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去秋来总关情

【葡萄】
 
她洗着葡萄,用手 掬着十月的日子。
清晨,一颗更大的葡萄,在窗外泛着淡紫色的光 。
她继续洗,顺着水声。
 
很多年了,每次洗葡萄,她都会咧咧嘴,仿佛洗痛了自己。
她也会想起第一次吃葡萄,是蹒跚学语。那时,葡萄的周围,很多亲人都在。
因为葡萄,她仓皇而逃,一直逃了这么多年,直到他们不在了。
 
有时候,她再次吸葡萄,还是那么酸。那些亲人,就顺着汁水落下。
她接着,一个一个的亲人,在她的手心里,慢慢地坐下了···
 
【梦】
 
这些天,她嗜睡,也一直做梦。
她觉得,那不是她自己,而是另一个替她翻动幕帘的陌生人。
 
梦里。童年。人群。大雪。一个人,两眼空茫。
往事。亲人。送葬的唢呐。她没有泪。
靠南墙的老树上晃动着一蓬稀疏的巢。家,她一个人的家了。
 
穿着破旧的棉鞋,脚冻得溃烂。推着售货的流动车,一路清冷。
她不知道,春天的路有多长。
 
醒来,她对身边的他说,一个人一生中,总得有那么些时日,要艰难的一日一日捱过去。
他拥她入怀,紧紧地,什么也不说。
 
【善忘】 
 
善忘是个好习惯 。
不记得谁的好,也不记得谁的不应该,即便是苦难。
她说,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一切都会过去的。
 
那些让你疼,让你烦心的人,就如口腔里的蛀牙 ,修补不如彻底拔出。
慢慢的,就会丧失关于他的记忆。
学会善忘,一切可有可无的人,一些徒劳无动的事。
 
直到内心空出一个位置。原谅一些事物的真相,直到回到生命最初的辽阔。
辽阔,那是身外的山河,也是她的内心。
她需要放牧自己。自由。感恩。洒脱。不羁··· 
 
【缓慢】
 
缓慢。当她写下这个词的时候,突然产生一种感觉,叫衰老。
放眼一望无涯的草原,环抱着天空。蒹葭苍苍,柔软的书写天堂里的温情 
她还是闻到了一种气息,枯萎、衰败。并缓缓流入时间的缝隙。
 
她忽然很怀念一些细小的温暖,比如牛羊啃着青草,比如春天苏醒的土地。
想起小时候的秋千,和挂秋千时绳子上的结。
她越来越像母亲了 。爱,更爱生活,爱亲人,爱朋友,爱少数的陌生人。
 
她学着不用第一人称写字,不再自恋和自我 。
她经历着,怀念着,也眺望着。
草木茂盛时,她准备将自己的后半生,缓慢地种下,静待生根、发芽···
 
 
【后记】
 
 
身兼数职。用在我的身上,未免太矫情和不自量。可是我每天真的在彻头彻尾的行走。
一日,雨说,请出时间,静静地看看天上的流云和月亮,我要你想想人生更深层的意义。
 
我歉意的笑。为无奈的冷落和疏离。
寂寞的鱼,偶尔跳出水面,只为看看蓝天,无关白云。
就如同我的一些句子,现在游离出灵魂,水草般蔓延,只为诠释肉体带着灵魂行走的诸多责任。
 
如果可以,我会用我的真,捂住这晚秋;
如果可以,我会用一生的热爱把持住季节交替时的小小灭亡和萌生。
如果什么都不可以,我亲爱的人,请拉住我的手。
除了这些句子,我一无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