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笔记(选章)

敦煌笔记(选章)

王春雁(四川省华蓥市双河二中)

月牙泉

一弯月色,如水。静卧鸣沙山下。

亿万个日日夜夜退去。清泉,如襁褓之婴。还是那个姿势,安详而明澈。

日夜放歌的沙山,并不拒绝吞吐与吸纳。总是把落日熔金藏在背后,把大漠边声踩在脚下。

奇怪的是,本应在沙中无处藏身的一泓清泉,竟能与磅礴的沙山相安无事,依偎千年。

水中游鱼和沙丘骆驼通灵,近岸水草与浩荡流沙致意。

这种两极看似遥远的停靠与交融,犹如茫茫雪原的那一抹红。让人惊心动魄。

沙与水、干与湿的大开大合的美,越过雄关漫道,烽烟一样升起在古燧,在亭障,在汉长城。

四面八方的眼睛,云集而至。在鸣沙山下渗透出沙漠第一泉。

如果是浑浊的激流和浩大的湖泊,造访这里,我们宁愿相信它们的诚意。

就是难以置信,这一汪纤细而静谧的泉水。甚至怕用错一切有关圣水的词汇。

“四面风沙飞野马,一潭之影幻游龙。”纠结的疑问,耷拉成胡杨躬耕的枝桠。

为何,曾经埋藏汉唐雄风边塞号角的大漠黄沙,从未填满这一汪晶莹的泪眼?为何,漠北穷秋萧萧边风能将万里关山的黄土墙垣蚕食?

我决定沿着每一粒沙每一滴水,去追溯它的前世今生。

疏勒河水告诉我,祁连山雪告诉我,它张开饥渴的嘴是怎样从芨芨草和驼背上穿透沙山的历程。征夫告诉我,楼兰姑娘告诉我,那是闺妇的幽怨,那是故国不堪的遗恨。

远古或黎明,混沌或明晰。月牙泉,始终抱一湾清清之水,包容一切风沙及其有关的概念,洗濯人世不眠的伤痕。

月牙泉,嫦娥清秀的容颜,沙漠一往情深的眼。

鸣沙山

楼兰歌歇,胡马杳踪。

丝路的驼铃远去了,关城开合的雄姿远去了,阳关三叠的吟唱远去了。

西风漫卷,际天黄沙淹没多少千古英雄豪杰。

掘开胡杨的根须,拂去居延汉简千年的尘垢,多想唤醒沉睡万年的荒漠故事。

沿着茫茫戈壁峥嵘的绿洲或党河清秀的走向,我们听见一种大美的音乐汇聚在大漠沧桑的山上。

说是山,更是立体的沙漠。它用散乱飞扬的脚步和凝聚皈依的虔诚,告诉我们苹果落地的理由,形散神聚的原理。

重要的是,扁平的沙子有了高度,堆积的沙砾有了坚韧的轮廓。

流线绵延的沙山,错落有致排成风起云涌的五线谱。

柔美与阳刚在这里交融。长河落日与旷世落寞在这里对话。

有风无风,五线谱总是跳动,如自然的嬗变和颤抖的琴弦。从每一粒沙中弹射出最深邃最久远最撕心裂肺的边塞之音。或羌笛哀婉,胡笳凄切。或大漠悲歌,万马奔腾。

可以说,这是一曲波澜壮阔的交响乐。祁连山做背景,河西走廊做舞台,峰回路转的驼队连成主角。

我们这些过往的尘埃,不过是忠实的听众。

多么盛大而辉煌的节奏——敦煌鸣沙山!真想借你一粒沙子或一根曲线,奏响我们一世的红尘。

甚至愿意,睡卧鸣沙山下。只是,不知谁能与我共枕月光长醉三千年。

玉门关

大雁指津的传说,越过迷途的商贾车队,弥漫成小方盘城遍野的荒草。

当一块墨绿的玉石滑过大雁,镶嵌在城楼之巅,玉门关从此扬名。

不言玉门关与大雁的关系,只谈大漠的风沙。

从远古迷茫的阵容走来,边塞和烽燧已被岁月鞭打成一堆堆废墟,残留一腔瘦骨嶙峋的骨架,瘫痪在万里黄沙间。

任劲驰的天籁与远古的悲怆疯狂扫荡。

那些宏阔悲壮的历史场景和沙隙遗漏的细节真相,比如班超浩荡的随从,骠骑将军猎猎飘扬的旌旗,垛堞上壮士舞动的衣袂,月光下戍卒双手展开的信笺,闺门女子掩面的幽怨早已被漫天裹挟的黄沙湮灭。戈壁一蹶不振,在时光隧洞中沦陷与悲鸣。

更多的时候,粗粝的眼神只能想象远古战场马革裹尸的血腥惨烈,以及丝绸之路使者僧侣熙熙攘攘虔心奔波的模样。

是的,时间能抹平一切,包括最初辉煌与苦难。但滚滚红尘总是遮蔽不了一个民族裸露在大漠边关千年沧桑的情结。它们就像沙棘和红柳一样,从幽深的沙层或尘封的壁障崭露头角,戳痛那段清晰而脆弱的神经。

叱咤风云的一代边关已经远去。

作为玉门关的名字,却总像黎明的日出每天升起在断壁残垣。鲜亮地活在“秋风吹不尽,总是玉门情”“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的唐诗宋词里,活在前仆后继拓荒者仰望的目光中,像丝路长河一样化为华夏的一脉。

暮然回首,那年拂过贵妃华容的春风,早已度过玉门关。吹绿了罗布泊一望无际的波澜,吹开了一条直抵中亚细亚的切肤通道,春风继续远翔,砂砾积淀下来,撑起关隘的高度。

铮铮铁骨或杨柳柔情是最好的诠释。

远山夕阳下。玉门关,是撑起汉唐的丰碑,更是千年风沙的缩影。

遥望玉门,俨然一截从戈壁深处伸出的桅杆。一边打捞边关落日,一边把大漠孤烟垂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