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不涉险地

孔子曰:"君子不涉险地".这一句经典得有点世故的千年古训,几乎被所有男人拿来当防身的武器,随身携带.男人尚且拿它当"防身"的武器,成熟而聪明的女人也拿它当"护心"的法宝.

没有什么能改变女人,只有生活,生活就象一个模型,什么样的生活就能打造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当一个女人经历了时间,经历了生活,洗尽铅华.褪却青涩,褪尽年少轻狂,褪去虚荣,偏激,浮华.换之而来的是真实,平和,淡定.只有这个时候的女人才是真正成熟了,聪明了,美丽了.虽然也一路跌跌撞撞,也伤痕累累,但伤痕已变成了厚厚的茧,而这时候的女人能把茧垒成坚硬的壳,她们就把自己最柔弱最易受伤的那颗心,深深地藏在那坚硬的壳后面,滴水不漏,如铜墙铁壁,刀不入,坚不可摧.因为她们知道浮世的风霜,永远是她们那颗柔弱的心的险地.她们不是变得坚强了,而是因为经历了太多的伤害,学会了怎样把心藏起来,不再把它暴露在光天化日的险地.她们不是变得世故了,而是变得老练了,是历练后的睿智让她们有了规避的能力,学会了不涉险地.她们不是没有了眼泪,而是学会了泪向心流.她们不再在人前梨花带雨,她们只是在无人的地方向隅低泣,只有面对自己时才会卸下厚厚的妆,照样也会唏里哗啦得一踏糊涂,也会原形毕露.稍做休息然后又整妆待发.人前又恢复她们从容淡泊的容颜.她们不再小女孩般大呼小叫,轰轰烈烈,丢三拉四,得意忘形.没有什么能让她们触目惊心,欣喜若狂.她们步履平稳,心平气和,处变不惊.如空谷幽兰,静谧安逸,简约素雅.她们生活得有条不紊,进退有度.她们深沉得忧郁,象一口千年古井,深藏不露,深不可测.即便心底翻江倒海,惊涛拍岸,也能脸上风平浪静,波澜不惊.心如惊鹿,貌似泰山.即便心底淌血,也能眼含微笑.即便眼里装满眼前的生活,心也能漂移到千里之外.她们心如止水,不事张扬.不再虚无缥缈,妄自菲薄.不再风月无边,激情满怀.她们知道已经没有波澜壮阔的青春供她们挥洒,她们把剩下的年华仔仔细细地捧在手里,实实在在地经营着.她们看破一切,看淡一切,象一个智者.她们象一轮满月,精致典雅.她们不凑热闹,我行我素.无论怎样的美景,怎样的诱惑,她们不为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