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刘备哭出江山”

闲话“刘备哭出江山
陈宣章
近日读书,见一书说:“史书记载:刘备是个性情中人,动辄爱哭,举世无双。”“宗岗说:‘先主从来善哭。先主基业,半以哭而得成。’”(《杂谈历史中的历史》,以下简称《杂谈》)这就混淆了历史与演义的区别。
“史书记载”是哪一部史书?《三国志·蜀书·先主传》:先主“少语言,善下人,喜怒不形于色。”《三国演义》中感情丰富、表情更丰富、话多眼泪多的刘皇叔在此根本没出现。
《杂谈》说:“不妨来看一看刘备会哭、懂哭的几个经典镜头。”
1.《杂谈》说:刘备送别徐庶,“一路上一哭再哭,依依不舍,最后看到徐庶匆匆而去,又‘放声大哭’、‘凝泪而望’。”“刘备一路这么一哭,打动了徐庶。他走了以后,又骑马回来,向刘备力荐‘卧龙’诸葛亮,说他‘乃天下第一人耳’,‘若此人肯相辅佐,何虑天下不定乎’。”
《三国志》没有“徐庶传”。此事未见于《三国志·蜀书·先主传》;而《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时先主屯新野。徐庶见先主,先主器之,谓先主曰:‘诸葛孔明者,卧龙也,将军岂愿见之乎?’先主曰:‘君与俱来。’庶曰:‘此人可就见,不可屈致也。将军宜枉驾顾之。’
刘备送别徐庶之哭,是《三国演义》虚构的。
2.《杂谈》说:历史上就上演了刘备最经典的一次哭:刘备“三顾茅庐”的那次哭,真叫一个绝!。“刘备握住诸葛亮的手,哭着说:‘先生不肯匡扶生灵,汉天下休矣!’说完,‘泪沾衣衿袍袖,掩面而哭’。”“宗岗说:‘请诸葛亮,则哭而请之。不哭则亮安得有出山之心?’”
宗岗是清初文学批评家,对《三国演义》在情节上变动很大,不仅有增删,还整顿回目,修正文辞,改换诗文。《杂谈》说的此哭,完全是《三国演义》,不是史书的历史。
《三国志·蜀书·先主传》中没有提及“三顾茅庐”;《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中有“三顾茅庐”,没有哭请。
3.《杂谈》说:鲁肃向刘备索要荆州,“刘备按诸葛亮安排,捶胸顿足,放声大哭,弄得鲁肃不好意思再讨回去了。”“荆州还是在刘备的哭中得以暂时保全,这种哭还是相当有技术含量在里面的。”
《三国志·蜀书·先主传》:“二十年,孙权以先主已得益州,使使报欲得荆州。先主言,‘须得凉州,当以荆州相与。’权忿之,乃遣吕蒙袭夺长沙、零陵、桂陽三郡。”《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没有记载。《三国志·吴书·鲁肃传》:“备既定益州,权求长沙、零、桂,备不承旨,权遣吕蒙率众进取。”所以,所谓刘备哭保荆州还是《三国演义》虚构的。
4.《杂谈》说:据《史书》记载,刘备在攻打西川的时候,一路势如破竹。刘璋……出城投降。刘备迎上去,拉着刘璋的手,流着眼泪说:“不是我不讲仁义,实在是形势所逼,不得已而为之啊!”
历史传记:益州内乱平定后,又有曹操将前来袭击的消息。在内外交逼之下,刘璋听信手下张松、法正之言,迎接刘备入益州,想藉刘备之力,抵抗张鲁、曹操。不料此举乃引狼入室,刘备反手攻击刘璋,法正又为刘备内应,刘璋不得已于214年投降,被流放至荆州。《三国志》无“刘璋传”。《三国志·蜀书·先主传》:“先主进军围雒。时璋子循守城,被攻且一年。十九年夏,雒城破。进围成都数十日,璋出降。蜀中殷盛丰乐,先主置领酒大飨士卒,取蜀城中金银分赐将士,还其谷帛。”《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建安十六年,益州牧刘璋遣法正迎先主,使击张鲁。亮与关羽镇荆州。先主自葭萌还攻璋,亮与张飞、赵云等率众溯江,分定郡县,与先主共围成都。成都平,以亮为军师将军,署左将军府事。
所以,所谓刘备假哭刘璋还是《三国演义》虚构的。
5.《杂谈》说:当刘备第一次听到关羽被害的消息时,就哭昏过去了。当他看到关羽的儿子关兴哀号而来,又哭昏了一次。此后,刘备每天哭昏三四次,而且一连三天不吃不喝,只是痛哭流涕,带着血迹的眼泪将衣服都沾湿了。当刘备得知三弟张飞被害后,同样也哭昏过去了……刘备悲痛之下,又开始哭起来,那情景简直就是惊天地,泣鬼神。
史书并没有“桃园三结义”的记载。关羽比刘备大一岁。《三国志·蜀书·先主传》:“车骑将军张飞为其左右所害。初,先主忿孙权之袭关羽,将东征,秋七月,遂帅诸军伐吴。”《三国志·蜀书·张飞传》:“先主伐吴,飞当率兵万人,自阆中会江州。临发,其帐下将张达、范强杀飞,持其首,顺流而奔孙权。飞营都督表报先主,先主闻飞都督之有表也,曰:‘噫!飞死矣。’追谥飞曰桓侯。”
所以,所谓刘备哭关羽、张飞也是《三国演义》虚构的。
6.《杂谈》说:刘备平生的最后一哭,可以说是千古第一,无人能比了。这就是有名的白帝城托孤。当时他快要死了,躺在病床上,还哭着对诸葛亮说:“君才十倍于曹,必能安邦定国,终定大事。若嗣子可辅,则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为成都之主。”就这么一哭,就哭出来一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一代名相。
《三国志·蜀书·先主传》:“先主病笃,托孤于诸葛亮,尚书令李严为副。夏四月癸已,先主殂于永安宫,时年六十三。”《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章武三年春,先主于永安病笃,召亮于成都,属以后事,谓亮曰:‘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国,终定大事。若嗣子可辅,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亮涕泣曰:‘臣敢竭股肱之力,效忠贞之节,继之以死!’先主又为诏敕后主曰:‘汝与丞相从事,事之如父。’”可见,没有刘备哭,而有诸葛亮“涕泣”。
《杂谈》结尾“漫话拾遗”说:“《三国演义》中,刘备就是这么一路哭下去了,手法虽然老套,路数虽然重复,但是,这不是搞文学创作,不是写小说,也不怕情节雷同,这就给刘备带来一个好名声。”这才是典型的把“历史”与“演义”混为一谈。《杂谈》中的《史书》就是《三国演义》,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整部《杂谈》说的都是“历史”,用的都是传说、演义,真真假假令人迷糊。这是出版界的耻辱。