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袖分桃

断袖分桃

近日从美国到澳洲的政坛与民间,相继刮起一阵争论“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之狂风;本来同性恋纯属个人性向私隐,向来都是秘而不宣的勾当,居然成了西方国家议会辩论的焦点,实在应了一句:“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广东话尚有一说:“唔死都有新闻”。

事缘于美国高等法院通过一项判决,对各州不承认同性婚姻的法律有违美国宪法。 一石激起千层浪,西方国家的“同志”们兴高采烈的将原本见不得光的生活隐私,堂而皇之的要求国家律法给予合法化。

人类社会随著时代脚步的推移、在各种层面中自然而然跟著进展;无论思想、学术、艺术、文化、科技、音乐、绘画、文学以至人生哲学;较之几十年前或世纪前,都起著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个人无法阻挡时代前进巨轮是应毋庸议之事。

在中国几千年文化中,最早出现有关同性恋的词句,应该是从皇宫传出来的“断袖分桃”?拥有后宫佳丽三千的风流皇帝,面对燕瘦环肥居然生厌,转变享乐对象,找到美男子同龛共眠。

皇帝老爷五更天要早朝,醒来发现衣袖被身边的美男压著,怜惜之心不忍吵醒男,竟将衣袖用刀轻轻割断。让身边性伴侣得以酣睡,那种因爱而怜惜之心,与平民百姓男女的感情生活无异。

至于民间这类同性恋起于何时,倒真不易查究;为何会衍生出这些异于正常男女性取向的群体?有多类说法,最无奈者是天生或基因带来,少部份是好奇成为双性恋。南方广东早期有不少女性称为自梳女,也就是终生不嫁的织女们,与女同伴日久生情而形成女同性恋者。

天生万物得以绵延不绝,皆因阴阳和合,男女配对;所谓孤阴不生、独阳不长,设若人类社会由于进展而渐渐变成同性婚姻的结合,不到百年后必将在地球上绝灭了。

从古至今、东方社会中对于同性相恋者,莫不视为异端,所以这些同志们都不敢公开其性取向,只能偷偷暗中干著这种见不得光的勾当。

圣经记载万能的上帝创造万物,人类始祖是亚当和夏娃,自然是一男一女的结合,始能衍生子子孙孙直到如今的七十馀亿人口。假如亚当从己身肋骨变出的配偶是同性者,他们当时仍然可以满足快乐的享受其性趣啦。可是、同性相爱相亲相乐却无论如何不能孕育后代啊。

设若西方国家先后都通过了同性婚姻合法化,这些异于正常的男女关系者,终能从暗室中昂首阔步成为“夫夫”或者“妻妻”?单从称谓上就得绞尽脑汁,难道还能称对方为夫人或者丈夫吗?其次这类家庭何来子嗣后裔,无非一代便终结了,自然也无香灯可继承了。

澳洲联邦国会即将讨论同性婚姻合法化议案,农业部长Barnaby Joyce先生,日前在澳广ABC电台“内幕人士”节目中、接受访问时发出警告说,如国会通过这个立法案件,与澳洲友好的亚洲各国必将视“澳洲为自甘堕落之国家”,澳洲与亚洲各国的关系必深受不良影响。(见七月六日墨尔本星岛日报头版)

同性婚姻若果合法化,间接是会全面破坏人类社会繁衍后代的正常生态,将不正常的婚姻赋予正常,颠覆了人类千万年以来的社会结构,这岂是有良知的政客所应倡议之事?

社会异端本应制止才对,居然反其道而行?美、澳等西方国家的政客们可能闲得发慌?有关国家前途、教育、民生、公众建设、军事国防、贸易税收等等国是多不胜数,竟然将宝贵时间花在辩论“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议题上,真是不可思议呵。

「断袖分桃」此种古代帝王变态性趣,若非天生者,断不该鼓励;为国家为民族为社会为人类的将来前景,国会殿堂的议员们绝不该花费时间讨论,更不能在争论后动辄扣以“人权”而给予合法化。人类再进步、也不能进步到最后要自我终结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