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色吗?

“好色”一词,最早出现在《登徒子好色赋》里,登徒子在楚王面前攻击宋玉好色,他反驳:邻居有女,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着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嫣然一笑足使天下所有的男人魂飞魄散,而我面对佳人的爱慕已达三年之久,却始终坚守阵地,不曾红杏出墙。而登徒子你呢?娶了一个丑得恶心的老婆,居然很爱她,还跟她生了五个儿子,我们两人相比,究竟是谁更好色呢?

写到这里的时候,我不禁笑了,好色是人的天性,对美的事物的追求,每一个人都不能免除。我就是一个很好色的人,每每走过大街,我都会用火辣辣的目光去追逐那些美丽的倩影。曾经把别人看的莫明其妙,以为脸色抹了东西;曾经把别人瞧的羞红了脸,如熟透的苹果;曾经为了一睹芳容,跑了几里路;甚至为了揭开庐山真面目,和电线杆子相撞。都说同性相斥,但我却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我对美有天生的怜惜。我觉得每个美人都是上天送给我们的最好礼物,让我们用充满欣赏充满爱的眼光去呵护,去疼爱。.

常常不能理解,有些女人为什么会因为男人在大街上看美女而生气,吃醋?男人好色更应该是天经地义的,如果有男人说他不好色,那我一定认为他心理或生理不正常。如果这世上的唯一两种人——男人和女人。不能互相欣赏,那么世界将是多么的索然无味啊!正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俅’。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所以古希腊名妓弗里妮被指控犯有不敬神之罪时,法官看到她美丽的胸脯就宣告他无罪。断臂的维纳斯能让我们产生痴迷和遗憾。蒙娜丽莎的微笑能征服在红尘中缱绻着的无数颗心。

“色字头上一把刀”,可是古今中外有多少男人为了色,心甘情愿不爱江山,只爱美人。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周幽王为博美人笑, 烽火戏诸侯;清朝的顺治帝,因董鄂妃之死,伤心欲绝,进而出家为僧 ;罗密欧敢于冒被仇家杀害之险与朱丽叶幽会;温莎公爵为辛普森夫人放弃了王位。这就是所谓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吧!

最近看了一部很有趣,很富有哲理的电视《男人帮》。里面有这样一句台词:你是愿意选择长得很漂亮但说话很白痴的女人为妻,还是愿意选择长得很恐龙,但交往起来妙趣横生的女人为妻呢?我想这两种女人,男人都不愿意选择。当我们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第一眼一定是外在的吸引,但最终让我们臣服的一定是内在的东西。但是,当你外在的东西都没有吸引他时,他怎可能还有欲望去了解你内在的魅力?并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能和诸葛亮一样,忍受别人的嘲笑,丢下面子,以娶丑妻为荣。也并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只喜欢花瓶女人,而不注重精神的愉悦。

卢梭有一句话说得特别好:女人最使我们留恋的,并不一定在于感官的享受,主要还在于生活在她们身边的某种情趣。所以我认为诸葛亮的好色是深层次的好色,他懂得了欣赏真正的美。而美有没有真正的标准呢?楚王好细腰,唐以胖为美。看来美和我们每一个人的审美取向有关。情人眼里出西施,美又因为特殊的感情而产生微妙的变化。色也不仅仅是容颜,身材,而是一个人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来的某种风情。“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这种销魂的色每一个男人都趋之若鹜,死而无憾吧!哈哈.....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