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师病

人人都有为师病只是轻与重,为师病是来自于人性人人都想享受被尊重的感觉,因此夸大吹捧自己是几乎人人都会的旋律,尤其是年纪越长了更会自以为自己就是社会大学的教授,毫不客气地说自己走的路就是条圣人之路,但是圣人呢? 现代许多年长者大多听信新闻上的资讯,同时也把这资讯带给週遭的晚辈们。但是不加以证实的言论不一定是正确的,许多长辈们往往会将读书就是為了赚大钱的理念带给许多小孩子,让他们陷入不可自拔的痛苦。到底我要不要继续念书?这科系念出来这么没出息我为什麼要念呢?

相信这社会上还是存在著社会经验与学歷的论战,许多人往往会觉得社会经验来得读书重要,因為社会经验有钱而且很实用。不想出去工作往往被贴上只想唸书不想赚钱的逃避社会份子,但是到底读书真的為了赚钱吗?

许多赚钱的例子告诉我们,其实读书应该建筑在兴趣与梦想上。创意是金钱之母,一个好的创意往往是许多金钱的来源,古今中外许多发明家或者作家往往都是一念之间的兴趣而致富,他们把书本当成工具慢慢地刻划出自己想要的理想王国。

如果只是单存為了赚钱而唸书的人,他的思想是封闭而痛苦的。因為阻塞了而没有了创意,没有了新发现就只有把自己建筑在封建的国度中,那他有钱没钱都是一样痛苦的。

工作并非是痛苦的,许多人的工作是為了梦想而工作。但是也相同的很多人的工作是為了不是自己的理想而工作,我们无法决定自己一踏出这步就可以找到自己理想的工作,但是独居一隅不是很痛苦吗?计画是最好的方式,先计画自己再加入变数,人往往考虑太多的变数而忽略了原本的梦想。

其实读书并非无用的,当别人看到你的成果时才会觉得读书真正有用,但是如果良久都没看到你的成果就会开始质疑你读的书到底有没有用?以前的我也被社会经验论的人质疑了自己,直到目前找到了这份工作我才知道…并非学会简单的加减乘除就是真正的社会,那是因為许多长辈们没有接触到另一个境界,社会是很多层的每个人在分工下有著许多角色。

新一代的年轻者不一定要照著长辈们的意念走,自己应该学会如何独立思考才是真正的社会新鲜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