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楠的散文诗(12章)

亚楠的散文诗(12章)

作者简介:

亚楠,本名王亚楠,祖籍浙江,1961年12月生于新疆伊犁兵团第四师六十六团。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新疆散文诗学会主席,伊犁州作家协会主席。已出版《远行》《落花无眠》《迷失的归途》《南方北方》《行走的风景》《在天边》《记忆追寻我》等诗歌、散文诗集9部。每年均有诗歌、散文诗作品入选各种选本,并获全国多项诗歌、散文诗奖。

断桥的雪

这白是白素贞的白,于九天降临。人间爱恨情仇,皆源于心,没有谁可以超然物外。凡心都来自土地这生命之根所维系的光谱。滚滚红尘是它静夜的功课,融于其中,修炼,超度众生,也超度自己。

所以,这雪飘然若仙,轻如风,静若一池春水。显然它隐于其中,也在西湖巨大的帷幕里释放,就像一次朝觐,信仰的灯盏明亮如炬。或者,沉湎于山水间,以静养静,以疼痛抗拒遗忘。

而断桥沐浴在时光深处。它承载的苦涩来自人间,来自欲望和阴影。也即是一种修行,如天空把水凝固为雪。

在杭州

头枕一缕月光,这如梦如幻的思张开了它的巨网。但三秋桂子的微响持续,是呼吸,也是曼妙的风铃铮铮之声——它隐于山谷之上,万木丛中,若寥落星辰开启的天眼。都是为了明亮,为了舒展的羽翼,和思之幽谷。但我喜欢白沙堤莺飞燕舞,喜欢断桥旁.爱的极致把灵魂推向高处。即便是一条修行千年得道的白蛇,也足以让一段佳话变得不朽。因此,花香只是过程,而永恒湮没其中。

钱塘江印象

潮起潮落间,一种思绪被打开。仿佛天外之音所拥有的明亮,神秘持续了许久。也会出现在梦里,竹子开花了,荷叶无穷碧,若水的轰鸣把季节带进遗忘。显然,这并非一个简单过程,它所开启的也是神圣,都在缓慢的漂移中完成。

可是我依然喜欢钱塘潮,喜欢这巨大的引力能够翻江倒海。淘尽人间阴影,只留下一颗纯净的心与大地相拥。啊,钱塘潮以它的壮观汇聚万物,两岸生灵和不老的青山。

因此,岁月可以湮没记忆,但钱塘江怒涛滚滚,吞吐千年旧事,也把江南梦留给他们的后世子孙。

九溪十八涧

这隐秘的幽谷,溪水潺潺,鸟声在晨露里闪着白光。瀑布斜掠着进入谷底,但它也开启了想象,以及人生的奥秘。光在水中沸腾,鸟鸣是一种虔诚的颂歌。等待她的到来,和久违的爱穿过雨季。这代表了我的情,幽谷,九曲回环的秘密在于,风是蓝色在遗忘中打开自己。但此刻,花开的声音我都熟悉山茶花掩映在暮色里,岩石上尽是落叶带给我的幻影。

没有更多的想象可以种植,可以在今夜把他的灵魂埋葬。只是,灯影摇曳处,溪水的歌唱也是我的歌口昌——这便意味着,在江南明媚的春光里,曲径通幽,还乡的人都在寂静中回到自身。

富春江

我感受到的春天,是燕子呢喃,桃花映红了田野。春水荡漾,寻梦的人以心换心,以爱拨动古老的琴弦。而泥土的气息在风中摇曳,若一种情丝弥漫,山水皆是他的婚床。

但富春江一直向前,波光粼粼,似梦中人的笑靥——它所承载的,两岸稻菽飘香,以及江南厚重的文脉。缘于此,山清水秀,人杰地灵之胜境都是养育他们的故土。

但我依旧无法想象,这根系缘何繁茂?或许也是因为,精神普照之地,那些辛勤劳作的人迎来了好年景。他们向着大海,也让自己在更加开阔的视域里薪火相传,繁衍子孙。

千岛湖

这群山中的湖泊,隐于绿色烟波里。清澈的鸟鸣涌起,若浪花飞溅,在山谷里发出光亮。但那时,风回到它的屋宇,岩石透着仙气,也用自己的耳朵集结音符这便意味着,水波浩渺,翠绿色的梦若即若离。而岁月深处,耸起的岛屿是无数灯塔在夜幕中唤醒黎明。游弋在湖光山色里,让缓慢成为一种温暖。并且,以圣贤之心静养,从而完成它的使命。或者,当新安江把清澈的水带入记忆,春光在水波里荡漾,便有万种风情溢满它巨大的画屏。是的,它恍然若梦,亦可触摸到飞翔的翅膀。

