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卡盐湖

茶卡盐湖

你位于东经99。02’-99002’,北纬36。18’一36045’。

在你的身边,远山和白云一直都在,在七月之末,一张纸还等在落笔之前。

无疑,你是耀眼的,却又不像一场雪那样简单。

青草和百花,你统统放走了它们,也放走了白雪和山川,只剩干净的阳光晃动,小小的盐粒的结晶面也在晃动。

你把自己雪白的一面铺开,把内心的滋味收拢,像一场雪挨着另一场雪,又像一面神的镜子,与时光和天空对坐,明澈而又宁静。

其实,我不能为了诗意,用一场雪的浅淡去解你,你更像时光闪亮的伤痕,因为把言说结晶为晶体;更像你无法言说的爱、庄子、梦,或者蝴蝶。

想必,在这样的荒凉之地,羊群追逐青草,苍鹰盘旋于天空,但所有的爱仍带着遵循。它们拥有黄金一样的言辞却忘记了赞美,带着岁月的芬芳却忽略了自身,直接用心对应朝暮更迭的日子。仿佛它们本来就是一粒盐、一粒尘土、一块玛尼石,或者一株红景天,因爱而美,因自然而满怀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