷不悔。你这样讲述自己的时候,春水东流的声音漫过岸堤。

面对内心的空旷,选择一段属于自己的时光,跟随云朵,披着露珠,与草木翩翩起舞。风声,在黄昏的光影里,脉络清晰。

如果非要除去孤寂,就从月光起身,走进黑夜,那时,你会记住尘世干净的笑容,有多寂寞就有多妖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