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话--------真相

谎言可以使人产生一种恍惚的幸福感,真话往往像冰一样让人从头凉到脚,所以人们更愿意在麻木中寻求不疼不痒的快乐,而逃避在寒冷中体验那种有刺痛感的清醒。 -------题记

人的心思,有时候,总是反转重复的,甚至说很多时候,这是否与基因有关,或者是生活有关?关于说话,我无数次对学生说,对朋友说,对家人说,周围人说:少说废话,多做实事,说出的话要做主,别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滴,拿说谎当唠嗑。脸不红心不跳滴。生平最反对表里不一,两面三刀滴货色,更加讨厌溜须拍马,阿谀奉承两面见光滴奴才相,因为人前人后乐于直罗锅,常常伤及他人和自己,但由于秉性如此,说不上优点还是缺点,无意中碰到了许多至亲至朋敏感的神经,过后也曾后悔这张嘴得理不饶人,不过遇到具体事情仍然屡教不改。

其实说话不难,没有文化的人也可以滔绝,口若悬河,但写说话就不那么容易写,写真话更是难上加难了,不说别的就空间文字而言,我们很多人写的日记应该算不上文章,最多是一种说话方式,只不过有人对自己说,有人对情人说,有人对朋友说,有人对内心说,还有对山对水对花对草说........不管对谁说都是一种倾诉发泄与表达,我一直认为我写文是在对自己说话,自说自话的时候居多。

古人说:言多语失,话说多了难免口无遮拦,无关紧要扯闲篇儿,嬉笑怒骂也就罢了,如果人家哪壶不开你提哪壶,还非得整出个子丑寅卯酉来,那么你的嘴就成了“毒舌”,“毒舌“这个词我是从天津台的“非你莫属”节目主持人张绍刚嘴里听来的,对这个词的解释是那些语言犀利,言词激烈,舌如刀剑,一语即中命脉滴主儿称之为“毒舌”。说白了有此雅号的人大多都是敢于说真话,且乐于实话的人。

实话与真话无论是网络还是现实,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了逃避或慎言。很多人说话喜欢迂回婉转顾左右而言他,生怕哪句话哪个字伤及他人,于是乎你好我好大家好,一和气,好不温暖,温暖两个字向阳,没病滴人都喜欢靠近,但有时挨得太近也有后遗症,人太多没有距离,就很难看清楚彼此的真面目,朋友妻可以欺就缘于此。

实话就是揭露秘密,无论秘密显而易见还是藏而不露,被你揭露的那个秘密就像一个“飞来去”----你若把它丢给别人,它会飞回来伤害你。正因为如此,只要不缺心眼的人一般来说不敢说实话,也因为它是飞来去啊,没事找、嘴欠滴一文不值的人便成了稀有动物了。

从来不说实话么?,一般不敢说,因为你一说实话,秘密就不存在了,秘密被毁了,马上变了味,成了具死,谁来收拾?自然是嘴没把门的你呀!如果这秘密只伤彼此的皮也就罢了,如果真是危及性命(文化大革命时期牛鬼蛇神),揭发秘密的同时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谁还敢随便信口开河?秘密是啥?就是事情的真相。

如果你喜欢说真话,写真相,那么你同时得准备好防范措施及承受能力,没有那金钢钻别揽那瓷器活,几句冷嘲热讽都觉得浑身不自在,那趁早见人就人话,见鬼说鬼话,懂得惜字如金,拿捏好说话分寸,中国人从古到今奉行中庸之道,水满则溢,过犹不及。真性情是褒义词也是贬义词。

正因为说真话有后遗症,人类发明了另一种说话方式-----文字。文字虽是另一种说话方式,但她可以采取文学手段(小说,诗歌,散文等体裁),来成全自己现实中不能仗义直言想说想喊想骂想打的欲望,文字可以委婉朦胧,可以雕琢堆砌,可以嘲弄讥讽。它没有对象感,没有逼迫感和压抑感。写你想写的,骂你想骂的,爱你想爱的,只要你想说的话都可以用笔对心。虚情假意的胡编乱造文笔再好,也纯属浪费表情,那些名家作品都是生活中提炼出来了,没有真,作品就没灵魂。

说真话就像一把双刃剑让许多人欲言又止欲罢不能,央视最著名的谈话类节目《实话实说》名嘴崔永元抑郁了,很多人都知道,但真正抑郁的原因鲜为人知,一个靠说实话生存的节目,你让他整天为某些人歌功颂德,胡说八道,这本身就是一种谋害与扼杀,面对整个社会良知失去,缺少希望,缺少坚守......这些东西像石头一样死沉地压着他逼着他,让他感到绝望想到放弃。于是他选择了老电影,并沉溺其中。他用他真诚,绝不伪饰的高贵人格来嘲弄那些可笑而巨大的东西。可惜的是这个时代像他那样夜里一直醒着的人太少了。

有时我在想真话就像小时候我们用弹弓打麻雀,而误中了一只鸡,石子击中的刹那,鸡飞转着旋即倒下了,生命真是脆弱啊,当时心里还得意,现在回想就难受,不知有过多少罪过!

实话就是那粒石子,真相就是那只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