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诗歌 > 汉赋选读 >

胡笳十八拍 原文及译文——蔡文姬

【回目录】

【第一拍】

我生之初尚无为,我生之后汉祚衰。

天不仁兮降乱离,地不仁兮使我逢此时。

干戈日寻兮道路危,民卒流亡兮共哀悲。

烟尘蔽野兮 虏盛,志意乖兮节义亏。

对殊俗兮非我宜,遭恶辱兮当告谁。

笳一会兮琴一拍,心溃死兮无人知。

【译文】

我刚出生的时候,天下还太平无事,

我长大以后汉朝的国运急剧衰败。

苍天不施仁德啊!降下战乱流离。

大地不见仁心啊!让我生不逢时。

连绵不断的战乱啊!世道分外艰难;

黎民百姓流离失所啊!汉人无不悲叹。

烽烟遮蔽四野啊! 兵大肆掳掠;

违背本意苟活着,失去节义心有愧。

俗差别大,汉家女儿难适宜;

遭受种种耻辱啊!让我向谁哭诉?

笳吹一节啊,瑶琴弹一拍;

满腔悲愤和怨恨,举目无亲没人知。

【第二拍】

戎羯逼我兮为室家,将我行兮向天涯。

云山万重兮归路遐,疾风千里兮扬尘沙。

人多暴猛兮如虫蛇,控弦被甲兮为骄奢。

两拍张悬兮弦欲绝,志摧心折兮自悲嗟。

【译文】

人强逼我做家妾;挟持我西行向天涯。

高山重重入云烟,归程渺渺难回返;疾风吹千里,处处扬尘沙。

兵人多又残暴,野蛮凶悍如毒蛇;携带弓箭又披甲,一路骄横挥皮鞭。

琴弦上紧唱二拍啊!心弦悲痛伤欲绝;

心志早被催残尽,唯有独自枉悲嗟。

【第三拍】

越汉国兮入 城,亡家失身 兮不如无生。

毡裘为裳兮骨肉震惊,羯膻为味兮枉遏我情。

鞞鼓喧兮从夜达明,风浩浩兮暗塞昏营。

伤今感昔兮三拍成,衔悲畜恨兮何时平!

【译文】

越过汉朝国界,进入匈城中;

既亡家园又失身 啊!苟活莫如辞人生。

毛毡皮衣穿在身,心惊肉跳骨也寒;

羊肉膻味臭烘烘,强逼下咽泪盈盈。

人敲鼓闹翻天,夜以继日烦死人!

半夜狂风卷黄沙,不知不觉堵塞门。

伤今感昔唱不尽,琴笳三拍又制成;

含冤饮恨留心中,心中悲愤何时平?

【第四拍】

无日无夜兮不思我乡土,禀气含生兮莫过我最苦。

天灾国乱兮人无主,唯我薄命兮没戎虏。

俗殊心异兮身难处,嗜欲不同兮谁可与语。

寻思涉历兮多难阻,四拍成兮益凄楚。

【译文】

日日夜夜都如此啊!哪会不思我乡土;

世上能喘气的人儿啊!有谁比我更苦悲?

天降灾难国家乱,汉家百姓无君主;

只能怨我红颜薄命啊!从此沦落在匈

俗不同两条心,怎能同吃又同住;

爱好各自不相同,心中苦闷谁可听?

回想我的经历啊!几多艰难和险阻;

笳四拍也制成啊!曲调悲哀更凄楚

【第五拍】

雁南征兮欲寄边心,雁北归兮为得汉音。

雁飞高兮邈难寻,空肠断兮思愔愔。

攒眉向月兮抚雅琴,五拍泠泠兮意弥深。

南飞的大雁啊!求你为我带封信;

北归的大雁啊!你可带回家乡音?

【译文】

大雁高飞远离去,直到不见雁踪影;

肝肠寸断又如何啊!只能默默苦思寻。

紧锁双眉望明月,轻抚慢弹雅琴曲;

五拍的曲调清幽幽啊! 愁怨的心情积更深。

【第六拍】

冰霜凛凛兮身苦寒,饥对肉酪兮不能餐。

夜闻陇水兮声呜咽,朝见长城兮路杳漫。

追思往日兮行李难,六拍悲来兮欲罢弹。

【译文】

寒冷刺骨的冰霜啊!比不上我的身世苦寒;

面对羊肉和奶酪,饥肠辘辘没胃口。

夜听远处的陇河水啊!如泣如诉汩汩苦;

早起看见万里长城啊!归路慢慢在何处?

