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博眼球与被愚弄”

 

闲话“眼球与被愚弄”
陈宣章
      
“博眼球”,甚至“秒杀眼球”、“烧钱博眼球”,这是近年来的新词汇。媒体(包括网络)、各种小广告天天如此。
营销学上,凡能吸引眼球的地方,就有营销价值,必然会有营销人员足迹。传统媒体(报刊、杂志、电台、电视台、街头巷尾、车辆外体等等)投入成本较高;于是小区居民信箱里小广告天天不断;还有一些“牛皮癣”广告,除了“老军医治性病”等非法广告,主要是投入成本极低,但是对市容是污染;2011年中国互联网最火红的莫过于是微博。微博等这类社交平台兴起,大大的分流搜索引擎的流量,让搜索引擎发出“问君能有几多愁”的感慨,作为网站运营者也跟着愁了起来,因为我们的网络推广是跟着用户的眼球转。
       微博营销不再是内容为王,而是外链为皇:内容随便转载别人的也会得到很好收录与排名。外链为皇指不是平时超级链接分析技术的投票原理,而是听收众与转转播评数。透过分析搜索引索的算法可得知,微博主要具有媒体属性。一个微博牵动无数网友的心,更是撬动了互联网的新格局。
所以,“博眼球”的三大阵地:传统媒体、小广告和微博。“博眼球”为了什么?用周立波的话:侬晓得咯!但是“眼球”们还是被牵着走。为什么呢?社会需求:物质需求和精神需求。营销就像钓鱼:愿者上钩。不管成本高低,成本费还是消费者买单。所以,消费者难免被愚弄。例如:方便面。二十多年前,方便面刚刚进入中国,价格不贵。尤其是包装上那个拳头大小、红彤彤的虾吸引“眼球”。二十多年过去了,谁找到过那只大虾?反正不贵,被愚弄也没有人在意。所以,方便面市场不断扩大,价格也随风上扬。因此,低俗的营销手段收到了不俗的成果。
       古人说:“陽春白雪,和者盖寡。”出处《宋玉集》:“楚襄王问于宋玉曰:先生其有遗行欤?宋玉对曰:唯,然,有之。客有歌于郢中者,其始曰《下俚》《巴人》,国中属而和者数千人;既而《陽春》《白雪》,含商吐角,绝节赴曲,国中唱而和之者弥寡。”
       高雅的不一定“博眼球”。例如:艺术片《巫山云雨》最初设计了高雅的纯艺术海报,音像版权出售结果是“一张订单也没有”。后来换成一对侧身赤裸男女相拥而坐的DVD海报,还注明“中国首部解禁片”,结果“订单如雪片一样飞来”。这种神奇营销术十分普遍。一方面是下里巴人太多,另一方面是越禁越刺激人们的欲|望。
       又例如:北京车展上女模特的“胸”唱了“主角”。有一则笑话《醉翁之意不在酒》:
       丈夫:“你看哪一款车好?”
       妻子:“桑塔纳,实用。”
       丈夫:“我看中奥迪。”
       妻子:“太贵。”
       丈夫:“不贵。你看,旁边还有一个美女,这是给你义务做家政的。”
 车展而用女模特的“胸”吸引“眼球”,也是神奇营销术。这类“博眼球营销术”至少吸引了大量来宾。
       再例如:商场上已经从“酒席签约”发展到“小蜜签约”;已经从“礼品营销”、“旅游营销”发展到“美女营销”、“二奶营销”。这些“博眼球营销术”是半公开的,已经从“被愚弄营销”发展到“得实惠营销”:双赢。
与“博眼球营销术”歧途同归的还有一种“隐眼球营销术”。这是钱物交易发展到权钱交易的产物。例如:河北省对外贸易和经济合作厅副厅长兼河北省机电产品进出口办公室主任李友灿,在一年零九个月时间里受贿4744万元,平均每个月受贿达220多万元。李友灿掌管全省进口汽车配额审批分配大权,先后五次转1249个汽车配额,受贿300万元(配额69个)、875万元(配额260个)、1018万元(配额205个)、890万元(配额225个)、1640万元(配额490个)。另外索要高尔夫轿车一辆(价值21万元)。总受贿额相当一个中等县全年的财政收入。“隐眼球营销术”是隐蔽的,但是行贿方则需要用金钱“博”权势者的“眼球”,仍然像钓鱼:愿者上钩。
       每个人都有眼球,往哪儿看呢?一旦钉牢孔方兄的钱眼,不管是公开、半公开还是隐蔽的,不是被愚弄就是被查处,还有的如李友灿那样被判死刑。
       最难以忍受的是新闻愚弄和政治愚弄。媒体上时有假新闻,被愚弄者还常常义务传谣。政治愚弄常常是历史愚弄。正史和教科书是那样说的,不但自己信,还要教育孩子信。一旦解密或者真相大白,心中十分窝囊。有时候恨那些御用文人,为什么要欺骗老百姓?可是有什么用呢?这些人已寿终正寝或者正飞黄腾达,你又奈他何!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不一定。眼球后面有个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