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沟村的月亮

东沟村的月亮

从王屋山的南坡下来,忽然听到了哗哗的水声。

是一条河,叫青萝河。像一个女孩的名字。

顺着弯弯绕绕的河水,往下游走。大大小小的的棕色石,在河水中起伏。本来石头也是流动的,不知谁喊了一声停,就成了现在的姿势。

潺潺流动的青萝河,真美。青青的芦苇,扭动着腰肢。嬉闹的水草,荡着涟漪。钻天杨的树梢,挑起一轮夕阳。一位老农,扛一把锄头,从山道上缓步而下。他的脚边,一丛野菊花,开得正艳。

不知不觉,就进了一个山村。东沟村。

房屋很老了。黄土垛成的墙,木格子窗户,蓝瓦苫的房顶。瓦上有深绿的苔藓。一棵棵瓦松,在秋风中,颤动。

屋檐下,悬着几串老玉米。两只羊卧在山墙边,反刍。霜畦吐寒菜,雨气和人烟。这莫非就是岑参早年隐居的东溪居?

晚饭后,坐在千年皂荚树下,喝茶。用大号瓷碗。喝卢仝的七碗茶。

喝着喝着,归巢的小鸟,就收了声。一条狗,叫了好一阵子,才把东沟村的夜叫黑。

一切都显得安静。只有脚下的青萝河,还哗哗响着。

山中的寒气上来了。冻得皂荚树上的一轮秋月,愈加皎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