回想往日西行的情景,艰难的旅程凉透心。

六拍唱完悲重来啊!推开瑶琴不复弹。

【第七拍】

日暮风悲兮边声四起,不知愁心兮说向谁是。

原野萧条兮烽戎万里,俗贱老弱兮少壮为美。

逐有水草兮安家葺垒,牛羊满地兮聚如蜂蚁。

草尽水竭兮羊马皆徙,七拍流恨兮恶居於此。

【译文】

黄昏时的北风啊!呼呼的从四面刮起;

不知心头的仇恨啊!向谁诉说谁肯听。

原野上一片萧条景象,烽火台和哨所布满万里;

俗太残忍,贱待老弱病残人;

年轻力壮食美味,看不下去心不忍。

哪儿水草丰又美,哪儿安家筑营垒。

漫山遍野是牛羊,活像蜂窝和蚂蚁。

青草吃完河干枯,赶上牛羊再迁走。

七拍唱完恨有余阿!恨死这瓢泊不定的日子。

【第八拍】

为天有眼兮何不见我独漂流,为神有灵兮何事处我天南海北头。我不负天兮天何配我殊匹,我不负神兮神何殛我越荒州。

制兹八拍兮拟排忧,何知曲成兮转悲愁。

【译文】

如果天神真有灵啊!为何让我天南海北孤又苦?!

我对天公哪有错啊?为何让我匹配不相称的丈夫?

我对天公有何罪啊?为何惩罚我沦落在荒凉边州?

制成 笳第八曲啊!只希望籍此排忧愁;

谁知道曲子制成后,心里反而愁上又添愁。

【第九拍】

天无涯兮地无边,我心愁兮亦复然。

人生倏忽兮如白驹之过隙,然不得欢乐兮当我之盛年。

怨兮欲问天,天苍苍兮上无缘。

举头仰望兮空云烟,九拍怀情兮谁为传。

【译文】

苍天无涯啊!大海无边;我心里的忧愁也苦海无边。

人生就是这么短暂,时光如墙缝里看骏马奔驰;

满怀忧愁啊!找不到一点欢乐;可叹我风华正当年。

怨恨至极问苍天,上天茫茫无路攀。

举头仰望天幕时,满眼滚滚是云烟;

九拍琴曲寄深情,可又能向谁流传?

【第十拍】

城头烽火不曾灭,疆场征战何时歇。

杀气朝朝冲塞门, 风夜夜吹边月。

故乡隔兮音尘绝,哭无声兮气将咽。

一生辛苦兮缘别离,十拍悲深兮泪成血。

【译文】

城头的烽火不见熄灭,疆场的征战何时停歇?

天天是杀气腾腾满城门,夜夜听呼呼北风吹边月。

故乡的信息被隔绝,苦无眼泪气将绝;

一生的辛酸都来自离别,

十拍唱出深深恨啊!颗颗泪珠如滴血。

【第十一拍】

我非贪生而恶死,不能捐身兮心有以。

生仍冀得兮归桑梓,死当埋骨兮长已矣。

日居月诸兮在戎垒, 我兮有二子。

鞠之育之兮不羞耻,愍之念之兮生长边鄙。

十有一拍兮因兹起,哀响兮彻心髓。

【译文】

我并非贪生而怕死,不能捐躯自有因;

心有打算和期盼,总有一天回家园;

骨掩埋在故乡,长辞人间才心安。

日月如梭,年复一年;身在匈受熬煎;

人丈夫 爱我,生下儿子好喜欢;

养育他们娘责任,丝毫不知羞与耻;

时常哀怜苦孩子,降生之地太荒远。

十一拍 笳添新曲,骨肉情也从此添!

