惶恐中年

 惶恐中年

 
文/樊文博
 
行人的脚步越来越急促了,冬天到了。
 
岁月如刀,还没适应角色,不惑之年就悄悄来临了。生活的戏份猛然增多,咧咧跄跄的赶路,疲于应付的身心,到了夜晚,也很难全然的熟睡。城里不寂静的夜里,入眠很浅,一丁点动响,都能让人惊醒,发呆半天才能迷糊……这就是我的中年生活,如此的惶恐,一点都没有父辈的沉稳,晕乎乎的还在留恋青春的足迹。
 
你不能做到什么都不想的停歇,时常挂念老家年迈的双亲,隔几天打个电话,叮咛他们吃好穿好,不要怕花钱,辛苦一辈子,该享享清福了。很是担心父母生病,二老健康无恙就是在外儿女最期盼的事情,一年到头能陪伴他们的时间太少了。夜里经常会梦到父母年轻时候的容貌,儿时的心中,父亲是高大,刚强的。母亲起早贪黑的忙里忙外是永远闲不下来的。日子虽不宽裕,可是我们小孩是快乐无忧的。一切的胡思乱想都变得模糊起来。曾经坚毅的父母,有时候也脆弱的像个孩子,需要你的呵护。他们的身躯,明显的衰弱了,不由人为他们的身体担心受怕起来,心里会不经意的为他们祈求安康。
 
现在,你得揣摩孩子的内心,微信朋友圈里看到的教育孩子的所谓心灵鸡汤、励志故事,一一尝试,但好像对自己的孩子,都不管用。你很怀念,曾经佯怒“一二三”,孩子就会委屈顺从的可爱样。现在你听到最多的就是“不!不!不!”。依稀间,回味我们的叛逆期,怎么敢和父母这样对抗,我们好像没有这个时段的任性。对于不听话的孩辈,你还得强压闷气,和颜悦色和他们沟通。朦胧的记忆里,会浮现自己小时候锅连炕的土灶上方的馍笼,头上戴个草帽就敢捅下马蜂窝,嘻嘻大笑仓皇落跑的顽皮情景。给金银虫栓一根线绳,大拇指敲打后背,嘴里念叨“金粑粑,银粑粑,打一把飞了去”,把虫子当小风筝的童趣,处于网络时代的孩子,你们真的比我们幸福?
 
一切都在变化,油泼面大碗三块,小碗两块五的日子,既近又远。你会怀疑这些是我们曾经经历的,肉夹馍都六块,凉皮五块了,什么食品都分普通和优质了。不知疲倦的忙碌,让牵挂你的和你挚爱的亲人,过的好一些,占据你头脑的几乎全部空间。
 
你现在就是万金油,硬着头皮适应所有,年少轻狂的你,喝暴烈西凤半斤以上才会感到惬意,现在呡二两也会脸热,少喝不上头,难道就是成熟?你开始逃避应酬,责任、牵挂、亲情、家人占据的你的全部。朋友聚餐的时候,你变得沉默了。嘴齿伶俐的你在小兄弟的挑衅下,也能隐忍了,憨笑面对。
 
你时常会听到,张三又买了一套房,李四换了一辆SUV。李哥的儿子三十多了,女朋友又不愿意了。王叔的女儿离婚了,上个月你还看见他们夫妻牵手逛街。谁家的孩子考上重点中学实验班,设宴款待大家。谁家的女儿得花高价补习,父母还得火急火了的找关系。你明显感觉到压力,力不从心的感觉,从心底涌出。
 
雾霾天气的限号限行,你也得打车出去。肺里吸了霾,你最多咳嗽几下。你不能得罪你的任何一个客户,你有任何的不适,不快,在客户面前都得和颜悦色,耐心热情,你变得唯唯诺诺起来。客户一句感谢,一杯热水,让你顿感温暖,继续下一个地方。
 
曾经讲究生活品味穿着体面的你,忽然变得随意了,孩子穿过的鞋,你穿着合适也有勇气着脚了。你不再想着换季添衣,干净整洁的旧衣,翻出来就套在身上。你时常对着镜子,检查自己,有没有多生白发,你不想让别人看到你内心的焦虑,勤刮胡子成了你的习惯。喝了好多年的咖啡,你开始喝茶了,白瓷小杯中汤色青幽,伸手端起,微眯着眼在鼻端一嗅,转过杯口,小口吞咽品尝,这是古人的体会,你开始体验了。
 
明显的不甘,却不得不去适应,走了那么久,到了中年,却变得患得患失。人生的路,真不是文学作品美文里描写由窄变宽,由急变缓的河流,更像川道里的溪流,下一个弯口,会是什么景致。该是现在的你,思考准备的,迈过太多的弯路,依然糊涂,背上行囊,真的就是过客吗?明明是个世俗的人,早已忘记了自己的初心与坚持,这些日子,总是依稀怀念年少的轻狂与梦想,中年的我,还能重拾一些旧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