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发现

爱的发现

阳光顺着树隙掠过斑驳的老旧教学楼,洒在操场卜,最后停落在角落的秋千卜。

窗内,天花板上电风扇正不知疲倦地转动着,近乎凝固的空气只不时传来翻动试卷的微小声音,带着虔诚。

窗外,树上的蝉重复着单调而冗长的曲调,空气中混同着自地面卜.升来的暑气,冲击着鼻腔。汗水顺着脑门淌下,眼神却始终如一地盯着紧闭的考场大门。他们,在默默地守候。

六月,终是在人们的期待抑或恐惧中,来了。

时针不紧不慢地走着,我站在校门外,双手合一,默默为坐在考场里而的表哥祈祷,思绪却随着潮湿的微风,愈飘愈远

高考倒计时一百天。

步履匆匆、眉头紧锁,嘴中一直小声地重复着课文或单词,这似乎成了每一个高三人的标准状态。

桌上堆积的书本越来越高,每天沉浸于一套又一套的试卷,黑眼圈越来越重,他们紧绷神经,咬牙坚持着。这看似平静的状态,终于在某次考试结果下来后被打破了。

压抑的抽泣声从教室的某个角落中传出,声音颤抖,己临近崩溃的边缘,班中的同学纷纷转过头探寻。

一个女同学,她看着眼前的成绩单,用双手抱住自己,身体不住地颤动,眼泪落在纸上,她喃喃:“为什么、为什么我总是考不好,为什么总是这样?”

习惯了冷漠的他们会转过头继续与试题搏斗,出乎意料,他们居然停下了手中的笔,离开座位,来到哭泣的女生旁边,伸手轻轻抱住了她,小声却坚定地说:“加油、加油、加油!调整好自己,你一定可以!”

那是三月,春天刚刚来到,空气中还带有冬的凛冽,然而,春意却始终笼罩在教室的上空。

高考倒计时五十天。

他们更忙了,学校的一切也似乎因为那场即将到来的考试显得更匆忙。整个高三楼处于备战状态,远远地似乎仍可以嗅出空气中弥漫的硝烟味。

微胖的老师费力地搬动着一个庞大的箱子,汗水密密地从额上渗出,他微微喘着气,却仍是蹒跚着搬上了楼,站在教室门口,用衣袖擦了擦汗水,走进了教室。“孩子们,停一停啊,我先说件事”,他站在讲台上,“这不马上要高考了,我去超市给你们买了牛奶,让你们补补身体,一人一盒,必须喝完!”说着便开始分发牛奶。

没有了笔划过纸张的“沙沙”声,取而代之的是喝牛奶发出的“咕噜”声,老师满意地看着他的学生们,喜悦飞上眉梢,他说:“都把身体养好,越到后面,考验的就是身体素质,我的孩子们一个都不能倒下!”

不知是眼泪还是牛奶,或是二者兼有之,猝不及防地滑落在桌面上,同学们眼中含着感激,望着讲台上大汗淋漓的“父亲”,用以回报的是更加用力喝牛奶的声音和一个又一个的好分数。

阳光从窗隙透入,把教室里同学们的身影拉得许长,与讲台上那个略显苍老的背影相互叠印、相互缠绕。那是四月,春光正好,阳光和煦,带着青春的气息,温暖人心。

高考倒计时十天。

似乎所有的一切在此时已成为定局,可是就像熄灭的柴火一样,那忽然出现的火星总能巧妙地让人们在处理完一科后,突然发现知识体系上有小漏洞,带着不甘的挣扎,继而再一次扑入庞大的体系中去寻找那“火星”。

时间已经很晚了,时钟的“滴嗒”声在夜晚显得格外的响亮,表哥仍在房间里做着最后的冲刺,

我睡眼蒙咙地起床,准备到客厅倒水喝,忽然发现表哥房门外蹲着姑姑,她蹲靠在房门上,似乎已经很困了,手上还紧攥着一杯牛奶。姑姑见是我,拉住我说:“把这杯牛奶送进去给你哥喝了,别说是我叫你送的。”

姑姑才四十出头,皱纹己不知不觉地爬上她的额头,眼角也布满细纹,眼睛通红通红,布满血丝,我心疼地看着她,叫她也尽快去休息,她却摇摇头,语气坚定:“我再陪他一会儿。”

六月的夜晚,华灯初上,五颜六色的霓虹灯照亮了整个夜空,照亮了表哥翻动的书页,照亮了依然靠在房门上的姑姑。

“叮——考铃响,考试结束,请考生立即停笔,有秩序地退出考场。”终于,最后一堂高考考试结束了,表哥笑容满面地和同学们走出考场,阳光轻轻落在他们上扬的弧度上。

谁说高考之外什么也没有,那些关于友谊、关于师恩、关于父母的爱,是真真实实存在于高考之外的,让人终生都得以享用。

阳光正好,天空正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