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妙论(关于武功)

关于武功

武功是最东方的也是最玄妙的艺术,最血腥的与最优雅的合而为一。

一个对轻功这么着迷的人,最佩服的一个人应该是谁?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有一个:对轻功着迷的人,最佩服的人当然是天下第一的轻功。

练掌的人,并不一定会佩服天下第一的名字,练力的人,最佩服的绝不是天下第一力士。

可是轻功却是不一样的。

轻功是一种非常优雅而且非常有文化的力量,而且非常浪漫。甚至比剑更浪漫。

剑比较古典,比较贵族,可是轻功一定比较浪漫。

轻功实在是件让人着迷的事。许多人在很小的时候就被某件事迷住了,甚至在做梦的时候都会梦到自己有轻功,可以像燕子和蝴蝶一样飞越过很多山峦河川和屋脊。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这句话能够从远古以来流传至今,总是有它的道理存在的。

就算败,也要在败中求胜。永不妥协,永不退让一寸一分。每个人一生中都要死一次的,但是有些人却可以一生永远不败。

永生虽不可得,不败却可以求。

暗器也是种武器,武林中有很多君子也用这种武器。

对你们来说,剑法有各种各派,招式变化都不同,但是对瞎子说来,世上所有的剑法部一样。

西门吹雪的眼睛更亮了,看见一种新奇的武功,他就像孩子们看见新奇的玩具一样,有种无法形容的兴奋和喜悦。

剑气森寒,剑风如吹竹,“刷、刷、刷、刷”一阵急响,剑气与珠光突然全都消失不见,却有几十粒珍珠从半空中落下来,每一粒都被削成了两半。

剑不是用来在背后杀人的,若是背后伤人,就不配用剑。制敌取胜的武功也有很多种,有的以“气”胜,有的以“力”胜,有的以“势”胜,有的以“巧”胜。

剑光如惊虹掣电,木叶被森寒的剑气所擦,一片片落了下来,转瞬间又被剑光绞碎。

剑器并不是舞给别人看的,剑器也一样可以杀人。

这种剑法的变化实在太奇诡,招式实在太繁复,一发出来,就如水银泄地,无孔不入。

这动作虽简单,却是经过千锤百炼的,已是铁中的精英,钢中的钢。

刺杀交手,必需的条件就是速度和机会。一定要能在一刹那间把握住即稍纵即逝的机会。

一个人成名的一战,通常也是他伤心的一战,一战功成,心伤如死。在他以后活着的日子里,有时甚至会希望在那一战里死的不是他的仇敌而是他。

天空澄蓝,一碧如洗,怎么会有闪电?这道闪电只不过一柄剑的剑光。

就好像某些武功中某些诱敌的招式一样,这一滑中也蕴藏着一种无懈可击的守势,一种可进可退的先机。

抢就是不抢,不抢就是抢,后发制人,以静制动,剑法的精义,已尽在其中。

世上有很多事,并不是武功可以解决的。人所以为万物之灵,只因为他的智慧,并不是因为他的力气,若论力气,连匹驴子都要比人强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