绵 的曲调声声怨,句句如箭穿心尖。

【第十二拍】

东风应律兮暖气多,汉家天子兮布阳和。

踏舞兮共讴歌,两国 欢兮罢兵戈。

忽逢汉使兮称近诏,遣千金兮赎妾身。

喜得生还兮逢圣君,嗟别二子兮会无因。

十有二拍兮哀乐均,去住两情兮谁具陈。

【译文】

大地回春暖气多,汉家天子一讲和;

阳春三月气祥和,载歌载舞共讴歌;

两国 欢无征战,从此可以罢兵戈。

忽遇汉朝使者来,自称相府曹近臣;

带来诏书和千金,专程来赎我的身;

喜出望外得生还,又逢上朝见圣君。

可叹抛别我幼子啊!从此一别难重逢。

十二拍唱的是有喜有哀对半分,

去留两难无奈何啊!酸甜苦辣说不清。

【第十三拍】

不谓残生兮却得旋归,抚抱 儿兮泣下沾衣。

汉使迎我兮四牡騑騑, 儿号兮谁得知。

与我生死兮逢此时,愁为子兮日无光辉。

焉得羽翼兮将汝归,一步一远兮足难移。

魂消影绝兮恩爱遗,十有三拍兮弦急调悲,肝肠搅刺兮人莫我知。

【译文】

谁曾想到此残生,还能回到汉国中;

搂抱两个亲生儿阿!泪下如雨湿衣襟。

汉朝使者迎接我,四马官车好威风;

幼儿哭碎娘的心,谁知其味谁哀怜?

生死离别痛煞人啊!偏在此时骨肉分;

心中悲痛怎撒手啊!日月无光天地昏。

恨不能长出双翅来,携带他们一块行!

走一步呀远一步,脚步如有千钧沉。

孩儿影绝魂已断啊!抛下爱子何忍心。

十三拍得琴曲啊!弦急调悲裂人心;

肝肠如用刺棒搅,那个理解我的心。

【第十四拍】

身归国兮儿莫知随,心悬悬兮长如饥。

四时万物兮有盛衰,唯有愁苦兮不暂移。

山高地阔兮见汝无期,更深夜阑兮梦汝来斯。

梦中执手兮一喜一悲,觉得痛吾心兮无休歇时。

十有四拍兮涕泪 垂,河水东流兮心是思。

【译文】

我身回国儿难随,心若悬空常如饥。

天下四时和万物,盛衰兴亡都有期;

惟有人间愁苦事,为何不肯片时移。

山高地阔空怀念,重逢相见无佳期;

夜深人静恍惚中,梦见孩儿身边依。

梦中拉住我的手啊!一个喜来一个悲;

醒来痛煞我的心,何时才会有歇息。

十四拍的琴曲啊!一把鼻涕一把泪;

滔滔东流黄河水,都是我的思儿泪。

【第十五拍】

十五拍兮节调促,气填胸兮谁识曲。

处穹庐兮偶殊俗,愿归来兮天从欲。

再还汉国兮欢心,心有忆兮愁转深。

日月无私兮曾不照临,子母分离兮意难任。

同天隔越兮如商参,生死不相知兮何处寻。

【译文】

十五拍曲调声急促,气填胸腔谁体会?

住的是帐篷,嫁的是 人;

天随人愿得回归,再回汉国心欢喜;

心中有牵挂啊!乐极又转悲。

大公无私的太阳和月亮啊!

为何不可以对我公平与合理?

母子活活被拆散啊!我心怎能承受起。

同天之下永隔绝啊!如同参商二星难相会。

是生是死全不知,叫我何处去寻觅。

【第十六拍】

十六拍兮思茫茫,我与儿兮各一方。

日东月西兮徒相望,不得相随兮空断肠。

对萱草兮徒想忧忘,弹鸣琴兮情何伤。

今别子兮归故乡,旧怨平兮新怨长。

泣血仰头兮诉苍苍,生我兮独罹此殃。

【译文】

十六拍啊愁思茫茫,我和亲儿啊天各一方;

日日夜夜空相望啊!儿不能相随思断肠。

忘忧草啊忧难忘,弹起琴啊情更伤。

今日别子回故乡啊!旧愁新怨长又长。

泣不成声抬头望啊!血海深仇哭上苍;

