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花落,满手冰凉(外一章)

梦醒花落,满手冰凉(外一章)

(孩子成年时,我会告诉她:如果你是一朵桃花,就要开在春天里。如果你是一朵梅花,那就寻找那片属于你的雪吧。)

春天刚到,桃花朵朵开。

然而,人面桃花笑,葬花人已远。

你从冬天走来。

轻轻地来到我身旁,一头闯进我的春天,停在我梦里。我把你冰凉的双手,捧在我胸前,用我剩下的春天,为你取暖。

是啊,我们说好的,今生见面。可我还是不小心,绕了远道,误了时辰。从此,今生只能远远地看着你,相望而不能相亲。

别怪我老是说你欠我的。其实,一处桃花,两地心酸。

桃花从来就没有见过桃子,这是桃花的命,是渊薮。

也许,你的绽放,仅仅只是为了春天的到来。

也许,你永远都无法理解,我只是因为责任和义务,才绕了远道。

一滴泪掉到地上的时间,或许需要一辈子的时光。因为,如果他把倔强的头颅昂扬起来,将眼睛与心的通道,以直线的方式,绵延。

我知道,把自己开成一把粉红的折扇已经很不容易了,你必须咽下许多女人都无法忍受的苦楚。若将青春赌明天,赌注确实大了点。

桃花背后的那片天空,还有多少眼泪在飞?

还有什么方式能够直接抵达你的盛开?

躺下,在屋檐下躺着看你,大概就是最直接的抵达了。铭记,或者忘却,都是最佳的姿式。

然而,红尘以外,我却只能趴在世俗的高墙上,偷偷地看你。日复一日,我仿佛一直停留在你最灿烂的那一刻。你已经将我今生的苦乐与悲欢,彻底定格!

你听到远方雨点淅沥的声音了吗?那是我剩下的春天在为你的到来而狂欢。

巴山夜雨多。但往往,夜雨,昼晴。

而我的长夜,也许就是我的整个春天了。

远远地看你,看你开成朵朵微笑,看你笑成一朵朵粉红的回忆,或者,骄傲。

一挥手即是经年,“再见”成了“不见”。本以为你早已成了牡丹一样富丽的徐娘,而你却还依然拥有青春少女的羞涩。

做不了夫妻还可以做什么?情人?做不了情人还可以做什么?知己?做不了知己还可以做什么?朋友?

如果连朋友都做不了呢?那就做一朵梅花吧。

春天,没有预兆地到来。一如你的花瓣,没有预兆地凋零。

梦醒花落,满手冰凉。

下辈子,如果你愿意做一朵梅花,那我就化成一片雪,用你的颜色,与你一同站在春天的门口,迎接下一个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一一春天!好么,我的小花妖?

茅根的城堡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属于自己的城堡。

人生有两个最大的悲剧:一是名字排在潮流的前列,世俗将他无情地推向风口浪尖;一是扎根低处,历史却依然踩痛了现实的尾巴。

而你呢?拥有“名列前茅”的“茅”,却又无法摆脱“草根”的“根”。

你是悬壶济世的医者,清热解毒,止咳抗菌,救死扶伤,慈悲为怀。

然而,医者的病,谁医?

市场的一角,我曾见过你。因为常年生活在没有阳光的地方,你的肌肤,依然还像缺乏营养似的那么惨白惨白,让我不敢相认。

“茅根一一茅根一一”。城里人惊讶的尖叫,让你的名字,以方言的形式,震撼着我的鼓膜。就像呼唤我童年的昵称,猛地将我推向遥远的故乡,与乡愁撞个满怀。

兄弟啊,别怪我不认你,我是怕都市文明的阴影,伤害了你的尊严。

没错,城里人更加渴望泥土,也盼望落叶归根。但是,却又把土地里的一切,视为草芥,只有权杖和铜板,才是他们心中的主人。

我知道,你把野火当作荣光,把烈火当作机遇。

我知道,你在等,在静静地等待着春风的吹拂。

但你是否知道,只有严寒过去了,春天才会到来?

我知道,你没有别的奢望,一米阳光、一捧黄土,再加上老天爷高兴或不高兴时给予你的雨水,这就是你的全部。

然而,你可知道,已经形成仰视习惯的人,还有几个能够将目光投向低处,重视廉价的生命呢?

每当走近你,总能触到你沉默的内心、沸腾的热血,听到你灵魂深处的咳嗽,一声又一声。

有四海为家的胸怀,这是好事。(可是,你有家么?)

懂得忍让,与世无争,这也是好事。(可是,你不忍让,又怎样?)

在黑暗中求生存,在贫瘠里求发展,这也是好事。(可是,难道黑暗与贫瘠,这也是好事吗?)

其实,比植物可怜的是动物,比动物还要可怜的是人类。

然而,有的人却偏偏视动物如草芥,视植物如无物!以为我就是“王天下”的“王”!

咳嗽的时候,我丝毫也不敢以任何理由,亵渎你内心深处的好。因为,你小小的心里,有一座巨大而坚固而美丽的城堡一一你自己的哲学!

只是,不再咳嗽时,我又将你的好彻底遗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