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再可笑,也胜过没有

梦想再可笑,也胜过没有

大概在去年吧,爸爸对蒋方舟说:“孩子,你在北京买个房子吧,这样我们的心也就放下了,”蒋方舟当时听了感到特别不可思议。她想:这样下去,我大概就成了芸芸众生了。生活的很多可能性就被这个东西剥夺了,过了一段时间,爸爸又对她说:“孩子,等房价一降下来,你就买个房子。”在父亲催促下,她就真的在关注周边的房价了。那一刻,她感到那种特别特别明显的无力感。

蒋方舟原来的梦想是当大师,但渐渐地,她觉得当大师不是主观能够决定的。她的想法开始变得现实。不过,她想:“我的梦想再现实也绝对不是一个房子,我的奋斗是想在写作之外,有能够让我逃遁的一个领域,默默地干,它不一定是学术的东西。那样,我就不用整天面对一些社会问题或话题了。”

“有一个逃遁的领域,默默地干”,是蒋方舟梦想中最美的生活状态。她不想做领袖,也不做畅销书作家,21岁的蒋方舟,她的梦想,不想成为别人中的任何一个。蒋方舟说道:我就是我,我是唯一。“殊途同归”,是一种梦想;特立独行,也是一种梦想。只有这样才构成了我们这万千世界,芸芸众生。

带着这样的梦想,在清华大学上大三的蒋方舟正全力投入到她第十本书《审判童年》的写作中。关于梦想,蒋方舟的理解是:梦想其实很隐私,小时可以可笑,大了不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