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大意失荆州”

 

闲话“大意失荆州
陈宣章
“大意失荆州”是多少年来众所周知的“定论”,其实不然。
首先,荆州是战略要地。《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荆州北据汉、沔,利尽南海,东连吴会,西通巴、蜀,此用武之国,而其主不能守,此殆天所以资将军,将军岂有意乎?”《三国志·吴书·鲁肃传》:“夫荆楚与国邻接,水流顺北,外带江汉,内阻山陵,有金城之固,沃野万里,士民殷富,若据而有之,此帝王之资也。”
按照诸葛亮“隆中对”,刘备要统一天下必须夺取荆州和益州,“刘璋暗弱,张鲁在北,民殷国富而不知存恤,智能之士思得明君。将军既帝室之胄,信义著于四海,总揽英雄,思贤如渴,若跨有荆、益,保其岩阻,西和诸戎,南抚夷越,外结好孙权,内修政理;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百姓孰敢不箪食壶浆以迎将军者乎?诚如是,则霸业可成,汉室可兴矣。”
荆州七个郡:南陽、南郡、江夏、零陵、桂陽、武陵、长沙。献帝初立时,荆州刺史王睿;长沙太守孙坚、武陵太守曹寅、南陽太守张咨。孙坚受曹寅骗,逼王睿自杀、杀张咨。董卓以献帝名义,任命刘表为荆州刺史。荆州首郡首县是南陽郡宛县,但是南陽郡各县被袁术占领。刘表没奈何,就到南郡襄陽县设立刺史衙门。董卓死后,李傕、郭汜升刘表为荆州牧。南陽郡又先后为张绣及曹操所占领。刘表紧紧掌握五个郡:江夏太守黄祖死于叛归孙权的甘宁,刘表却能守住江夏,逼孙权撤军;江夏太守改为大儿子刘琦;南郡太守姓名不曾保留下来;零陵、桂陽、武陵、长沙四郡的太守为刘度、赵范、金旋、韩玄。
刘表死后,曹操占领襄陽县、当陽县、江陵县与整个南郡。曹操收降刘表小儿子刘琮,南郡首县江陵被周瑜占领后,襄陽县无所隶属,不得不县升格为郡。赤壁之战后,江陵及几个其余的县落入周瑜之手;孙权任命周瑜为南郡太守;程普为江夏太守。南郡只剩下襄陽等县尚在曹军之手。刘备则上表给汉献帝,荐刘表的大儿子刘琦为荆州刺史,又派兵以刘琦名义征服四个太守,赵范不可靠,由赵云做桂陽太守,其余三个太守未更动。如果没有周瑜火烧赤壁,刘备与刘琦不足两万的兵力早就被曹操的几十万兵消灭。刘琦病故,刘备叫部下公推他为“荆州牧”。油江口在江陵对岸,孙权曾经同意刘备驻扎。油江口原属武陵郡孱陵县,是刘琮地盘。刘备筑新城,取名“公安”。孙权除了救刘备以外,又把年轻的妹妹送他当“续弦夫人”。结果这位老妹婿竟然一举“偷”得四个郡:零陵、桂陽、武陵、长沙;孙权只获得一个半郡:江夏与半个南郡;曹操占领一个半郡:南陽与半个南郡。刘备还“借”了孙权的南郡油江口。赤壁之战最大的得利者是刘备。
刘备入川时,马步兵五万,庞统为军师、黄忠为前部、魏延为后军,自与刘封、关平在中军。诸葛亮总守荆州五郡(加上南郡公安);关公为襄陽太守、荡寇将军,拒襄陽要路,当青泥隘口;张飞领四郡巡江;赵云屯江陵,镇公安。
周瑜死前,曾从江陵专程去见孙权,建议:1.请孙权批准他与奋威将军孙瑜西征刘璋与张鲁,事成后留孙瑜守益州与汉中,和马超结援。2.请孙权与他(周瑜)由南郡共取襄陽,对曹操进迫。孙权批准后不久,周瑜去世,鲁肃接管江陵。南郡太守程普继任。攻取益州的计划因鲁肃不赞成而作罢。注:当时,名义上的官员与实际控制地区有差异。
三国志·蜀书·先主传》:“二十年,孙权以先主已得益州,使使报欲得荆州。先主言,‘须得凉州,当以荆州相与。’权忿之,乃遣吕蒙袭夺长沙、零陵、桂陽三郡。先主引兵五万下公安,令关羽入益陽。是岁,曹公定汉中,张鲁遁走巴西。先主闻之,与权连和,分荆州、江夏、长沙、桂陽东属,南郡、零陵、武陵西属,引军还江州。”也就是以湘水为疆界,重新划分荆州各郡:孙权把南郡送给刘备,刘备把长沙、桂陽送给孙权。关羽接防江陵,程普回任江夏太守。(《三国志·蜀书·关羽传》,《三国志·吴书·程普传》)
