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三次生命

我的三次生命

●(美)哈尔·曼纳林

人生常说“猫有九命”,我对这种说法深信不疑,因为我虽然不是猫,却也有三次生命。

我的第一次生命是父母给的。我从小生活在幸福而小康的家庭里,身体健康,衣食无忧,与家人和睦相处。长大成人后,我有一个漂亮贤慧的妻子,两个懂事可爱的女儿,一份收入不菲的工作,一幢宽敞舒适的小楼。生活就像一个甜美的梦。

然而,有一天我的美梦结束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可怕的噩梦。我患上了严重的运动神经方面的疾病,病魔首先侵蚀了我的右半身,继而蔓及全身。

我的第二次生命开始了。

尽管疾病缠身,但是我没有被击倒。我积极与医生配合,保持乐观的心态。我没有放弃工作,坚持每天自己开车上班,由于行动不便,我需要比常人花更多的时间和毅力。我家后门有十五级台阶,这成了我进行康复锻炼的地方。十几年过去了,虽然我依然行动不便,但我基本能生活自理。医生说,这简直就是奇迹,因为一般的人早就瘫痪卧床不起了。

接着,在一个八月的晚上,我开始了我的第三次生命。

那一天下午,我驾车下班回家。当时,天降暴雨,我的车子在行至一条人迹稀少的道路上时突然不听摆布地向路的右侧冲去,几乎同时我听到了一声可怕的爆响。车子撞在路阶上停了下来。我意识到是车胎爆了。我感到不知所措,因为我觉得我的身体状况是不可能允许我亲自更换轮胎的。 我静静地在车里等待,希望能有车辆或行人经过,但是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什么人也没有见着。这时天黑了,我看到路边不远处,有一处明亮的灯光。我心中大喜,赶忙发动车子,缓缓地将车子摇摇摆摆地往这户人家开去。我在门前停下车子,打开车灯,按响了喇叭。

过了一会儿,门开了。一个小姑娘站在门口看着我。我放下车窗,探出头,冲着小姑娘大声喊了起来。我告诉她,我是一个需要依靠拐杖行走的残疾人,现在需要有人帮我更换爆裂的轮胎。

她走进了屋子,没过多久,她穿着雨衣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年长的男人。

我是一个残疾人,经常得到别人的帮助,所以我坐在舒适的车里,对这个男人和小女孩冒着暴雨替我更换轮胎心中并没有太多的不安。只是雨实在是太大了,我盘算着事后要多给他们一些报酬。但是,他们的活儿似乎干得太慢了,我渐渐地变得不耐烦起来。

终于,他们干完了活儿,走到了我的车窗前。这个男人驼背,岁数大概已过花甲,虽然油布雨披帽子罩住了他的眉眼,但却挡不住他一脸的疲惫。小女孩看上去在九岁左右,笑嘻嘻的,很快乐的样子。

老人说:“这个鬼天气车子坏了可真麻烦,不过现在问题解决了。”

“谢谢,”我说,“我应该付您多少钱?”

他摇摇头。“不要钱。我的孙女告诉我你是一个需要依靠拐杖行走的残疾人。很高兴能给你提供帮助。我知道,如果我们对换一下,你也会对我做同样的事的。”

我有我的做人方式,我从钱包里掏出一张五美元的票子,递到了老人的手上。

“这是什么?”老人低头摸着手里的钞票问。

小女孩上前一步,悄悄地对我说:“我爷爷是一个盲人。”

我一下子怔住了,惊讶和羞愧。一个年老的盲人和一个未成年的小孩在暴风雨中摸索着为我修车子!我意识到自己内心深处的自怜和自私。我只关心和同情自己,而对别人的需求和想法不闻不问漠不关心。

从此以后,我不但继续为战胜病魔进行不懈的康复锻炼,而且尽我所能给别人提供帮助。这虽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有时候还需要耗时、费力、花钱。

但我觉得生命因此才有意义和价值。也许有一天,我也会为一个坐在车里的盲人更换轮胎,尽管他和我曾经一一样是一个只关心和同情自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