蚯蚓10题

1.

就形相与功能最经济的结合而言,没有别的生物能够比得上蚯蚓。

一提到孔雀:我们便想到炫耀的羽。豹:便想到攻击性。鲸:出没大海的庞然大物。戴维像:人的身体某个部份……。

这些事物的表象引起的注意,往往超过它们的存在。

蚯蚓并不一样。没有眼、耳、鼻、舌,皮、、四肢……甚至连性别、死、活这些形相……几乎统统没有。

 

 

蚯蚓是一个纯然的整体。一个介于问号与感叹号之间的存在。

2.

就在我们脚下附近,像被扔到角落的鞋带,断了气的橡皮圈,被遗忘的脐带,枯萎的植物根须……静止的蚯蚓没有多少生命迹象。

感,内向,卑怯,带点神秘感,患贫血的二亿年后退化的龙……。以海浪的运动与反运动定律爬行,小小的蚯蚓常常被误会身心有残障,很少得到注意。

可是,只要轻轻用手指碰触一下,(如果你有足够的爱心)你马上感觉到蚯蚓的灵魂在蠕动:一截埋在土里还继续循环的血管。

3.

不要小看样子腼賟的蚯蚓,在你还没看清楚这动作缓慢的生物之前,蚯蚓已躜入泥土里,像一截只要轻轻一吸,便嘎一下躜到你鼻孔里去的意大利面。不仅如此,就算被弄断了,瞧!耍魔术似的,一剎那蚯蚓便复制出另一截新鲜的,小精灵般跳跃的生命。(其情形就像你在一面镜前不小心摔倒,镜中的另一个你顿时活生生的跌了出来。) 就这样,眼花撩乱的禽鸟往往衔走不致命的那一截。蚯蚓这种分身术,帝王、统治者也依样葫芦。每逢外出,都弄了几个替身,分别坐在不同的车里,刺客也像禽鸟,往往误中副车。统治得以延续。

4.

说到把皮、肉、、足、爪作最经济的多功能结合,蚯蚓就是最好的例子。它们是祗需要一种合成纤维,一次便制造好的器官。也像一个没有四肢,祗有身躯,却能够以光滑的紧身泳衣在泥土里潜泳的运动员。

5.

没有眼睛,蚯蚓用背脊感光,而且对光过敏。它们像弯着腰,把头塞到照相机后面黑布袋里的摄影师,大部分时间在地层下窄小的洞穴——黑房里干活。只有在月亮休息幽黯的夜晚,它们才悄悄爬上来寻找对象。

蚯蚓好像地下情,不宜曝光。

6.

没有耳朵,爱静的蚯蚓对声音和震动像鼓一样的敏感 。吱喳蹦跳的几只麻雀无异是公寓楼上有人开舞会或者街上有人集会。有别于蜜蜂、蚂蚁这些有严密的社会组织的群体动物,蚯蚓虽然聚居,却尽量躲开禽鸟、掌声、麦克风、镁光灯、光荣以及伟大之类……高分贝的事物。它们宁愿在自己窄小的独立屋里过着不尚往来,隐居似的生活。寂寞的时候,蚯蚓也偶尔在雨后的沙泥上题诗——断断续续的一两行,晦涩朦胧。(如果你够谦卑,有耐心趴在地上,你也许会读出某些奥义,也许根本就没有什么意义。)

7.

不要误会蚯蚓是遁世者。它们与泥土的关系其实比谁都深。蚯蚓是默默耕耘的农民,不停地翻土深耕。蚯蚓也是不见天日的矿工,在地层下挖渠钻洞,疏导地下水。没有鼻子,用孔呼吸的蚯蚓嗅不到恶臭与沼气,它们是环保工人,为大地清除废物。蚯蚓更把自已很小很小煤丸形的排泄物,以园艺的方式堆在洞口,极具几何美。没有别的动物能对自已的排泄物比蚯蚓处理得更好。

8.

没有舌头,蚯蚓本身就是一条食道,而且什么都吃:无论是草叶、枯枝、沙子、泥土或者是动物的残骸 (包括将来我们的体,如果你随便选择了土葬的话)……。比人类在地球上出现还要早,蚯蚓就一直一声不响地消化着这世界。老实的蚯蚓把所吃的食物,几乎全数排泄成肥料,营养了土壤,滋长了植物……蚯蚓是大地的良心。

其实,蚯蚓都是个体户,在自已窄小的家里搞生产:主要是吃——消化——排泄——外加繁殖。轻轻松松,却成绩斐然,是名符其实的无为而为。

9.

跟反对同性恋的人开玩笑,蚯蚓是雌雄同体的双性恋者。虽然生性羞涩,一旦相爱了就义无反顾。它们互相用身上的黏液 (而不是用指环或钞票) 与爱侣结合,简直是一对对 X 与 Y的染色体。它们互相排精,受孕,分别产下幼虫,养育下一代。比起只让女人承受妊娩之苦——自私的男人,蚯蚓更显得有情有义。

10.

蚯蚓是过去,也是未来。是具象,也是象。是生命,但更像个梦。挖开泥土,在你眼底,蚯蚓是个哑谜,谜底在更深的地层下。

蚯蚓的悲剧:小孩、钓鱼的人、禽鸟、农药与翻土机的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