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无杂根,清明自我

初翔宇

僧问云门海晏禅师:“如何是古寺一炷香?”

禅师道:“历代无人嗅。”

僧又问:“嗅了怎么样?”

禅师道:“六根俱不到。”

古寺里的那炉焚香,燃到如今,到底什么味?仍无人嗅着。

在佛道中,主张着因缘和合,将眼、耳、鼻、舌、身、意称为六根。眼根贪色,耳根贪声,鼻根贪香,舌根贪味,身根贪乐境,意根贪细滑。六根不净,则三毒交加,难离轮回苦海,又怎会自在安乐?

遗憾生活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我们似乎被风花雪月疲软了骨气,被颓废摇滚磨钝了听觉,只剩下一副躯壳。我们在这世间游荡,如那飘零的叶儿,随着风一起坠落,无依无靠,也无人怜惜。我们浮在这人海之中,做着最微不足道的分母,碌碌如鸿毛。我们抱怨着,这场人生如洪流,来不及站住脚,扎稳根。于是,只能扬其波,做一片浮萍。那绚烂的霓虹迷惑了我们的眼眸,那斑驳的银幕羁绊了我们的心灵。

是这世界太喧嚣,还是我们太浮躁?太贪恋这纷繁芜杂的花花草草,而被这纵横交错的杂根、杂念羁绊了心。对权名的趋之若鹜,对世俗的随波逐流。我们的心境从未风平浪静。

佛家讲过,六根清净方能有所悟。那么,何为根?便是这一切杂念。然,还有一根,其为本源、根本,这就是憨山大师那“世界光如水月,身心皎若琉璃”的法门。这虽名为佛家的禅语,亦有发人深省的义理。处于阡陌寻常巷的我们,自无法体味这清澈玲珑的空中之音,感悟那羚羊挂角的相中之色,但终究可以取其三两,以摒除心中的烦恼,摈弃身上的浮躁。

逡巡在这紫陌红尘,我们不住地回头,又不得不向前走。然,恰似这天气,雾埋了心境,霾污了灵魂,我们似乎失了本心,又脱离了岁月的轨道,以一个绿皮车厢的躯壳在高铁上笨拙地蜗行;又像一棵树,偏要挣脱年轮的枷锁,直直成了速生的杨木。

为什么不守一份宁静,携一份淡然?慕苏子瞻“流浪生死,随业浮沉”,羡陶五柳“返迹荒径,息影柴门”,他们都已经放下杂根,而找寻生命的根源。两袖一甩,清风和月;仰天一笑,快意平生。虽人生如羁旅,波折坎坷,但他们会享受这沿途的美景。

佛经有言:一切属他,则名为苦;一切由己,自在安乐。站在都市的高楼上,光与电交舞诡变,我们是否行得太远,陷得太深,无法自拔,而堕落了自身?我们本不该是这样的命运——来时糊涂去时迷,空在人间走一遭。

那么,不管我们身临何境,身向何方,既然,我们选择了在这凡尘间涂抹,为什么不摒弃那些杂根,绘出最清明的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