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散章(外二篇)

生命散章(外二篇)

一滴雨穿透季节的心脏,就像时间之水漫过我们的年轮,纷纷零落的是一片片承载往事的叶子和在故事里渐渐远去的脚步。

摊开棱角日趋模糊的掌心,世界陷入亘古的宁静,阴晴圆缺的日子挤满纹路,仿佛岁月的旅途上流浪的生命。逐渐模糊的背影和碎屑历历在目,有谁知道下一站的路口横亘的又是什么?

前进、退缩这两个词语,在脑里盘旋了很久,抉择的艰难粉碎不了现实的铜墙,于是,山路上、城市里有了如蚂蚁般爬行的生命,平淡如水的日子里积攒起灵魂飞翔的铜钱。

我,行色匆匆,步履沉重,去往何地?乡村,城市,梦召唤的地方?那里的那里呢?长途跋涉已成必然,我的眼睛别无选择,只有前方。让无限的接近成为自慰,铿锵的行走成为永恒。生命的土壤里闪亮着延绵不绝的绿意。

涉过这条江,就是抵达,趟过这条河便是终点。阳光缺席,艄公逃离,白雾横锁的江面将我澎湃的激情层层笼罩,渡口,倏然间从天地间隐去。我的呐喊,我的彷徨,在霓虹闪烁的高楼外是那么的苍白,那么的卑小、坚韧、坚强、坚定,乃至坚冰轰然坍塌,于街道一隅散乱成别人廉价的风景。

一场雪悄然而至,潜藏的暗流涌动成一堵无法逾越的墙,所有的激情和尘垢均被覆盖,温暖,荡然无存。唯山顶上缥缈的星光将无数双落魄的眼睛牢牢地拴住。不动,成了唯一的行走方式,像树一样虔诚地矗立千年。

深入雪地,身后的城市越发瘦小,原本喧闹的街市和码头已面目全非,唯有一个个小贩佝偻着身子将往日的情歌不停地翻唱,一声尖利的车鸣划破午后,宁静的雪地污水横流。思绪穿越远古的部落,洁白的世界映出我昂然的头颅。满地的晶莹被生活的疾走踩伤。远方,在遥远的山顶,抑或自己的眼眶,从呱呱落地到而立之年,都没有抓到半缕蛛丝,有谁能知晓,我的余生可以企及?

身卮,是一束稻草燃烧的秋天和父亲离去时的雨,我的十指遮挡不住父亲远行的视线,静止在邈远的时光轨道,发呆,顷刻间,我恍然明白人生的终点意蕴着什么,我知道:庄稼地上突然缺席的主人会使某片土地寂寞万年,而我的突然出现决计不及一只鸟的一声轻鸣。离开,注定已成定局,就让我捧一杯黄土转身,去往一个没有别离而静寂的天堂。秋天,重返天缘寺

秋阳舒展,凉意微微。怀揣着一粒污浊的石子一步步走近你。

一级级石梯是通向灵魂的净土,还是走向人性的至纯?无须现代的装饰,质朴的语言昭示着古典的清幽和典雅,一阵风的问候卸去了喧嚣的疲惫和世俗的尘埃。历史的灰尘匍匐千年,古老的油灯燃烧不灭的睿智,接近是一种生命的提升,退缩意味着灵魂的溃逃,唯有独处才是诊疗心灵的良方。

伫立寺前,恢宏、雄壮的柱子鞭打我躁动的思绪,日子黯淡成一桢褪色的底片。一隅的香烟倾诉着尘世的悠远,心灵的泉水流淌出天籁的神韵。篱笆墙的影子,在这里已成了真实;历史的尘埃,隐去了许多沉重的叹息和悲哀。

尊尊佛像是古老的贤哲,朴素的装束胜过了名牌的包装。胸藏宇宙之气,眼收千人之容,无须言语,也能力拔怯懦和颓废。环宇之光流淌于足下。静,是心灵之神,唯有默默地飞翔才是孕育智慧的最佳姿势。

你可曾想到,你我在这个秋天不期而遇?衣衫褴褛的我,凡心卑贱,只因梦的抵达还隔着一缕风的距离。攥在手心的石子诱惑无比,是我一生也洗不净的沧桑。在你晶莹的眼眸里,我不敢去遥想那简单而世俗的爱情。心,湿湿的,仿佛步人了一堵逼仄的墙,没有阳光的普照,一根稻草就能将灵魂的躯壳戳穿。

缘起缘落,尽在食指的摆弄之间。

借你的灵性擦亮我发霉的思想,用你的博大安顿我卑微的心灵。

木鱼青灯,晨钟暮鼓的日子,是你在吟颂佛祖的箴言,绽放如雷的警示吗?没有琳琅满目的广告宣传和时尚的矫揉造作,你,固守着一方贫瘠的净土,以虔诚的目光守候千年.而我,愿化作一只古典的蝶伴你而舞。

人间、地狱,一步之遥。在你眼里泾渭分明。红色的种子长眠于此,卧倒的残碑印证着世态的荒凉,永恒的矗立并非是精神的昭示,心灵的高洁才是通往天堂的钥匙。

我,一无所有。唯一的希冀便是洗净手中的石子。让你的点化,飞向浩渺的天堂。

你的名字镀满神秘,你的案台布满忠诚。我是秋天里的一枚落叶,归期的讯息如涨潮的蚁群。欲走回岑寂的小屋,生命的天空走不出你无尽的宽容。

岁月深处的信笺

时间荏苒,青春不再,冰凉的铁匣里,孤零零地躺着一堆温暖的符号。涉过岁月的河流,静静地播洒出淡淡的墨香。

时间之外,一个形容枯槁的老人趔趄在生命的弦上,以一种坚定的信念支撑起摇摇欲坠的誓言。年轻的懵懂和疏狂,以及小河边、沙滩上恣情的浪漫,像一张正在老去的照片,慢慢消融进历史的尘埃。唯有一个个站立的感叹号越过岁月的洪荒,将记忆的脊梁高高地举起。

往事纷至沓来,隐晦的心灵陡然敞亮,许多燃烧的激情和晶莹的感动瞬间复活。湛蓝的天空下,两个相偎相依的影子在隔着年轮的玻璃外渐渐走失,唯有一个个省略号淌过思念的湖泊,将忽远忽近的距离丈量。

人生无常,世事难料,翻晒所有阴晴圆缺的日子,一页饱经风霜的信笺将伴随岁月疯长的皱纹慢慢抚平。站在季节的尽头眺望,昨天与今天的面容倍加棱角分明,文字之外,一滴泪水滑过记忆的栅栏,于一个月朗风轻的夜晚,将飘逸影子的满目情思洞穿。

该走的走了,该来的来了,情意绵绵的字里行间,唯留一堆足以融化寒夜的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