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草根一样爱着八月的草原

像草根一样爱着八月的草原

走着走着,我们就走进了八月的草原。

满眼皆是金黄秋草和小雏菊淡白的香气,如果秋风在白桦林深处醒来,如果马群迈着碎步向山巅走,我就跟在你的身后,像一朵格桑花,慢慢地开,深深地爱,像草根爱大地,像明月爱湖水。

我甘愿迷路在草原深处,遇到大大小小的海子就停下来,放下满身疼痛和虚妄,看它们倒映野鸭扑棱棱飞过水面的身影,也看它们倒映满山坡静静吃草的羊群。

此刻,天空蓝的致命,白云都向天空的尽头飘,遍野的小雏菊与蝴蝶,在互赏羽翼上的斑斓与锦绣,我们一路被歌声和马头琴载着,穿过一片又一片被歌声浸过的草地,在一抬头的瞬间,我确信所有的光和温暖都来自真实,只有我的飞翔属于虚构。

我本是一个怀揣忧伤的人,平日里,不是抬头看天,就是低头行走。当我面对十万亩秋草,当悦耳的阳光敲响遍野蓝铃花,我简单的请求得到了众神的首肯,我被允许成为一个简单的人,被允许放纵幸福,接受深刻的愉悦和感动,被允许把蓝天当作湖水、毡房当作云朵、格桑花可以选择先开一半、允许我的眼睛装满奔驰的骏马和高飞的鸿雁。

我打算在蓝天下多站一会儿,成为一个真正富有的人,拥有苍茫大地和逶迤群山。为此,我愿意比露水更早起身,站在漫天霞光里,我轻声召唤一声“光”,所有的花朵都在朝霞中安静地扬起脸,我轻声呼唤一声“风”,所有的露水都站在了草尖;我还愿意成为一个晚归之人,等所有的群山都从阴影中走出金色的峰巅应答我的召唤,并走上前来,手持金碗与我欢欣对饮,为我们同时拥有的八千里草木和日月,也为我们怀抱的世间大美。

入夜之后,夜风带来深深的凉意,也带来深深的宁静,我将携带一身酒气与花粉,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一只酒歌里,手捧我的星光与酒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