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中国酒文化

纵观中国五千年历史,不难发生酒与中国文化结下了不解之缘。中国历史就是一首弥漫着浓浓酒香的历史,从《诗经》到《楚辞》,从先秦诸子散文到唐诗宋词,无不飘逸着酒的芬芳,而史书中关于酒的记载更是无处不在。如果没有酒,就没是先秦历史典故“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也无法产生鸿门宴一词;如果没有酒,三国魏晋时期的纵横驰骋,金戈铁马就少了很多豪情:如果没有酒,就没有了战国时,曹操刘备青梅煮酒论英雄的潇洒;如果没有酒,魏晋风度更是无从谈起;瑰丽浪漫缠绵悱恻的唐诗宋词更是以酒为媒所促生出来的产物。因此,可以说,酒是一种酵母,在酒的半醉中,使得作为个体的人回归本真自我,达到对美与自由统一,这就是《世说新语》中卫将军王荟所说的“胜地”(“酒,正引人著胜地”),所谓的“胜地”就是美妙的境界,究竟是怎样美妙的一个境界,可意会而不可言传。当然,这种“胜地”指的是在半醉的状态中,如果喝的酩酊大醉,估计那种感觉不太好受。“胜地”的诱惑无法抵挡,因此魏晋名士有“使我有身后名,不如即时一杯酒”之说,更极端的曹操,一面颁布禁酒令,一面却在诗歌说“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可以说中国历史因为有酒的催化而变得不再呆板,不再教条,而是充满色彩斑斓,充满了人性的光辉。

美酒在唐宋诗词人眼中往往和送别离情联系在一起,元人杨载曰:“凡送人多托酒以将意,写一时之景以兴怀,寓相勉之词以致意。”其中最有名的还要数王维的那首《渭城曲》:“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著名女词人李清照描写离情的词《醉花阴》的下片曰:“东篱把酒黄昏后,不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而唐代最负圣名的诗人,有诗仙之称的李白,不但性格豪放,桀傲不驯,而且更喜欢纵酒狂歌,所以他的诗很多都和酒有关,最让我影响深刻的有:以酒寄情,以酒消愁的“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表现豪迈情怀,及时行乐的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月下独酌》里的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又有一点孤芳自赏的意味。其实诗人们在狂欢痛饮时,不仅有抒情,遣怀,解愁,更重要的是还饱含有深深的祝福。如“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元、清,金是少数民族统治时期,他们更喜欢纵马驰骋,对酒当歌,在金庸的小说中我们可以以斑窥豹。我最欣赏是金庸笔下的乔峰,侠肝义胆,用坛喝酒。而同一时期的武侠大师古龙他的作品更离不开酒,他的每一个主角都是酒鬼,这真的是文如其人啊!听说古龙拿到稿费的第一件事就是请朋友豪饮,每次都是不醉不归,而酒走行到了今天,更是和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朋友之间是酒逢知己千杯少,哥们之间是感情深,一口闷。和领导喝酒又是一种博大精深的文化,要你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懂得养精蓄锐,战略战术!

正所谓“饮酒识人品”。古往今来,以酒为题的故事太多太多,它成就了不少英雄豪杰,让他功成名就,也迷失了太多昏王奸宦,让他葬送江山社稷。浅浅一杯酒,深深是君心,酒中的人,饮酒的心,怎么看它才对?怎么饮它才醉心?是英雄,干了这杯酒,是诚心,喝下这杯酒,这其中的乐趣各人自有评说,当然,酒是生活的饮品,意才是生活的实体,就看各人的理解和用意了!总之,中国历史和酒都请君细细品尝,你一定能从中品出乐趣,品出滋味,品到清冽的甘泉,品到醉人的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