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随想(三首)——关于清明节思念亲人的现代诗歌

清明节   文 / 韩国良

    每年的今日
都有一茬思念
随着布谷鸟响亮的叫
水汪汪地生长在后人的心间

由放飞的风筝
不管路途多么遥远
都会被一根长长地细线
牵回故乡的祭坛

跪拜一丘黄土跟前
将寄托很久的哀思点燃
再呼叫天堂的专线
让喜忧演绎成泪水浸润的叨念

阴陽相隔的祖先
仍旧释放着温暖
伸出干枯的双手
把晚辈的心紧攥


清明节的纸钱   文 / 从零诗社之紫扁豆

    一张张草纸
    载满岁月的痕迹
    随烟火消散
    一个个铳痕
    一串串脚印
    一道道坎
    缩写的人生
    一页是一天
   
    这个日子梳理着记忆
    一把火燃尽了
    一生也读完了
    那一堆的财富
    留下的是灰
    远去的是烟
   
    清明寄去的纸钱
    相思之火
    燃烧着春天
    告慰灵魂吗
    何处是灵魂的归所
    一抔抔黄土
    堆积起了思念

清明节的黄昏   文 / 青_尧

    谈笑的人类渐渐离去
    把鲜花留在了不该留的地方
    被活人吓跑的乌鸦开始回家
    灵魂的青苔
    是从坟墓里溜出的呐喊
    用生命的最后一层力量
    传达着黑夜的笑声
    体上从未开出的玫瑰
    是一朵被拒绝的传说
    夜里通向罗马的隧道
    是蚂蚁用脚趾抠出来的
    一声声冷笑是一具具棺椁
    在嘲笑太陽的低贱
    天空早已脱离了文明
    是谁仍在颤抖中舞蹈
    充满诅咒的黄昏
    永远熄不灭被撕扯的疼痛
   
    如果天空是一座巨大的陵墓
    那我们又将沦为什么
    被腐蚀的光辉
    碎裂成永恒的沉默
    为那已经燃尽的梦想
    在墓碑上雕刻昨夜的耻辱
    当诗句像枯叶一般被风扫落
    泪水将是唯一可以残存的灰烬
    用尽一切夸张的笑来掩饰空洞
    用莫名的骄傲反推出的凯旋
    是被绝望压碎的梦想
    必将在琵琶的断弦上归于沉寂
    年轻的爱情在泪水的滋润下
    苍白如陀螺一般旋转
    夜的眉头是一块贫瘠的土地
    三月的夜光是一阵残破的骚乱
    时间与空间在这里都只是替身
    那在月光下狂奔的骸骨来自未来
   
    清明节的黄昏
    我躲在自己的帐篷里
    用血染的刀子为荒冢添坟
    ——2010/05/23郑州

清明节祭奠母亲   文 / 雨晴1124

一条白
扫去了墓碑上的尘土
一束绢花
系上了对母亲的哀思
点燃一炷香
向妈妈述说着别离的心语

四月的北方
未融尽的冰雪残留在墓地
春风仍然夹着凄冷
夺眶而出的泪
感受一种咸的滋味

伫立在墓碑前
妈妈的微笑、柔和的眼神
一股热浪敲击着我的心扉
你那叮咛的话语
幻化成一组风铃
悦耳、湿魂
一直陪伴着儿女们成长

岁月刻上了风景
爬山的台阶并不整齐
一路上都攀援着你的手臂
再苦的日子
你都是用微笑去面对

今天的风很大
我知道
那是你对儿女们的嘱咐
好好照顾自己
你仍然还是儿女们遮风挡雨的伞
一直没有离开我们

 

清明节反思

一年一度的清明
看看父亲母亲
平时只是思念啊
梦里总想起亲人

活着的时候尽到孝心
父母走后也忘不了他们
这一份深情啊
早已在心里扎根

不是摆摆样子啊
那是儿女的真心
不像有那么一些人啊
父母活着的时候就亏心

没有这个必要啊
父母活着时不尽孝心
等父母故去再表现
地下的父母知道你们的心

人生需要深刻的反省
怎样对待自己的父母亲
其实自己所做的一切
最重要的是怎样教育后人

清明节决不能摆样子
要表达儿女的真心
人生该忏悔的事情很多
最可怕的是对不起故去的亲人



清明节随想

走进清明节
怀着感恩的心
感恩地下的亲人
感恩父母亲

每逢清明祭故人
父母坟前表寸心
人生不容易
感受越来越真

人生走过大半段
离父母越来越近
一生做好人
比什么都要紧

人故去名声珍
心向善追求真
什么是根本
当然是做人

生活里平常心
人活一世别亏心
对得起朋友
对得起亲人

功名利禄身外物
何必太当真
塌塌实实做人
地下的亲人也放心



醉在清明节

人生没有几回醉
醉在父母的坟前
只有在亲人前面
才有这真实的醉!

平时喝酒不会醉
没有喝醉的道理
在父母袒露自己
那真诚来自心内

人生多少艰难事
人生多少苦和累
向谁说都是多余
惟有父母听你说

说完之后需振作
醉酒之后再站起
一切需要自己去努力
把地下的父母来告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