你为何让我活活地,独自遭灾受熬煎。

【第十七拍】

十七拍兮心鼻酸,关山阻修兮行路难。

去时怀土兮枯枯叶干,沙场白骨兮刀痕箭瘢。

风霜凛凛兮春夏寒,人马饥虺兮骨肉单。

岂知重得兮入长安,欢息欲绝兮泪阑干。

【译文】

弹到十七拍啊心鼻酸,

关山重重阻隔啊行路难。

去时舍不得故土啊 心情杂乱,

来时割别了亲儿啊 忧思漫漫。

塞上野草一片片,枝枯叶干触目寒;

沙场骨一堆堆,刀痕箭斑更惨然。

钻心刺骨的风霜啊!春夏之 胜冬寒。

人困马乏疲惫不堪,浑身气力都已用完。

哪会想到重回故园啊!喜忧参半入长安。

连连叹息喘不上气,热泪横飞眼泪哭干。

【第十八拍】

笳本自出 中,绿琴翻出音律同。

十八拍兮曲虽终,响有馀兮思未穷。

是知丝竹微妙兮均造化之功。哀乐各随人心兮有变则通, 与汉兮异域殊风。

天与地隔兮子西母东,苦我怨气兮浩於长空。

合 离兮受之应不容。

【译文】

笳本出匈中,改换琴曲音调同。

十八拍琴曲已弹到尾声,余音袅袅啊忧思难尽。

因为懂得了音乐的奥妙共性啊!

那全都是上天和自然的创造之功;

悲哀和欢乐能各随人心,有了翻新改造就可以变通。

与汉朝啊,地域不同 俗悬殊;

好比天和地永远相隔啊,

儿子在西母亲在东。

可叹我五脏六肺的怨气啊!浓云密布在长空;

天地四方再广阔啊!也无法将我的哀愁包容。

【赏析】

笳十八拍》是感人肺腑的千古绝唱,它的作者就是蔡文姬。欣赏此诗,不要作为一般的书面文学来阅读,而应想到是蔡文姬这位不幸的女子在自弹自唱,琴声正随着她的心意在流淌。随着琴声、歌声,我们似见她正行走在一条由屈辱与痛苦铺成的长路上……

她在时代大动乱的背景前开始露面,第一拍即点“乱离”的背景: 虏强盛,烽火遍野,民卒流亡。汉末天下大乱,宦官、外戚、军阀相继把持朝政,农民起义、军阀混战、外族入侵,陆续不断。汉末诗歌中所写的“铠甲生机虱,万姓以死亡。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等等,都是当时动乱现象的真实写照。蔡文姬即是在兵荒马乱之中被 骑掠掳西去的。

被掳,是她痛苦生涯的开端,也是她痛苦生涯的根源,因而诗中专用第二拍写她被掳途中的情况,又在第十拍中用“一生辛苦兮缘别离,”指明一生的不辛源于被掳。她被强留在南匈的十二年间,在生活上和精神上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地的大自然是严酷的:“ 风浩浩”、“冰霜凛凛”、“原野萧条”、“流水呜咽”,异方殊俗的生活是与她格格不入的。毛皮做的衣服,穿在身上心惊肉跳:“毡裘为裳兮骨肉震惊。”以肉奶为食,腥膻难闻,无法下咽,“羯膻为味兮枉遏我情。”居无定处,逐水草而迁徙,住在临时用草筏、干牛羊粪垒成的窝棚里;兴奋激动时,击鼓狂欢,又唱又跳,喧声聒耳,通宵达旦。总之,她既无法适应 地恶劣的自然环境,也不能忍受与汉族迥异的 人的生活习惯,因而她唱出了“殊俗心异兮身难处,嗜欲不同兮谁可与语”的痛苦的心声,而令她最为不堪的,还是在精神方面。

