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残今古相

曾听闻,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于是转顾,尘烟开合,尽看风流与野史;江湖起跌,齐观意气和落寞;人生甘苦,同样览尽贵贱与贫富。终于微微懂得,有些残酷,任看有无、、、

暂忘记年代,你会明白,纵古通今同出一炉。有多少人知道霸王别姬时的血性,明白青莲放鹿青崖间的写意,句读清七变如诉风月的那一襟风情?那些都太耀眼,而我,不过一介乡野村夫,但同样可以吐露一阕自己的言骛。

当初,多少人信书有黄金屋、颜如玉,那不过是些太苍老的愿望,只知道此辈中人当有的热血与豪情依旧未冷。谈不上成王败寇,可有些典故,宛如一可触发事件,终究真实地安放在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当你踩过毕业的门槛,就会触发这一绝对的经典。

有人逐风赶月,有人抚琴撩瑟,也有人坐看一襟晚照不顾它、、、千姿百态的故事从不会太旧,不似钢筋水泥森林里透出的疲惫,一些声音,还是没有因此而湮没。

天涯或是比邻,地图上的比例尺永远无法丈量。字里行间的容量,也不是体积公式可以计算出的!离合聚散,一如狂欢后的筵席那般正常,心房就像一个传说中的乾坤袋,喜怒悲欢,就看人们取舍多少。

写不出耀眼的华章,却可以学着用自己笨拙的语言装裱浅薄的思想;翻不起澎湃的波浪,同样可以挥桨拍打自己的海洋。人生太短又太长,找不到消遣有方的趣味,困顿只会更漫长。

谁没有经历着爱因斯坦相对论式的人生?谁没有或文字或内心地诉说着自己的梦呓?谁没有江山杳杳我仍驰的追逐?如果要比喻得那么原始,那我就是来自云贵高原的一头狼,无论饥渴与风沙,我依旧需要奔跑在自己的原野。没奔在沃野,也有一方荒丘。没猎到丰盛的晚餐,一样觅到能饱暖肚腹的素食。

关于缘分,有人说相逢未晚,有人说人生若只如初见。有时,或许一切淡看不是不可以,所谓期望越高失望越大与其无不有异曲同工之妙。许,很多旷世奇缘已经沉睡了,你追逐缘分的脚步太快,就注定远去了一段本就没有含义的距离。赞同朋友满天下知己有几多的喟叹,红颜也好,蓝颜也罢,同音不再多,知音有几曲足矣!

一世的承诺,莫如一时的动作。诚然,信义是每个人真伪的标签,商品的标签撕下了还可以再贴上而毫无差别,而信义,撕下了就很难再贴上,即使贴上了,内中的某些因子已经散失或质变。

为何,很多人的眼睛都会有光变的效果?每个人眼中倒映的别人都不一样,耀眼的人或事物放在很多人眼中放映,分辨率就是那么高,而黯淡的、沉默的,置之其中就模糊不见轮廓。其实细想也太正常不过,毕竟,谁都喜欢光鲜的东西,没有人太乐于晦暗的格斫。

万象如一辙,千般奈何道?时代决计不会是认识一生中所见所闻的沟堑,意里犹寐时,谁敢惊鸿一瞥,看万变如一、点千秋不二???

【衣残今古相】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