六和塔

他眺望的眼宁静、安详,也有岁月的凝重和沧桑。但穿过幽暗,这宁静若火焰照亮了尘世。芸芸众生皆以虔诚之心,在月轮山古老的暮色里,在高塔之下完成他们的信仰。

而三秋桂子犹在,月色皎洁,仿佛一座灯塔在高处引领众生。啊!它所启迪心智的力量涵养万物,皆为仁者之心。他们祈求风调雨顺,江水不再泛滥,辛勤劳作的人都面带喜悦,拥有丰盈的收成。

所以在寂静里,我只是看见了六和塔,古朴、凝重而庄严。显然,它汇聚的光亮是沉思,也是雷霆。

吴山红叶

这红是一片红霞的红,是红晕在美女脸上堆积的灿烂,是晚霞,是胭脂的芬芳但她明媚,若晨曦擦亮我的眼睛。所以,我听山茶花绽放的妙响于夜色里婉转,回荡,仿佛杜鹃泣血,在幽静处打开她的翅膀。

毕竟,漫山红叶所呈现的,一片鲜红,在空中装饰云朵——红霞,也是我的梦,不断转换如红帆船驶向大海。波光粼粼,夕阳打开了它的心扉。因此,吴山并没有醒来,只不过是,在艳阳下,所有的色彩都被她收容。也说明了,大地总是那么富有爱心

江南雪

忽然到来的雪,似乎也有它的秘密。北高峰依旧雄峙在那里,仿佛一座巨大的灯塔把西湖照亮。而这时,残荷破败的场景依稀可辨,我知道,曾经的繁花过去了,在时间长河里,没有人能够躲避死亡。所以,这场雪来得缓慢,抒情。你看吧,寒风吹雪,潮湿的空气中,唯红梅数点,在寂静的黄昏拥有辽阔——这是生命演绎的梦幻,若内心的闪电,明亮而惊怵,它携带悲悯的力量。

但它并不改变什么。因为,江南雪以微弱的潜能抗拒喧嚣,也以此完成自己的生长当我遭遇这样的雪,就会感到,杭州宽厚的根脉宛若参天大树,它所拥有的养料来自历史,来自文化,来自时间深处。而神话传说中,那些丰沛的雨水,都是它的疆域和眠床。

花港观鱼

这动与静的交汇地,这美的港湾,这红色锦鲤一群群,一片片,仿佛秋天的枫叶带着闪电的休止符。但春天,桃红柳绿,人们泛舟西湖,或者,在苏堤漫步,尽享人间美景——这时候,鱼儿自由呼吸,动静咸宜,也在游人的喧嚣声中,捕捉到生命的光亮。

是的。在花港柔润的水波里,它们拥有快乐时光。那一天,黄昏的湖面上,一片宁静而我,流连于西湖的这一隅,看那些鱼,歌舞升平,恰是一派繁华盛世景象。

天目山下

它汇聚的灵气在云中闪亮,若天眼开启,洞彻的力量穿越古今。我在它的庇护下,在一种光的庇护下,把内心阴霾的词濯洗。是的,我需要阳光,需要温暖照亮。

但我进入,如一只云豹在他的领地逡巡。黄昏了,众鸟归林,豪猪被红霞所簇拥。而此刻,天目被打开,他照亮的万物葳蕤,呈现出澎湃之势。我沐浴在霞光里,任时光在树冠上轻轻摇曳啊!这凝固的音符闪烁,在静默处,完成一次灵魂的洗礼。

显然,这静默中有神性的力量在向我召唤凝重而明亮,它驰骋的空间足够辽阔。

桂枝香

我想,这三秋桂子,这摇曳的花香都是一种心情。在秋风里,金色主宰了山谷,她们用幽梦淘洗,用一支长篙把最初的乡愁融入夜色。显然,在隐秘的枝头,万千思绪皆是跳跃的音符。也汇聚了,鸟鸣和沧桑岁月掩映在夜幕中,就像你湮没在我的梦里。而远处,晨钟暮鼓的山寺,香火缭绕,诵经声不绝如缕。

由此我想到了金桂飘香的夜晚,你席地而坐,就像得道的高僧,用沉思唤醒万物的悲悯。啊!月色溶溶夜,花香弄清影——这春的寂寥,这妩媚都在瞬间坠落。所以我从梦中醒来,如一只棕熊把天空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