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罗马布尔

扫罗马布尔

天空一直很蓝,你盛开如青石上的菩提。

从柴达木到祁连山,戈壁和石头结伴而行。雨水迟迟不落,江水在很高远的地方流淌,我的眼睛一路勾勒它们的轮廓。

这是不一样的尘世。

当平原遇到高原,当麻黄草遇见梭梭,当疾病遇见药,我会遇见似曾相识的你,“扫罗玛布尔”。

我见证了你的药效和美。

在许多时候,我是阳光、空气、花朵和水;有时,我是端坐杏林的疗毒者。

今天,我承认自己有一场盛大的忧伤,找到了无边苍凉的归宿,我看清了自己的脆弱,在一首诗里、一段念想里、在几千里的寂静里几经颠簸,前方是八千里路,后面是万水干山。

时光落在高原戈壁上,就像时间落在时间里。

在这里,只因距离天空太近,空气是薄的,花香也是。

我走在一条天路上,我的呼吸遭遇了干燥和缺氧。

第一次,我面对高处之美,不再像一条河流一样轻盈。我只有借助你涵养一生的芳香,唤回我从容的呼吸,被你的明亮再次轻松沐浴。

“扫罗玛布尔”,相对于红景天,我更喜欢你这个原生的名字,你让我看到野花荡漾,一枚太阳震撼的天空下,羊群洒在草原上。

我将从此铭记:最好的疗效,需要饮尽万般苦楚,最好的爱都在孤独的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