这就是孙权对刘备第一次翻脸:刘备的荆州四郡被夺了三郡,而且孙权任命了三郡太守。其中长沙与桂陽是望风投降,此时赵云已不在桂陽,零陵太守郝普不肯投降被攻破。刘备亲自由益州赶到公安,派关羽与鲁肃、吕蒙对敌。孙权亲自赶到陆口,坐镇指挥,派鲁肃带一万人进驻益陽。于是发生了鲁肃与关羽“单刀赴会”。曹操听说孙、刘相拚,下命令进军汉中收拾张鲁,准备进一步攻取益州。于是刘备主动向孙权让步:荆州、江夏、长沙、桂陽归孙权(不是“归还”,而是不夺取);要孙权交换南郡。双方言归于好,荆州问题暂告解决。
其实,军师庞统身故后,孔明曰:“既主公在涪关进退两难之际,亮不得不去。”亲自统兵入川,先拨精兵一万,教张飞部领,取大路杀奔巴州、雒城之西,先到者为头功;又拨一枝兵,教赵云为先锋,溯江而上,会于雒城。孔明随后引简雍、蒋琬等起行。而留文官马良、伊籍、向朗、糜竺,武将糜芳、廖化、关平等辅佐关羽守荆州三郡。此时,荆州兵将被调走许多,荆州重任全部交给关羽。
关羽失荆州绝非“大意”。
1.《三国志·蜀书·关羽传》:“称万人敌,为世虎臣。然刚而自矜。”他不但对外骄横,连蜀国的武将没有一个放在眼里。“先主西定益州,拜羽董督荆州事。羽闻马超来降,旧非故人,羽书与诸葛亮,问‘超人才可比谁类’?亮知羽护前,乃答之曰:‘孟起兼资文武,雄烈过人,一世之杰,黥、彭之徒,当与益德并驱争先,犹未及髯之绝伦逸群也。’羽美须髯,故亮谓之髯。羽省书大悦,以示宾客。”这里可见:对于关羽的骄矜,刘备、诸葛亮都是采取放纵忍让的态度。
2.关羽孤军在荆州,北有曹操,东有孙权,理应联吴抗魏。《三国志·蜀书·关羽传》:“先是权遣使为子索羽女,羽骂辱其使,不许婚,权大怒。”相反,曹操采取分化瓦解政策:“二十四年,先主为汉中王,拜羽为前将军,假节钺。是岁,羽率众攻曹仁于樊。曹公遣于禁助仁。秋,大霖雨,汉水泛溢,禁所督七军皆没。禁降羽,羽又斩将军庞德。梁、郏、陆浑群盗或遥受羽印号,为之支,羽威震华夏。曹公议徙许都以避其锐,司马宣王、蒋济以为关羽得志,孙权必不愿也。可遣人劝权蹑其后,许割江南以封权,则樊围自解。曹公从之。”
3.关羽对部下蛮横轻视。《三国志·蜀书·关羽传》:“又南郡太守糜芳在江陵,将军傅士仁屯公安,素皆嫌羽轻自己。羽之出军,芳、仁供给军资,不悉相救,羽言‘还当治之’,芳、仁咸怀惧不安。于是权阴诱芳、仁,芳、仁使人迎权。”糜芳是刘备糜夫人的哥哥、南郡太守,竟然被逼叛变。
4.关羽北敌曹操,“曹公遣徐晃救曹仁,羽不能克,引军退还。”但是自己的家园起火,“权已据江陵,尽虏羽士众妻子,羽军遂散。权遣将逆击羽,斩羽及子平于临沮。”吕蒙、陆逊看透了关羽病,设置连环计蒙蔽关羽,使之头脑膨胀,乘虚偷袭荆州,导致三郡(南郡、武陵、零陵)失陷。
5.关羽留守荆州时,大致48岁左右;219年失荆州时,年纪已经60岁。而和关羽长期对峙的东吴经历了周瑜、鲁肃、吕蒙、陆逊四代人。东吴的实力远远超过关羽,只是因为主要敌手是曹操,才采取联蜀抗魏。而关羽偏偏要轻视、藐视、敌视东吴,自取灭亡。
6.从关羽攻樊城、失荆州到兵败身亡,蜀国至少有半年时间救援关羽,但是却没有增援。关羽拒绝孙权联姻后,诸葛亮说:“荆州危矣!”可是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关羽攻打樊城,并没有如“隆中对”所说“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相反,初战告捷,诸葛亮也胜利冲昏头脑,丧失救助时机。
|泽|东说:“关羽是愚蠢的,可悲的”邓公说:“诸葛亮用人是讲手段的,但对关羽就非常迁就甚至不讲原则,助长了关羽的骄傲情绪,故后来铸成大错。”
其实,刘备手下留守荆州最佳人选是赵云:跟随刘备仅次于关羽张飞;对刘备忠心耿耿;长坂坡救甘夫人与刘禅,出生入死;武艺高强,胆略超群,心细智勇;头脑清醒,始终坚持联吴抗魏方针。就在刘备讨伐东吴,诸葛亮都不敢阻拦时,赵云当面直谏。可是,刘备一直不信任、重用赵云。错用关羽,不仅使他失了荆州宝地,也导致了蜀国最后灭亡。

    有人说:失荆州是刘备借东吴之刀杀关羽。这是无稽之谈。否则,刘备为什么要倾国之兵讨伐东吴,大败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