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吟在西域大漠

沉吟在西域大漠

第1章序曲

岁月岂能无痕?谁说往事如烟?

金秋时节,行走在茫茫西域大漠,那远古的风暴尘沙依然在高高扬起,那飞驰而去的铮铮马蹄声还依然在耳畔回荡!“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这是一幅幅流动飘逸的多么美妙的画卷。然而,诗人们又怎会吟出那“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和“羌笛何须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的千古浩叹?

我,且行且吟,仿佛进入了那飞歌流韵、浑厚古朴的民族史长河。听那悠扬的驼铃,绵长的羌笛,振奋的羯鼓,及其伴行而生的爱情、希望与梦想的窃窃私语,思绪随天边的云朵飘移。

风沙再大,也掩盖不了那三十六国城堡的遗址;岁月无情,也难以埋葬那几多民族昔日开拓与奋进的辉煌,以及呐喊拼搏的声响。

仰望窗外满天星斗,我苦思冥想,绞尽脑汁,也难把那一个个少数民族博大精深的文化底蕴参透。浩瀚无垠的戈壁滩,沉默不语的胡杨林,或许就是提示:那一片沃土,承载了太多春花秋月,抗击了太多风霜雨雪,经历了太多潮起潮落,吞下了太多辛酸血泪!

兴衰荣辱皆成历史。美丽的夜色如母爱,让苦闷与疲惫沉睡入梦,悄悄孕育一轮明天充满希望的太阳!

第2章嘉峪关

看那巍巍城楼,长长城墙,我不敢沉默无语。

即使是痴人说梦,往往也能变为现实,也能成为一段历史的印痕。

万里长城,虽说是历史的见证,但岂能是民族与国家的荣光?

仅仅是一道人工砌筑的长长城墙,就能够挡住汹涌而来的入侵者的云梯?饥寒与生存,仇视与冲突,向往与诱惑,任你是铜墙铁壁,也阻挡不了拼命冲杀的脚步,也阻挡不了风霜雪雨的呼啸。

关隘也罢,城墙也罢,早已褪去了抵御侵略的功能,演化为一道靓丽和谐的风景。

一个民族的兴衰,一个国家的强弱,应不再是封闭舞台上的自我演绎与狂歌独舞。

把城墙与关隘植入国人的心灵,化成一种奋进与强大的精神力量。但愿这不是我在嘉峪关上的梦话。

第3章敦煌遗书

走进敦煌莫高窟,仿佛掉进了一个神圣的文化宝库。

藏经洞,至今依然是一个谜。谁挥如椽巨笔,用十余种文字写下如此浩瀚的遗书?

或许是偶然,或许就是天意,一把打开宝库的钥匙竟然落在了一个饥寒交迫的道士手上,让“遗书”重见天日,引天下人蜂拥而至如痴如醉。

信言不美,真水无香。一库“遗书”,恰是一张告示:西域大漠里,那一个个游牧民族,决不只是扬鞭放牧、挥刀杀戮的人群,不仅是“只识弯弓射大雕”的英雄,而文明的种子在他们的心灵里也一样会盛放绚丽的奇葩。

第4章另类英雄

在茫茫的戈壁,在辽阔的草原,谁也不愿甘心沉沦,谁也想成为呼风唤雨、纵马驰骋的英雄。

宇宙永恒,物质不灭,人与人相比,谁是英雄?谁是狗熊?不同的应是与苍穹比阔的气节。在西域少数民族历史的记忆里,挛辊、冒顿、阿提拉、成吉思汗、刘渊、蒙逊、拓跋珪等等,或许正是那千斤巨石的重压也难以阻止心中一颗具有冲天爆发力的种子发芽的英雄,强征中亚,横扫欧洲。

然而,历史不应忘记一个另类英雄的名字:呼厨泉单于。一个被扣为人质的匈奴单于,甘愿俯首帖耳,自得其乐。他深明大义:以血还血,无非是流淌更多的鲜血。暴力对抗暴力,无非是滋生更多的邪恶。雄风不再,忍耐与服从也不失为一个生存与发展的明智选择。面临敌强我弱之态势,示弱与沉默或许还有东山再起的机遇。因其伟大的忍耐与牺牲精神,拯救了一个民族被蹂躏与杀戮的悲惨命运。

一个人的生命是什么?生命的价值又何在?另类英雄呼厨泉,或许会令千万人的心灵更为强烈震颤。有人评价说:他比《水浒》还惨烈,比《西游记》更诡异,但却比《-国》更睿智。

虽说把一个民族的命运维系在一个人身上是靠不住的,但往往转动时代与命运的经轮并不需要太强的力量,更需要的是一个人明白大是大非或进退得失的智慧。

第5章丝绸之路

古丝绸之路,一条中西贸易的通道,一扇最早对外开放的大门,一条孕育世界文明的古道。

国门洞开,沙海不再寂寞,戈壁不再荒凉。

车轮滚滚,人流茫茫,飞来飞去并非尽是苍蝇,而熙来攘来里更多是需求与需求的互换,文化与文化的交流,思想与思想的碰撞,闪烁在西域以至华夏天空一片灿烂的光芒。

在历史的回音壁上,还依然回荡着大汉张骞、盛唐玄奘与意大利马可·波罗的愤怒呐喊与铿锵触地的脚步,还有尾随其后刺入骨髓的风雪、紧迫不舍的饿狼和盘旋飞舞的黑鹰。坚强与坚韧,写下的并非满纸血泪与悲壮,而是千古不朽的人生与时代的华章。

复兴之旅已再次开启。发展与繁荣的时钟,己赫然挂在时代的门楣,那日夜不止的滴滴答答的响声正是东方巨龙腾飞的心跳。丝绸之路,又承载起东西方贸易与交流的重任,托举起民族与国家复兴的希望。

第6章古国寻踪

走进辽阔的西域,到处皆闻绿洲三十六古国的传奇。诸如楼兰、婼羌、月氏、乌秅、高昌、小宛、精绝、于阗、车师、乌孙等等,或大或小,或强或弱,或长或短,或富或贫,亦各有其辉煌与传奇,但曾几何时均己沉入了历史的云烟风尘。昔日的繁华不再,只见一片片废墟还泛着清冷的流光,一段段兴衰的记忆还在人们的口上流淌。

何处可寻绿洲古国的踪迹?阅遍一个个古城堡遗址,断壁残垣却总是沉默不语,也没人给出一个毫无争议的答案。或许可以说,在那漫长的部落与封建时期,往往就是一个人或几个人的智与力决定着一个民族或国家的荣辱盛衰。历史的诡异之处在于:并非所有竞争上台的人都是智勇双全。

沉寂以后皆是平淡。时间将记忆慢慢冲减,风沙正把一个个古都掩埋。历史与现实,唯有一种精神与力量的链接。无论一国或一族,以至每一个人,梦想的高度,最好不超出自己视线所及之范围。否则,梦醒之时,便是厄运的开端。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这或许就是骗人的谎言。英雄豪杰也好,凡夫俗子也罢,心思一旦太杂乱,欢乐与幸福就会离你愈来愈远。

西域古国故都正向我们娓娓叙说:一代人的功业欲求千秋万世,不是白痴也是昏聩糊涂。一代人必有一代人新的奋斗。今天的拼搏才是明天成功的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