在精神上,她经受着双重的屈辱:作为汉人,她成了 人的俘虏;作为女人,被迫嫁给了 人。第一拍所谓“志意乖兮节义亏”,其内涵正是指这双重屈辱而言的。在身心两方面都受到煎熬的情况下,思念故国,思返故乡,就成了支持她坚强地活下去的最重要的精神力量。从第二拍到第十一拍的主要内容便是写她的思乡之情。第四拍的“无日无夜兮不念我故土”,第十拍的“故乡隔兮音尘绝,哭无声兮气将咽”,第十一拍的“生仍冀得兮归桑梓”,都是直接诉说乡情的动人字句。而诉说乡情表现得最为感人的,要数第五拍。在这一拍中,蔡文姬以她执着的深情开凿出一个淡远深邃的情境:秋日,她翘首蓝夭,期待南飞的大雁捎去她边地的心声;春天,她仰望云空,企盼北归的大雁带来的故土的音讯。但大雁高高地飞走厂,杳邈难寻,她不由得心痛肠断,黯然销魂……。在第十一拍中,她揭出示自己忍辱偷生的内心隐秘:“我非贪生而恶死,不能捐身兮心有以。生仍冀得兮归桑梓,死得埋骨兮长已矣。”终于,她熬过了漫长的十二年,还乡的宿愿得偿,“忽遇汉使兮称近诏,遣千金兮赎妾身。”但这喜悦是转瞬即逝的,在喜上心头的同时,飘来了一片新的愁云,她想到自己生还之日,也是与两个亲生儿子诀别之时。第十二拍中说的:“喜得生还兮逢圣君,嗟别稚子兮会无因。十有二拍兮哀乐均,去住两情兮难具陈”,正是这种矛盾心理的坦率剖白。从第十三拍起,蔡文姬就转入不忍与儿子分别的描写,出语便咽,沉哀入骨。第十三拍写别子,第十四拍写思儿成梦,“抚抱 儿兮泣下沾衣。……一步一远兮足难移,魂销影绝兮恩爱移”,“山高地阔兮见汝无期,更深夜阑兮梦汝来斯。梦中执手兮一喜一悲,觉后痛吾心兮无休歇时,”极尽缠绵 ,感人肺腑。宋代范时文在《对床 夜话》中这样说:“此将归别子也,时身历其苦,词宣乎心。怨而怒,哀前思,千载如新;使经圣笔,亦必不忍删之也。”蔡文姬的这种别离之情,别离之痛,一直陪伴着她,离开 地,重入长安。屈辱的生活结束了,而新的不幸:思念亲子的痛苦,才刚刚开始。“ 与汉兮异域殊风,天与地隔兮子西母东。苦我怨气兮浩于长空,六合 虽广兮受之应不容。”全诗即在此感情如狂潮般涌动处曲终罢弹,完成了蔡文姬这一怨苦向天的悲剧性的人生旅程。

笳十八拍》既体现了蔡文姬的命薄,也反映出她的才高。《 笳十八拍》在主人公,即蔡文姬自己的艺术形象创造上,带有强烈的主观抒情色彩,即使在叙事上也是如此,写被掳西去,在 地生育二子,别儿归国,重入长安,无不是以深情唱叹出之。如写被掳西去:“云山万重兮归路遇,疾风千里兮扬尘沙。人多暴猛兮如狂蛇,控弦被甲兮为骄奢”,处处表露了蔡文姬爱憎鲜明的感情——“云山”句连着故土之思,“疾风”句关乎道路之苦。强烈的主观抒情色彩,更主要地体现在感情抒发的突发性上。蔡文姬的感情,往往是突然而来,忽然而去,跳荡变化,匪夷所思。正所谓“思无定位”,甫临沧海,复造瑶池。并且诗中把矛头直指天、神:“天不仁兮降乱离,地不仁兮使我逢此时。”“为天有眼兮何不见我独漂流?为神有灵兮何事处我海北天南头?我不负天兮天何配我殊匹?我不负神兮神何殛我越荒州?”把天、神送到被告席,更反映出蔡文姬的“天无涯兮地无边,我心愁兮亦复然,”“苦我怨气兮浩于长空”的心情。

笳十八拍》的艺术价值很高,明朝人陆时雍在《诗镜总论》中说:“东京风格颓下,蔡文姬才气英英。读《 笳吟》,可令惊蓬坐振,沙砾自飞,真是激烈人怀抱。”

笳十八拍》的艺术价值高,与蔡文姬的才高有关,蔡文姬的才高是由她的家世和社会背景造成的。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