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那些荒唐梦

马云说他有几个不着调的梦想,由于喜欢金庸的武侠书所以梦想便是成为武林高手,在路边拣起一根稻草,一发功便刚劲无比,一甩手便穿透大树;等他一收功,稻草又松软如初,两头从树干耷拉下来,让所有人匪夷所思。在现代化的杭州城里招摇过市,其他人西装革履,而他一袭白色绸衣,一副墨镜,头发蹭亮,身边站两个高过他一头的女保镖,他左手一伸,一保镖立刻递上一个大饼,他咬上一口扔回去;右手一伸,另一保镖立马呈上点上的雪茄,上几口,女保镖摁灭雪茄,一阵青烟冒,女保镖面不改色,拍拍手不留半点痕迹,让所有人瞠目结舌。在后来的创业中经历多了,梦想也变了,带着队所有人去巴黎过年,年夜饭后发年终奖,每人两把钥匙,在大家莫名其妙时,大声宣布:给每人在巴黎买了幢别墅,一辆法拉利跑车。让当场人心跳加速,被送进医院。还有一个最具浪漫色彩的梦,走进欧洲一家豪华酒店,工作人员见是亚洲人爱理不理,马云找到老板说:这个酒店你出个价,我买了。老板不屑一顾说:这酒店不卖,除非给三亿美元。马云拿出支票边写边说:我还以为要五亿美元。办完手续,拿着总裁办公室的钥匙交给门口的流浪汉说:从现在开始,这个酒店是你的。

马云如此成功的CEO,在他的小世界里也住着另一个天真的自己,也会幻想憧憬一些不着边际的美梦。我相信不管是铁骨铮铮的硬汉,还是柔弱纤娇的女子,不管是丰功伟绩的英雄,还是碌碌无为的无名小卒,在他们内心深处一直都在编织着幻想着一些不切实际幼稚的梦,每个人心中或大或小都有一个别人看似荒诞的乌托邦王国。人的想法大都一样,马云的这些梦,我想大多数人都曾做过。我也不另外!

五六岁时,看了很多很多的武侠剧,看着那些侠客英雄骑着烈马,飞奔而来,扬鞭而去,前面衣诀飘飘,马后风沙扬起,要多潇洒有多潇洒。当时的我没有汽车的概念,只知道有个汉血宝马,哪里知道什么宝马。所以当时就觉得马是世间最有灵性的动物,拥有一匹马便是我此生最大的梦想,似乎觉得拥有一匹马便拥有了半个世界。我幻想着我骑在马背上,像闪电般闯入人们的视线,继而又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所有人投来惊羡的目光,而我徒留给他们的是一道背影和马后的一阵沙尘。那威风得岂能用言语表达!直到高中毕业见到真正的马,才发现其实和牛差不多;都说小孩是世间最伟大的浪漫主义艺术家,每天天马行空的发端奇想,想像能力堪比老庄。我也曾被很多人夸说想像力很丰富,可我怎么就会把和牛差不多的东西想得那么神乎其神呢?还把它作为人生的一大目标。现在想想,荒唐!甚是荒唐!

初中时,脑子从来不想事,我的生活中除了玩就是吃饭,一直以为读书是为了家人,直到某一天的某个瞬间,闭眼一想,走进一家文具店,看到自己非常喜欢的文具,纠结着要不要买,不买总觉得放不下,买了我拿着它有什么用?从那一刻我明白我要读书,继续读书,只为了那个我喜欢的文具!这个梦目的太荒唐,过程和结果还算是正常!

初三和hui hui 们成了死,几个慧每天形影不离,把当下和未来都联系在了一起。我们一起编织一个属于我们几个人的童话,我们说好将来一起开个店,然后慢慢发展,慢慢扩张…我们每天都在想该取什么名字。后来的一次英语课,说到了饮食文化,课后就收到某人的纸条,看了后感动得眼眶都红了,你说你这节课都在想,以后只要我们几个在一起,哪怕是一家小小的快餐店,你也觉得幸福,满足!现在回想,这个"三慧…"终究只是个梦,不荒唐,却也太不现实!人们在说时间是良药时往往忽略了时间也是最无情的杀手,无所不摧!时间沉淀的不一定会有经典,会是永恒,也有可能是遗忘,分开的久了,我们各有自己的生活圈子,似乎慢慢的淡忘了些什么,现在的我很讨厌独角戏,我希望我把别人放在心上时,别人也同样把我放心里,我想把慧们放在心上,我也希望那份情谊一直在!曾经属于我们的那个梦虽然化为泡影了,但是也带给我们很多的遐想,属于我们几个的共同记忆。

高中后很多人走进了我的小世界,阿信和Polly从高一到高三一直都是最知心的朋友,曾经相约要填到同一城市,选同样专业…一起完成我们那个共同的梦(不好意思说的一个梦),结果因为现实,一个去了荆州,一个去了武汉,而我来了黄石,选择了师范。我以为我们那个梦又只能算是纯粹的理想,直到前天和阿信通完电话,听了对以后的打算,我发现这个看似荒唐的梦并不算荒唐,我们还有可能实现……

呼伦贝尔,一个从儿时一直到现在的梦。对它的渴望丝毫没有因为时间的关系而有所减退,反而愈加强烈,说不清为什么,六岁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便对它魂牵梦萦了,直到现在我还在幻想,有一天,一个人背上行囊,骑着自行车,到那个朝思暮想的宝地,看看无边无际的草原,感受空旷辽远的蔚蓝苍穹,听听悠扬婉转的马头琴,尝尝香甜可口的酥油茶,吃吃美味的烤全羊,赏赏娇艳各异的野花,住住温暖别致的蒙古包;我要骑上烈马驰聘在天地间,到每一个我想去的山丘,对着天空嘶吼。。。。。。学学某位作家,为了给我这个有些"荒唐的梦"至少增添一些真实的色彩,我决定放弃单车旅行,邀上三五个朋友,结伴而行朝着梦中的圣地而去,突然发现这不再是荒唐的梦,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呼伦贝尔不在是我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