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颗小星下

我向偶然道歉,我竟称它为必然。

我向必然道歉,如果我还是弄错。

幸福,我把你当成我应得的,你不要生气。

愿死者忍耐我消退的记忆。

我向时间道歉,时时刻刻都有被我忽视的世界。

我向旧日恋情道歉,我以为最后的才最重要。

原谅我,远处的战争,我带了鲜花回家。

原谅我,敞开的伤口,我刺伤自己手指。

为了我的小步舞曲唱片,我向深渊中呼喊的人们道歉。

 

我向等在火车站的人道歉,早上五点我在睡觉。

宽恕我,被迫害的希望,我不时发出笑声。

宽恕我,沙漠,我没有奔向你,带来一勺水。

还有你,猎鹰,经年不变,在同一个笼里,

你的目光盯着空中同一个点,

原谅我,你不过是只填塞的鹰。

我向倒下的树道歉,做了桌子的四条腿。

我向伟大的问题道歉,只有小小的答案。

真理,不必在乎我。

尊严,宽宏大量些。

存在的秘密啊,请容忍我偶尔拉扯你的丝线。

灵魂,别生气,我并非时刻拥有你。

我向每件事道歉,我无法同时去到所有地方。

我向每个人道歉,我无法成为每个女人男人。

我知道,我活着就无法为自己辩护,

我自己挡住自己的路。

言语,请别敌视我,我借用沉重的词,

辛苦劳作,使它们看上去很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