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挑帽子到婚姻

大概是箫伯纳吧,句子原话已记不确切,大意是说女人选丈夫远没有挑一顶帽子认真。仿佛天底下女人不幸的婚姻只为没有精心挑选之故,又仿佛女人面对婚姻总是愚蠢糊涂智商低下,大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之意。

一友人在谈到自己尚未出阁的原因时说:“三个原因:该珍惜的时候错过了;该将就的时候任性了;还是不能将就。”

看去两人的话不仅独树一帜且很能站住脚,细想却有些无理。不知箫伯纳是否婚姻幸福?也不知我的这位友人将来出阁若干年后是否满意不肯将就的婚姻?这既无从查考,更不能未卜先知。
那挑帽子与选丈夫究竟有何关联?这需得细细地掰碎了说。

先说说帽子。一顶帽子拿到市场能经女人挑,质地颜色款式细节价格……都是展露无遗的。按照心理学家的说法,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心灵,这么看来,任何一顶帽子都有它存在的被买的理由。有的因为太喜欢颜色而放弃细节,有的因为太看中款式而忽略质地,有的因为价格优势而舍弃其它,有的是因为综合因素被选中……纷纭的选择,各有取舍,莫衷一是。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今天被这女人挑剩的帽子,明天又被那女人心怡地买走,店铺里的帽子一年年换了一轮又一轮。

再说说被女人挑回家的帽子吧。不管出于何种心愿,终归衣帽架上添了一顶出于喜爱置办回来的帽子。有的因为遮阳戴上它去远游,有的因为要装饰搭配衣服,有的是买了来攀比炫耀,有的因为缺一顶帽子,买回来空着闲着看着,偶尔戴上也只为了镜前的自我欣赏……再说了,今天这样欣喜购置的帽子明天是不是还喜欢?不喜欢了明天还可以再置办一顶。

还要说说女人挑帽子时的心态。一家看了心里以为是好的,但不甘心,后面应该还有更好更喜欢更适合的吧,一家家走,一家家问,一家家试,淡定从容。实在是没有,就是回过头去也极其容易,横竖逃不过手掌心,铁定是有的。即使那顶已被人买走,还有下次,下次只会更合时宜,只会更好。女人没有理由不细细地挑。

这么看来两者的关系明确清晰多了。比如女人因何种缘由选定这帽子,选回后又以什么态度对这帽子,这确与选丈夫与许多异曲同工之妙。只是女人挑帽子的心态与选丈夫是极其不同的,若是给女人们设定一条单行店铺,不许往回走,且一生只能买一顶,我看女人挑帽子就没了这份攥于掌心的淡定与从容。看来女人并不像箫伯纳认为的那么糊涂愚蠢,反而女人比男人更经世致用,该出手时就出手。

至于不幸的婚姻与是不是精挑细选丈夫实在不如我们所想的那么必然。不妨再此演绎一次数学逻辑:一是如果女人精挑细选了丈夫,那么就不会有不幸的婚姻;一是如果不想要不幸的婚姻,那么就要精挑细选丈夫。凡经历过婚姻或是未经历婚姻能感受婚姻的人看到这命题心里都会发笑,首先丈夫不能像帽子一览无余地呈现在各位女人面前;其次任何一个人都非完人;再次一般来说人是能活几十年的,几十年的光阴很能造就改变一个人。所以丈夫不是可以攥于掌心的,越优秀越如此,女人再是心较比干多一窍也无可奈何。

一个健全的人,当然包括体格和思想,一辈子总会有喜欢自己和自己喜欢的人。丈夫不是不要精挑细选,但婚姻不是一捶子买卖,如果抱着只要嫁个可心男人就能保证一辈子幸福,这态度几乎异想天开。能够为爱走进围城不能说没有经过精挑细选,为着爱走进围城的每对男女在当日见证婚姻的殿堂都会信誓旦旦,这辈子要和这男人这女人好好走下去,白头偕老,相濡以沫。不必细究这世上的爱恨情仇、悲欢离合、夫妻反目、移情别恋、红杏出墙,我们只需认定这些故事每天都实实在在真真切切地在这凡俗尘世上演,生生不息。多少昨天珍惜的成了今天将就的,昨天将就的未免不能成为今天珍惜的。

这么看来,因为不能确定不敢走进婚姻实在没有必要,无论是珍惜的还是将就的,想要走过漫长的婚姻都不易。毕竟每个男人娶回一个女人都是为了让他自己过得更好。把婚姻当作一圃花草,明白今年的繁花似锦不能开遍每个春夏秋冬,明白要有两人的辛勤灌溉施肥捉虫剪枝培护才能孕育来年的姹紫嫣红。

由此我要劝劝到了当嫁尚未出阁的女人。既然任何一顶帽子都有被挑走的机会和理由,那么只要是想挑一顶帽子的女人自然能购置一顶帽子。所以且行且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